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我的重生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一条线

我的重生幻想曲 老木发芽 2212 2020.10.19 10:06

  左若蕊妈妈吧唧吧唧嘴说道:“那段时间,我们都把小孩锁家里,你是知道的,就是因为发生程子鱼那件事,你应该有印象。”

  “就是说外面有专杀小孩的杀人魔那次吗?”

  左若蕊妈妈点点头,继续说道:“虽然他们是在工地那边,但是传到我们这边也紧张兮兮的,大家都不敢放小孩单独在家。”

  “咦!那个说是自己一个人抓住杀人犯的小孩说的就是程子鱼吗?”左若蕊依稀有点印象,毕竟时间长了,这流言早就散的差不多了。

  左若蕊妈妈点了点头,然后又欲言又止的说道:“其实后面的事更诡异!也就你爸知道。这事你爸不让我到处乱说,也不让我和你说。”

  “说说呗!反正我又不会乱说。”左若蕊摇着妈妈的手臂撒娇道,她好奇心被勾到了顶点,和她一般大的同学大部分都从父母那里听说过这个故事,都是茶余饭后的闲谈,但说来说去没个结果,有的说这孩子疯了,有的说受不了周围的目光父母辞职后带着孩子回老家了,可谁能想到,班上那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程子鱼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呢?

  左若蕊妈妈有点犹豫,她说道:“这事有点吓人,我和你说了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毕竟他爸当年对你爸有恩,你这要是以德报怨,瞧你爷爷怎么收拾你!”

  听罢左若蕊缩了缩脖子,她特怕爷爷,那种老古董老知识分子一摆起架子来,真的是说个没完没了。

  “前面的事我就不说了,反正传闻也大差不差,就是程子鱼带着警察抓杀人犯的事儿。”

  左若蕊点点头说道:“其实当时院里面小孩听了都挺崇拜他的,大家也想带着警察去逮坏人!”

  左若蕊妈妈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那是你们天真,你想想,这么点大的小孩哪有这个本事?你那么大的时候还天天要抱着的,别说我,你爸都觉得那孩子可能是被鬼附身了。”左若蕊妈妈话锋一转变成了鬼故事。“他怎么带着警察去找人的,我们都不知道,警察也不让说,谁问那孩子都是摇头,本来以为没多大事,但是有件诡异的事就发生在那死掉的女孩的头七回魂夜!”

  左若蕊妈妈口音突然变的阴森森的,吓得左若蕊直往妈妈怀里钻。

  “你这丫头,还想不想听了!”左若蕊妈妈用手打她。

  “听!我听!”左若蕊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倔强的说道。

  左若蕊妈妈叹了口气,这古怪事被他爸一说,总憋在心里难受的很,自己也是想说出来的,就说道:“那天晚上程子鱼他爸妈怎么都找不到他,然后你爸知道了,也就跟着找,结果也不知怎么的就摸到灵堂了!”

  怀中的女孩打了个哆嗦。

  左若蕊妈妈搂了搂自己的丫头继续说道:“当时你爸就听见灵堂有个小女孩在哭!那时候反封建迷信,你爸虽然心里哆嗦,但还是想去瞧一眼的,就偷偷的摸了过去,当时也不知怎么的,灵堂里面竟然没人守灵,你爸就琢磨着先听听里面到底怎么回事,要是真出事再跑也不迟。然后他就在门脚听着,这一听不得了,竟然听到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在说话。”

  (

  那女孩哭着说:‘都怨你,非要到我家玩,害的我死了,你倒好,自己躲在衣柜里活下来。’

  男孩只是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姐姐!’

  那女孩说:‘要不你来陪我吧!’

  )

  “听到这,你爸心里就一咯噔,那俩小孩对话的声音分明是程子鱼和那个死掉的女孩,他心里一惊,莫不是那女孩怨灵过来要把程子鱼拉的和她一起走?当时也就不管不顾,大喊一声‘程子鱼’就冲了进去,结果发现程子鱼是跪在灵堂上的,你爸冲进去的时候他立马回头看了你爸一眼,那眼神怨毒的让你爸差点吓出尿来。你爸当时也不知道咋想的,兴许是箭在弦上,就直接呵了一句:‘回魂!’,然后把mao主席语录从胸口摸了当头就砸了过去,那东西应该是有点效果的,那程子鱼被砸到后就一个白眼昏了过去。”

  左若蕊妈妈的话让左若蕊心里砰砰的跳,手上全是汗,这社会虽然说相信科学,反对迷信,但是这真听到这种奇诡之事,她还是忍不住相信的,尤其是他爸经历过的,就更不会怀疑了。她忍不住问道:“后来呢?”

  “后来就把这孩子抬回去弄醒了,结果这孩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就连自己怎么出的家门都不知道,然后大家就说这孩子当时被鬼迷了智。但是你爸那一辈都是有点血气方刚不怕鬼神的,他父母和你爸一商量,就把那孩子弄到大城市查,你爸那时候也忙前忙后的,查了以后,说是好像有多重人格,说是种精神病。”

  “但是我捉摸着,不太像精神病,有点像神婆招魂。你爸也有点犹豫,就觉得这孩子神神叨叨的,所以当时一看你们班里的那些同学的名字,你爸就赶忙给他父母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下。”

  “结果呢?”左若蕊问道。

  “结果你爸也没和我多说,就说那孩子只要不受刺激就不会犯病,但是可能还有其他事你爸还没和我说,就让你别招惹他。”左若蕊妈妈说道。

  “程子鱼父母还在我们局里吗?怎么到我们学校上的学?”

  “他父母关系还在局里,是你爸帮忙弄的,他妈弄了个内退,他爸搞了个停薪留职,当时说是这孩子的治疗费用不够,夫妻俩就下海淘金去了,现在据说混的还不错在大城市里待着,你爸说本来是要把这孩子弄过去的,好像因为他父母事情忙,讨论事的时候那孩子也会跟着瞎想,这一想刺激就更大一些,就不容易好。他们捉摸了半天想想关系户口都在这,还不如让他在这里安安稳稳的上个学,对孩子自己也有好处,再加上事情过了那么久,他们那个工程部的人也没几个人在咱们局落段,更没几个人认识,就找了关系托了人,回子弟学校上学了。”

  左若蕊满足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么一个看上去傻了吧唧的家伙,竟然还有这么离奇的经历,然后她忽然惊醒般问道:“对了,妈妈,那死掉的女孩叫啥名字?”

  “姓啥记不太清了,就知道好像叫‘舞乐’。”

  卧槽!左若蕊这下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好像模模糊糊的串出一条线来,今天碰到的那个女孩不也是叫舞乐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