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伊利亚特的黄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邪灵复生

伊利亚特的黄昏 一笑花生 2060 2019.07.20 18:04

  满是油污的马灯散发出昏暗的黄色光芒,那黄色光芒勉强照亮了两个低头掘土的库瓦德人。这里是被一片黑松林包裹着的狭小墓地,在这样的夜晚,从不远处的松林间,不时传来呜呜呜的风声。

  “阿大,亵渎尸体的人,不会下地狱吧?”一张稚嫩的脸上沾满了泪水。

  头发斑白的身影忽然停下了手中的铁锹,抬起头,露出痛苦不堪的丑脸:“违背了教义将要受惩罚,可是如果找不到黄金鹅毛,你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

  年轻的库瓦德人似乎从这句话之中获得了莫大的勇气,这墓地四周,松林里传来的奇怪声音也变得可爱起来。他撅起屁股,弯下腰,用铁锹使劲地巴拉着泥土。不久之后,铁锹遇到了一块散发着香味的新鲜木板。

  年轻的库瓦德人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整理马灯的同伴,“阿大,棺材,棺材,挖到棺材了。”

  “噤声,噤声……”头发斑白的库瓦德人手一抖,马灯落到地上,哐当一声,灭了。

  四周一片漆黑。

  “都怪你,嚎什么!”

  年轻的库瓦德人屁股上挨了重重的一脚,扑倒在地上。

  哎呦。

  年轻的库瓦德人呻吟着,刚才的那一脚很重,重到他有点怀疑同伴是不是被邪灵附体了,要不然为什么会这么用力。

  嘘,嘘。

  火柴闪现了一丝的亮光,又灭了。

  连续三次,点亮马灯失败。

  “阿大,我来,我擅长点火!”年轻的库瓦德人抓住了一只裤脚。

  “好吧,你来,年轻人手脚灵活。”年轻的库瓦德人身后传来了同伴的叹息声,仿佛在怀念年轻的岁月。

  我刚才抓住的是谁?

  年轻的库瓦德人心脏疯狂的跳动,他点燃了马灯,略带哭腔的声音对同伴说道,“阿大,刚才有人!”

  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同伴早已起身,抬腿之间已经跨出去几步。于是他果断地将马灯摔在地上,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喊:“阿大,等我,等等我。”

  “邪灵,邪灵,复生,复生。”

  回应他的是充满恐惧的,仿佛破锣一般的吼叫声。

  “胆小就不要半夜跑出来掘坟!”佳男叹了口气,将歪倒的马灯扶正。

  “这就穿越啦?”起伏不定的胸脯吸入许多新鲜的空气,刚刚从坠落的电梯里清醒过来的佳男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黑暗的环境,狭小的空间,勉强只够转身。

  身前隙缝透过来明亮的光线,还有低语声。这些未知的语言在佳男的脑海之中直接转化成能懂的意识。

  这具尸体的主人,名字叫做迦南,是新月海湾一个年轻的赏金猎人。

  重启的意识就像一台老旧的电脑,将主位面的属于迦南的意识与穿越而来的意识重新组合。

  “难道这个倒霉的家伙身上有什么宝贝?”

  迦南强忍着重启带来的恶心,在棺材里面摸索着,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包。

  “穷鬼还能有什么好东西?”

  迦南凑到马灯前面,粗暴地将小包撕扯开来。露出一团仿佛燃烧着的火焰一般的柔软的羽毛,那羽毛轻若无物,散发着浅浅的暖意。

  “宝贝,绝对是宝贝!”迦南嘟囔着,“这家伙死的不冤。”

  青筋暴起的手指用力地揉搓着羽毛,当松开之后,那火焰一般的羽毛又缓慢地回复到原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不能把这个东西带在身上,这绝对会要了我的小命!”迦南面容极度扭曲,除了有意识融合带来的痛苦,更多的是他对这一片未知的黑暗所抱有的欲望。

  “我要活下来,一定要活下来,只有活下来,才有希望。”迦南将马灯的火光调整到最低,“那两个沙雕一定会再回来的,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的秘密。”

  迦南挖开了松林边的一座墓穴,这是他精心挑选过的,墓穴的土壤很新鲜,应该下葬没有多久。

  “尸体的腐烂程度不高,不过脸部受过重创。”

  迦南用铁锹猛拍了尸体的头部几次,直到面容模糊。然后他将手中的羽毛分成两份,将其中极少的一份塞进小包里面,连同尸体,一同装进进了棺材。

  “这个东西一看就是珍宝,绝对不能带着身上。”

  迦南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贪心,说的难听一点就是胆小怕事,“这样的东西放弃了又太可惜,先藏起来。等以后有机会再来取。”

  …………

  “从现在起,我就是迦南了。”

  晨曦之中,迦南盯着水面之下,那个一头栗色乱发,蓝色眼眸的男孩,嘴里泛出无尽苦涩,心中仿佛被挖去一块。

  从小在新月湾长大的迦南,刚刚过了十七岁的生日,在吞天堡的乡下还有一个已经嫁入的姐姐。父母双亡,年轻的迦南喜欢四处闯荡的冒险生涯,背着姐姐注册了赏金猎人。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出远门。

  “这倒霉蛋,这是被人给坑了啊!”

  迦南撩起冰冷的河水,仔细地清理起脸上的污泥和头发上面的杂草。

  “一个人可以穷,可以丑,但是一定要干净,整洁。”

  这是迦南在魔都养成的习惯,这一习惯也让他在一众木讷,沉闷的程序猿之中显得格格不入。身边的猿人们时常嘲讽他,这一身笔挺的西装不去卖房,真是可惜了。

  思维的惯性让迦南仿佛依然置身于魔都的钢筋水泥丛林,不过松林里传来的脚步声,让他本能地伏下身,用河堤挡住了身影。

  沿着河面吹来的凉风让迦南忍不住的浑身一颤,这一身破烂的衣物四处透风,保暖的效果非常的差劲。

  “沃尔夫大人,就在那边。”一个谄媚的声音说道,“昨天我挖开墓穴的时候,那小子就活了过来。他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脚脖子。”

  “是的,邪灵复活了,从地下爬出来。”年轻的声音结结巴巴,“他抓住了阿大的脚,差点将他抓住了。”

  “闭嘴,带我去墓地。”

  迦南的意识之中忽然浮现出一个高大,散发着凶狠杀气的身影。当他想要回忆那个高大身影的面孔时,眼前浮现出两颗锋利,巨大的犬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