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伊利亚特的黄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3.雪虫之死

伊利亚特的黄昏 一笑花生 2068 2019.09.06 22:45

  “怎么回事?”盖尔·加朵又问了一遍,没有人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就在刚才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新月湾最年轻的传奇身上,而忽略了战场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不可能!”韦斯特尼库斯喃喃自语。

  “也许雪虫睡着了吧!”盖尔·加朵说道,“她们已经战斗了这么久,需要休息了。”

  “你的脑袋里面装的都是大便吗?刚才在这里的时候,它们为什么不睡觉呢,灰狼骑士团的人都快死光了吧。”桑桑的话,比她手中的短刀还要犀利。

  “不可能是睡着了,哪有这么巧,两只雪虫同时倒地,还睡得这么整齐。”

  灰狼骑士完全有理由怀疑眼前景象的合理性,他们一起出发的骑士小分队,现在只剩下五个人。如果雪虫这么容易对付,悄无声息的就能搞定两只的话,那么他们前面那么努力,结局还这么凄惨,那不是说明韦斯特尼库斯不如桑瑟小姐身边的年轻人吗,这一点,盖尔·加朵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快看,又来了,又来了一只雪虫!”青狼说道,“是不是睡着了,很快就知道了。”

  就在距离十多米远的地方,一只雪虫钻了出来,挡在贾斯汀·桑瑟和迦南的前面。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条雪虫,看看它究竟是怎么死的。似乎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怀疑它的命运。

  就在刚才,所有人都不会相信雪虫会死,才过了一会儿,没有人相信它会活着。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迦南。绿蛤佣兵团的一个新手冒险者。

  雪虫蜿蜒盘旋着,口器昂起来,锋利的牙齿发出擦擦擦的摩擦声,迦南就站在它的面前,挥了挥手,雪虫就不动了,然后慢慢地倒地,和睡着了一样。

  “你看吧,我说的没错吧,就是睡着了!”盖尔·加朵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他落在几个人的最后面,这样在雪虫突然爬起来的时候,他有足够的时间逃跑。

  “死了!”青狼用脚踢了踢地上的雪虫,找不道新的伤口,地上的雪虫一动不动,任由他摆弄。

  “都死了,三只都死了。”和青狼一起的桑桑说道。

  “是的,都死了!”贾斯汀·桑瑟喃喃自语,显然她也不相信眼前的结果。

  如果盖尔·加朵不相信眼前的景象是因为距离太远的关系,那么跟在迦南身边的贾斯汀·桑瑟也不相信这个结果的话,就令这些人奇怪了。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人身后,钻出两条雪虫来,这些雪虫回头往这边看了一会儿,转身逃跑了,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大荒原上。

  “刚才是怎么回事?”韦斯特尼库斯最先忍不住问了出来。

  “秘密,这是秘密。”贾斯汀·桑瑟握住迦南的手,然后举了起来,“不过有一件事情,不需要保密了,那就是这位是尤达大师的弟子。”

  “尤达大师,那位号称是精灵一族最伟大的炼金术士的尤达大师!”盖尔·加朵感觉今天遇到的令他吃惊的事情,比去年一整年的都要多。

  “是的。”贾斯汀·桑瑟提起尤达,就像是一个遇到了偶像的少女,满眼都是崇拜的小星星。

  在精灵之中,名叫尤达的很多,不过称之为大师的只有一个,那是一位传奇人物,在人类世界,他有另外一个美妙的名字,神匠。

  在精灵聚集的翡冷翠,尤达被认为是畔道离经的人物。在人类世界之中他被认为比那些贵族更像贵族,当然这不是指那些艺术修养,指的是尤达大师在生活方面的特殊偏好。不过不管是精灵还是人类,都无法否认尤达大师在炼金术上的天赋。

  “不是传说神匠大人陨落了吗?”韦斯特尼库斯明显不相信桑瑟小姐说的话。

  “那只是传闻。”

  “可以借用您的长剑吗?”迦南此刻非常的紧张,这是迄今为止,他经历的最危险的事情。距离雪虫的满是锋利牙齿口器不超过三米。在这个狼神陨落的荒原上,他要是被雪虫啃掉了头,估计就成为了伊利亚特最悲惨的神邸了。

  “当然,乐意之至啊!”盖尔·加朵现在看迦南怎么看都是一个可爱的年轻人,非常的懂礼貌啊。他将腰间的堪萨斯蓝钢长剑连带着剑鞘一起递了过去。

  “勇气!”迦南在心中默念着,忽然之间有了一种想要大笑的冲动,居然有这么一次,需要依靠勇气光环的力量才能将堪萨斯蓝钢长剑从剑鞘里面抽出来。

  灵液池之中的灵液飞速的下降,迦南的脚下出现一道红色的星形光环,这道光环逐渐往外扩撒,很快在场的所有人都脚下出现了勇气的光环。

  迦南抽出堪萨斯蓝钢长剑,然后顺着雪虫的眼睛将长剑插入雪虫的体内。然后将雪虫的大脑搅烂。

  “天色将晚,必须快速打扫战场,然后尽快离开。”韦斯特尼库斯说道。

  贾斯汀·桑瑟点点头,她阻止了迦南说话,“灰狼骑士团一只雪虫,青狼和桑桑一只雪虫,剩下的那一只归我们。”

  韦斯特尼库斯的判断是正确的,开始打扫战场没有多久,天色就暗了下来。现在的大荒原,白天不见眼光,夜晚不见星光。天黑之后,伸手不见五指。

  贾斯汀·桑瑟将雪虫的皮剥了下来,然后又从雪虫的脑内找到了一颗蓝色的晶体。“雪虫的皮我有用,这颗石头就归你吧。”

  迦南点点头,这个时候他虽然有很多的疑问,也只能压在心头了。

  贾斯汀·桑瑟虽然是女人,不过炼金宗师的名头果然不是盖的。雪虫的皮很快就处理好了。只见她拿出许多的瓶瓶罐罐,从其中挑出了几种,倒在一个透明的玻璃试管里面,配成了一直紫色的药水,然后又将药水涂在雪虫的皮上。

  这个时候雪虫的皮上血肉脱落,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显然柔软光滑。

  “好了,暂时先这样吧。”贾斯汀·桑瑟卷好雪虫皮,塞进一个皮袋里面。这个时候,其它的人也差不多处理好了雪虫。

  “那边有一片雪松林,我们去那里过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