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伊利亚特的黄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2.天鹅堡

伊利亚特的黄昏 一笑花生 2020 2019.08.19 22:39

  清晨,雾气弥漫之中,魔血带领海盗们踏上了天鹅堡。

  “一个不留,全都抓走。”魔血冰冷低沉的声音在清晨的薄雾之中,格外的瘆人。

  “若是有人反抗,就将他的喉管切开,然后挂在那边的大树上面。”巴顿•沃尔夫批着一件灰色的披风,硕大的犬齿被帽子遮盖了大半。他站在魔血旁边不说话的时候,魔血就像是他的跟班一样。

  “不准说出那个名字!”巴顿•沃尔夫将魔血的话语打断了,“记住了,你们是看中了天鹅堡的财富,才将这里的人洗劫一空,顺便把人都变成奴隶。”

  魔血一般不做岸上的买卖,尤其是不会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如果是外出游荡的时候,偶尔客串一下强盗,水手们都很乐意。做海盗和强盗不一样,做海盗有很多顾虑,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

  迂腐的格拉夫人,霸占着爱情海,逐渐地将触手往外延申,他们有许多奇怪的癖好,比如船上不能有女性船员,比如船长不能和水手们吃的不一样。

  船员们都相信格拉夫人是被眷顾的,因为他们拥有整个海洋。可怕的是海盗们也这样想,魔血手下最好的水手都曾经是格拉夫人。

  魔血痛恨来自爱情的传统,却不得不遵守它。

  “小崽子们,忘掉爱情海的那一套,你们现在是大荒原上的灰狼,咆哮吧,尽情的咆哮。”魔血绕过巴顿•沃尔夫,他需要发泄心中的火焰。

  “记住,不能弄脏了城堡,”巴顿•沃尔夫说,“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魔血听到这句话,差点就摔倒了。不能弄脏了城堡,这个要求很过分。不过他知道,他没有资格拒绝要求。

  “该死的,没有听到吗,不能弄脏了城堡。”魔血踢倒了一个正准备放火的水手,“准备干什么,你想留下来将这里重新刷一遍吗?”

  “我们是来做强盗,还是来做客人!”魔血身后传来嘟囔声。

  海盗终归是海盗,骨子里的暴戾气息,不是一句话能够清除的。

  他们砸开了天鹅堡的城门,将沉睡中的仆人拖下床。把哆哆嗦嗦的女仆绑在一起,每个房间每个房间的搜索白贝。任何值钱的东西都不放过。

  魔血对紧跟在他身边的巴顿•沃尔夫不敢有任何怨言,甚至不敢表露出些许的不愉快。他代表的永恒之城的那位大人物,手上还掌握着格拉夫人的大部分舰队,魔血可不想招惹一位以喜怒无常著称的大人物。

  “大人,您看,他们都很友好,就像是来城堡里做客一样。”魔血笑得谄媚至极,以至于他自己都有些怀疑这个时候的人是不是真实的自己,“按照规矩,在这里抢劫得到的钱,有七分之一是属于那位大人物的。”

  巴顿•沃尔夫摇摇头,“不需要,里要记住一点,天鹅堡不能弄脏了,还有这里的男人和女人全都要卖到尼罗河去种棉花。”

  “啊,你们不能拿走它。”一声尖叫声从会客偏厅的方位传了过来。

  魔血略有尴尬,刚刚想要解释的时候,发现巴顿•沃尔夫像一阵清风一样的超过了他,消失在屋外了。

  “荒原之神的眷属!”魔血非常的羡慕,从巴顿•沃尔夫的表现来看,他至少感应到了两项荒原之神的元素神性,这让他非常的恐惧,他很清楚这样的人物至少是四级以上的职业者。

  力量来自于神灵,这句话在伊利亚特就是真理。

  只有感应到元素神性的人才能成为职业者,职业者又按照对元素神性的掌握分为一级职业者,二级职业者和三级职业者,他们分别对应了元素神性的初级,掌握以及精通。三级往上则需要掌握另外一种元素神性。

  在伊利亚特掌握两种以上的元素神性是成为传奇的必要途径。没有哪一位传奇只掌握了一种元素神性,这已经成为一种共识,不过其中的原因却没有几个人能说得清楚。

  魔血知道巴顿•沃尔夫还很年轻,这样的天赋真是好得让人嫉妒啊。

  浓郁的血腥味让魔血的心不由的提了起来,他不知道房间里面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从门外看进去,亮晶晶的珍珠贝散落一地,白色墙壁上沾染一大块黏稠,暗红的血迹。

  “该死的,连这一点白贝都要抢。”魔血头疼地看了一眼被巴顿•沃尔夫踩在地上的水手。

  在他面前,砍断了一只手臂的女仆,用另外一只手抱着破旧的箱子,呆呆地看着地面上的断手,吓傻了一样,哭都哭不出来。

  “荒原之神最讨厌不守规矩的混蛋,”巴顿•沃尔夫脚下用力,“我已经提醒过你们。该死的家伙。”

  “啊…...”回过神来的女仆,脸色发白,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

  唰,刀光一闪,女仆的头颅落地。喷涌而出的血液,染红了半面墙壁。

  “这也算是你们弄脏的。”

  魔血点点头,想要替手下求饶,却不敢开口。当他还在犹豫的时候,啪啪几声响,水手已经被踩断了手脚。并且脖子上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拖出去,挂到大树上面,他没有那么快死,起码要等三天,血流干了才死得了。”

  魔血招来了两个帮手,拖着吓得半死的水手往城堡外走去。

  那个水手会不会死,魔血把他吊到大树上之后,就不在去想这个问题了。

  魔血离开天鹅堡的时候,没有从这里带走一枚白贝,这是他亲自下的命令。在走之前,水手将们天鹅堡打扫得干干净净。

  天鹅堡外挂在树上的水手彻夜不停地哀嚎,凄惨的声音让远处的人根本就不敢靠近。

  魔血带走了天鹅堡里面所有的人,他决定没有花光这笔奴隶贸易的水晶贝之前,他不会再次踏入新月海湾。

  当海盗们踏上新月湾的帆船上时,海港已经出现薄薄的浮冰,这个时候尼罗河的水正在泛滥。魔血喜欢那样的天气,泛滥的河水会带来肥沃的土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