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我的重生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左若蕊的疑惑

我的重生幻想曲 老木发芽 2704 2020.10.18 11:07

  左若蕊脸色阴沉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她觉得那幅嫩的能捏出水的脸蛋绝对是她此生最大的天敌。

  “要不然还是去找张朝阳吧!”她自言自语的说道,反正也就撒撒娇,那家伙就屁颠颠的过来哄自己,她对张朝阳说的分手什么的倒是没放到心上,毕竟凭着自己的脸蛋,哪个男人能逃过自己的手掌心?想到这里她心里咯噔一下,刚才那个叫“舞乐”的女人又浮现在自己脑海里。

  她突然有点心悸,还好木小倩和木小轩都分手了,那两个二傻子要是把“舞乐”带到那帮男生的朋友圈里面,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努力想让自己忘掉刚才的不愉快,但是思绪却根本不受控制般朝那想去,就连脚步都不受控制。她原本是想去找张朝阳、柳毅他们玩一会再回家的,却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学校。

  既然来都来了,她决定还是去班级看一眼比较好,毕竟黑板报上的那副女兵国旗下敬礼的漫画还是有点意思的。

  她站在黑板报前,闭上一个眼睛,双手食指交叉打着比例尺,看看自己能不能临摹下来,只要她不说,小倩和小轩也不说,那这幅画就是她画的,这期的优秀奖肯定就是自己的了。她越看就越觉得有点不对劲,看了一会才发现问题所在,她心中一惊,这画没有稿线,而且起笔的地方也很怪异。

  她画人物遵循三亭五眼的规则,十字线打起,正面脸型起笔,侧面鼻子起笔,这画没有稿线,而且起笔的地方竟然是军帽?更像是一气呵成之作,这说明作者绘画技巧已经到达了胸有成竹的境界,基本上一笔直接把这个女兵整个勾勒出来了。

  这让左若蕊很不是滋味,不说长相,就连画画也比不上这个家伙,她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瞬间左若蕊就有把画毁掉的冲动,但是心中又有点不舍。

  “哎!”她哀怨的叹了口气,看了看木小倩的座位,心中想到,这两姐妹到底怎么认识的这个怪物?

  “咦?”木小倩的同桌竟然放学没有把书包背回去?这有点出乎她的预料,毕竟那傻蛋看上去就是一个典型的读死书的四眼,这家伙放学也不背书包的吗?

  她有点好奇的走了过去,反正教室又没人,翻翻看,这一翻让她浑身汗毛耸立,如果不是立刻捂住嘴,只怕一声尖叫在所难免。

  几张写着“四月是你的谎言”人物设定的漫画,她能看得懂除了有一张是打了底线,不断勾勒出来的外,其他几张人物画不论正面侧面还是侧面,都是一气呵成的,起笔清一色是从头发起笔。

  左若蕊拿着画的手在颤抖,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绝对是个大秘密,这个家伙到底是男是女?

  …………………………………………………………………………………………………………………………

  程子鱼家里,程舞乐让两姐妹先坐一下,她去做点准备,其实两姐妹也猜到估计要换个衣服化个妆之类的,毕竟要出来的这个人格是个男性,不可能长发飘飘一身脂粉气的。

  回想起刚才程舞乐的表现,木小轩就有点为左若蕊悲哀,这姑娘被一个男人比下去了啊!真惨!她捅了捅姐姐说道:“姐!你说左若蕊现在在干什么啊?”

  “啊?”姐姐还在想心事,没反应过来,听到妹妹这么问,愣了一会才说道:“恩,她大概去找张朝阳求安慰了吧!”其实姐妹俩对左若蕊还是有所了解的,这女孩家境放在那里,厂矿学校,虽说大部分都是工人,但是领导也不是没有啊,毕竟老师对左若蕊的态度是能看出来一些端倪的,还有同学间的闲言碎语。

  左若蕊本人就比较高傲,她连班里最帅的柳毅都不是很放在眼里,若不是张朝阳那双蓝汪汪的眼睛,让人觉得有种异域风情,估计也入不了她的法眼,若不是张朝阳、柳毅和程浩三人是死党,她也不可能和姐妹俩玩到一块去。

  木小倩瞥了瞥嘴巴,像是不屑也像是羡慕一样。

  正在这时,木小轩拉了拉姐姐的衣袖激动的说道:“来了来了!”

  木小倩定了定神,看向从卧室走出来的少年。

  ………………………………………………………………………………………………………………………………

  “妈妈!程子鱼你知道不?”左若蕊心情有点跌宕起伏,她想知道很多,更多的信息。

  “怎么突然问这个?”左若蕊妈妈有点疑惑的问道。

  “就是你们当时说不要我多接触的那个同学,我就是好奇想问一下。你就和我说说嘛!”左若蕊拉着母亲的手撒娇的说道。

  左若蕊妈妈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了解,但是他们家人据说挺好的。”

  “没了?”左若蕊瞪着眼睛看着妈妈问道。

  “你这孩子到底想知道些什么啊?”她母亲有点不耐烦的问道。

  “就是想问问吗,感觉那家伙有点神秘兮兮的。”左若蕊抱噘着嘴怨道,“而且你就叫我不要多接触,也没说为什么,毕竟一个班,怎么的也会说两句话吧!”

  “好吧!好吧!”她母亲受不了左若蕊的纠缠就坐下来说道:“妈妈和你说,你别乱说啊!”

  左若蕊坐在沙发上盘起退,兴奋的看着母亲点着头。

  “其实他们家和我们家算是挺熟的。”母亲一开口就把左若蕊震到了,“我们都是一个技校出来的,只不过你爸走了管理岗,他父母都是技术工人。我怀了你以后,你爷爷心疼我,就让我在这X城落了段,做些文职工作。程子鱼家不太一样,他父母生了他以后,还是和你爸一样,四处跑工程,在修建xx河特大桥的时候,他们两人晚上在架桥机上吹牛皮,你爸说了如果我以后是处长,你就是副处!所以当年你爸和程子鱼他爸是好哥们,我知道的都是你爸告诉我的。”

  “本来,程子鱼这小子小时候据说特别聪明,记得你爸和我说过一件事,那小子六岁的时候,你爸在程子鱼家聊天,那时候你爸是你爷爷那派系的,有个对头总是为难他,有一次竟然让他半夜爬杆子去检查电线,你爸就在他家抱怨这个事!你知道程子鱼当时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左若蕊好奇的问道。

  “他说:叔,你就和他说,我爬也行,但你也要上来给我打手电,没手电我看不清!啧啧!”左若蕊妈妈回味了下说道:“你听听,这是一个小孩说的话?”

  左若蕊也啧啧称奇。

  “还有一次,你爸排班,忘了排到哪了,就逗乐一般的说:程小军师要不给我出个主意?那小子张口就说,这有何难?叔你随便逮几个人就说:‘今天排班到你们了啊!’,如果那个人说:‘咦,昨天不是我们吗?怎么今天还是我们?’他们下一组肯定是今天的班!”

  “卧槽!”左若蕊爆了句粗口说道:“妈你确定是六岁的小孩这样说的?”

  左若蕊妈妈点了点头说道:“千真万确,当时你爸回家探亲就直接和我说,那小子以后肯定是个天才,真不行看看能不能把你嫁过去,绝对稳赚不赔。对了,那小子现在在你们班上表现怎么样?”

  左若蕊想了想说道:“好像没什么特别的,长得也不好看,喜欢发呆,而且是那种死读书的类型,和闷葫芦似地,就是死读书,学习成绩也就一般般。”

  “伤仲永啊!”左若蕊妈妈叹了口气说道。

  “那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和他接触?”左若蕊好奇的问道。

  “哼!”左若蕊妈妈不屑的哼了口气说道:“那小子诡异着呢,不让你和他接触可是你爸特意和我说的,有些事,一般人都不知道,也就你爸和他家关系好些,知道一些,你娘我现在想想你爸说的那些事都头皮发麻,那小子太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