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伊利亚特的黄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黄金鹅毛

伊利亚特的黄昏 一笑花生 2027 2019.07.20 20:04

  至从被人从棺材里面挖出来之后,迦南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死因。巴顿在墓地杀人之后,迦南就决定逃亡了。这是一种直觉,或者说是本能。来自这具身体的记忆比较零散,想要寻找线索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过迦南的记忆之中,棺材之中陪葬的黄金鹅毛有很深刻的影响。巴顿的态度也间接的证明了迦南的揣测没有错。

  如果是因为黄金鹅毛,那么为什么葬他的人不选择将黄金鹅毛带走呢,这也是迦南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

  现在有了黄金鹅毛的消息,迦南不愿意放过。

  有时候懦弱和冲动之间只隔了一层肥皂泡,戳破之后就只剩下一个选项了。是懦弱的悔恨还是冲动的惩罚,只有位面之神才知道。

  迦南走出磨坊,抬头看着满天星辰的时候,下意识地在胸前划出一道斜线,祈求伊利亚特位面某个不知名的神灵。

  这个不知名只的是相对在魔都打拼多年的佳男,他只相信自己,不相信任何人,包括神灵。

  也许退回磨坊,安静地待到天亮是一个不错的选项,至少不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泉水村的街道上,秋天的夜晚很凉。对穷困潦倒的赏金猎人极不友好。

  “就在那边,看到了吧?”

  白颈白尾的乌鸦停在迦南的肩头,临时充当起向导的角色。

  漆黑的街道,远处守夜人的咳嗽声,透过窗户的橘色灯光,迦南本能地踮起脚,贴着墙角,凑近到亮起灯光的窗户附近。

  透过缝隙,灯光下的布置显得整洁,优雅。迦南怀疑地转过头,发现一直站在肩头的乌鸦不见了。在他身后,磨坊张开的大门宛如一头巨兽的嘴巴,其中散发出的吸引力似乎要将他吞噬。

  迦南心中忽然有一种荒谬的感觉。

  “我怎么会在这里?”

  当迦南四处寻找,想要在陌生的,黑暗的泉水村找到一点安慰的时候,他的向导消失了。

  哗啦,哗啦。

  隔着一层窗户,里面传来水声。

  “有情况?”迦南贴着墙角站了起来,窗户里面一处烟雾缭绕的木桶上方,一只光洁如月桂树枝一般的手臂隐约可见。

  “黄金鹅毛在哪里?”

  这样的场景似乎在魔都的霓虹闪烁,灯火黯淡处见过。

  笃笃笃,迦南头顶上的窗户传来了非常有节奏的敲击声,那一声一声的敲击声,却像是无数道德雷鸣在迦南的心中响起。

  “是谁?”

  安的声音在寒秋的深夜显得娇羞,无力。

  迦南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安手中的长竿拍在乌鸦身上发出的那一声又一声的沉闷的敲击声。

  “喔叉!被坑了!”

  到这个时候,迦南如果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的话,他就白在魔都混过这么多年了。

  隔着窗户,里面传来,凳子翻倒的声音,以及开门的声音。迦南能够想象得到,握着长竿的安就要杀过来了。

  “不能乱,这个时候要冷静。”

  迦南选择的是一条垂直与通往磨坊的小巷。选择这样漆黑而又不平坦的小巷逃命确实很考验运气,不过好在降临者的光环在此刻眷顾了他,一直到穿过房屋,来到空旷的郊野,迦南都没有遭遇意外。

  “没有意外就是最大的意外。”

  迦南的脑海之中响起这句话的时候,只觉得脚下一空,噗通,落水了。

  “你习惯冷水浴吗?”

  站在岸边的安举着火把,笑得像一朵盛开的玫瑰。

  …………

  再次烤干了衣物的迦南坐在火堆前,乌鸦不出意外地毫无踪影,时间接近午夜,他却毫无睡意。

  迦南是怎么死的,又是谁将他埋进墓地,身边的黄金鹅毛又是谁放进去的,巴顿为何要找黄金鹅毛,乌鸦是什么来历……

  许多问题,像乌云一样笼罩在迦南的头顶上。

  降临到伊利亚特位面之后的新鲜和惊奇消失殆尽,只剩下焦虑,明天去往哪里,该怎么生存下去。

  第二天醒来之后,迦南居然精神挺不错。他花费了不少时间,整理了并没有任何改善的衣服,就看到了拄着拐杖的安。

  “昨天晚上抓小偷的时候,不小心崴到脚了。”

  迦南忍不住脸红了,要知道他一直都是以脸皮厚著称于他们的小圈子,关于脸红大概要遥远到扯了小姐姐的辫子的事情了。

  泉水村远离繁忙的查理大道,因为有一口甘甜的泉眼,在白石荒原上显得特立独行。再加上绕过村长的溪流,保证了水源的供应,导致泉水村虽然不太富饶,却不需要像其它的村庄一样,选择依附于穿过荒原的查理大道。

  农田出产谷物,草场滋养羊和鹅提供肉和蛋,附近的灌木林,荒原提供野兔野鸡等等肉食。

  “昨天你的鹅不见了,所以才回来晚了?”

  安带着迦南在泉水村绕了一圈,站在村口的时候,迦南问出了一直以来心中的疑问。

  “是的,一头英俊而又勇敢的王子不见了,它非常的勇敢,曾经独自吓退了一只饥饿的狐狸。”

  “这是典型的作死小能手啊。”

  迦南这样嘀咕着,却不敢真的说出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作死小能手,自己昨天晚上就要露宿泉水村外了。

  “不如我帮你把王子找回来吧!”迦南鼓起勇气说道,“你现在受了伤,去荒原上寻找它也不方便。”

  “好!”

  安拿出一个灰色麻布粗线系着的黑色木质小牌,递给迦南。

  “你拿着我的信物,可以在泉水村的铁匠铺任意挑选何意的武器,在荒原上活动,有一些趁手的武器会安全许多。”

  “这?”

  迦南心中有许多的疑问,却来不及开口询问,安已经撑着拐杖离开了。

  “我就这样离开会不会被抓回来,掉在村口的大树上面,然后被风干成风铃!”

  迦南忽然之间想起,刚才和安在泉水村的村口的大树之上,看到的那几颗被吊起来,风干的只剩下一堆骨头的尸体。据说是冒犯了某个伟大的神灵,被愤怒的信徒们吊死在大树上面。就算已经过去许久了,依然没有被原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