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伊利亚特的黄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薇薇安

伊利亚特的黄昏 一笑花生 2091 2019.08.13 22:43

  “听说了吗?昨天隔壁大婶家的水缸结冰了!”

  “是啊,是啊,昨天晚上我家的樱桃树都冻死了,不知道哪家的臭小子在樱桃树下撒了泡尿,今天早晨树干都结冰了!”

  “哈哈哈,不知道那小子的小鸟有没有被冻掉。”

  ……

  一路上,迦南就听到许多关于结冰的传闻,这样的事情在他生活的记忆之中是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的。冰块那是只有在炼金术士的表演时,才会出现的道具。据说北方的永恒之城在冬季的时候,会下很厚的雪,湖面上会结很厚的冰。甚至人都可以在上面行走。

  不过在温暖的新月湾一带,暖流带来了温暖的空气,这里的海港常年不会结冰。新月湾的码头永远都是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

  在大荒原上,干燥的气候,让冰霜从来不会光临这一片荒漠之地。

  这一切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

  迦南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绿蛤佣兵团的驻地,这里紧挨着白石镇的贫民区,作为在白石镇存在了几十年的老牌佣兵团,绿蛤佣兵团的规模始终无法突破二十人的上限。

  迦南很清楚的记得,威尔曾经说过,绿蛤佣兵团有一次人数刚好达到了二十人,然后在接下来的一次探险任务之中,就死掉了两个人。从此之后,人数就再也无法触及二十人的关口了。

  作为一个老牌,口碑还不错的佣兵团,绿蛤始终被排斥在一流的大型佣兵团之外。

  同一时间,贫民区的一处街道拐角处。

  巴顿•沃尔夫拦住了一位身穿灰色亚麻不长裙的少女。

  少女脸色苍白,牙齿咬着下嘴唇都渗出红色的血液来了,“我去买面包!”

  巴顿•沃尔夫挥挥手,身后屁颠屁颠的跑出来一个弯腰的年轻人,他名叫沃伦,是绿蛤佣兵团的资深佣兵,“沃尔夫大人,薇薇安小姐的黑面包已经准备好了,这是昨天的,有点硬。”

  薇薇安接过装黑面包的纸袋,语气冰冷的说道,“你不在绿蛤佣兵团呆着,跑出来干什么?”

  “我去找汤姆,路上碰到了沃尔夫大人。”

  “你们走吧,都走吧,都走了才好。”

  “其它的人都可以走,你不行。”这个时候,站在巴顿身边,两鬓发白,一脸冷漠,身披盔甲的中年男子说话了,“威尔已经离开三天了,如果到了正午的时候,他还不出现,你就和我去吞天堡,亲自向凯瑟琳女王陛下说明情况。”

  薇薇安听完,摇摇欲坠地险些站立不稳。

  “是的,将军,这里的路口我们都加派了人手。绿蛤佣兵团内部的贵重物品都已经等级完毕。”巴顿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薇薇安心头恼怒万分,长者獠牙的沃尔夫哪里是将贵族物品登记,简直就是将所有的东西都贴上了封条,想一想,威尔离开之后,这三天她究竟经历了什么,一个十六岁的少女,独自承受远超过想象的压力。

  从前衣食无忧,整日里对着油布画画的薇薇安,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她知道,丢失的黄金鹅毛值一万枚水晶贝以上,绿蛤佣兵团最好的时候,一年也部过收入一百五十枚左右的水晶贝,也就是说绿蛤佣兵团需要七十年才能挣到那么多的黄金鹅毛。

  “不要为难她,我们等威尔回来。”

  “是的,将军!”

  ……

  迦南回到绿蛤佣兵团的驻地,忧心忡忡地打量着寂静的,空无一人的大厅,这时他一路上都在担心的画面。

  “还是回来晚了。”迦南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个在阳光下,举着画笔,端详着门前白杨树的少女就感觉到万分的难过。

  “威尔绝对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迦南对查理说着,“他还希望薇薇安能够撑起佣兵团呢,我一直不敢跟他说,可能来不及了。可是他已经在彩虹山谷等待了一百年了。”

  查理没有理会迦南的悲伤,他快步走过了大厅,伸出手指在桌面上划过,然后仔细的查看手指上的灰尘。他很少有这样仔细的观察细节。不过这次却有了不错的收获。

  “嗨,你不应该这么快就悲伤的,你应该高兴起来,你看看吧,桌面上才用抹布清洁过呢,你的朋友刚才应该喝过茶了,过来感觉一下她端起茶杯的姿势吧。”

  迦南收起悲伤,有些痛恨自己的鲁莽,果然是关心则乱,这些明显的细节都没有注意到。

  大厅里面许多物品上面都贴上了封条,座椅虽然放置的杂乱却打扫得干干净净。火炉里面还残留有加热的余温。

  两个人准备继续查探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吵吵闹闹的声音。

  “我不吃这些发臭的牛奶!”

  迦南有一种电流浸染,浑身酥麻的感觉,这声音让他的眼前浮现出一个梳着马尾辫,双眼明亮,嘴角含着微笑的少女来。

  他意识到,这是伊利亚特位面的迦南带给他的感受,他原本应该是躺在墓穴里,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马上就三天了,到时候,连发臭的牛奶都没有。”

  “谁,谁在里面?”薇薇安心头一颤,她飞奔着进到大厅,跨过门槛却停了下来,她只看了一眼迦南就闭上眼睛,然后将头扭到一边,眼泪流的满脸都是,双手捂着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慢慢地蹲下来,靠在墙壁上。

  “他们告诉我,你已经死了,”薇薇安睁开眼睛,然后昂起头来,“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

  迦南走过去,在薇薇安的面前蹲下,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小声的安慰说:“我回来了!”

  “哦,迦南,好久不见啊,”沃伦有些吃惊地说:“你回来的正好,马上就到了三天的期限了,你等会和薇薇安小姐一起去吞天堡的牢房里面待着吧。”

  “不,迦南他不是绿蛤佣兵团的人,他已经离开了。”薇薇安站了起来,将迦南推开。

  “你们都要去!”

  迦南再一次见到了长着长长的獠牙的巴顿•沃尔夫。

  “沃尔夫大人,您不能这样,您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提供绿蛤佣兵团的消息,就不用去吞天堡的。”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巴顿•沃尔夫抓住沃伦的脖子将他高高的举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