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伊利亚特的黄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蛙之境

伊利亚特的黄昏 一笑花生 2023 2019.08.08 07:00

  “你杀不了我们!”

  “你不过才感知到蛙之境,就这么狂妄?”阿达有一种错觉,他快要控制不了心中的欲望,那是一种之前没有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神之权柄从来就不是容易得到的,想要成为第七序列的灵体,就必须要经受色欲之主的侵蚀。人的欲望比其它的生灵都要复杂得多。倘若选择做一只闪电貂,现在应该不会这么痛苦吧。

  阿达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短刀,眼前浮现出一张嗔怒的笑脸,“不许笑,站好!”

  就算是这把短刀都不是她的真实心意,这只是一个意外吧,就算是这样,阿达还是将他当成是整个生命之中最宝贵的东西。

  现在这个最宝贵的东西出现了一道裂纹,相信不久,它就会断成两截,就像他们俩个人一样,再也不会在一起了。

  “你突破不了蛙之境!”

  “我杀不了你,杀他还是很容易的。”阿达手中的短刀远远地指着迦南。“虽然我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帮你躲过了雷霆闪电,但是他就快要死了。”

  “不,他不会死的。”查理声音沙哑,不敢回头看一眼,他有些相信阿达说的话,迦南流的血很多,多到他的心里隐隐作痛。

  “我什么都不用做,他都会死掉。”阿达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获得主动权,菜鸟就是菜鸟,并不会因为额外获得了力量,就变得强大。

  查理也意识到这一点,他别无选择,只能进攻。

  厚重的狗腿刀劈了出去,劈中的只是一道残影。阿达的速度很快,快到查理的眼睛都跟不上。

  阿达防守着,他在等待,等待机会。

  很快阿达就知道自己不能等了,敌人的蛙之境,进步非常快。如果说刚才还只是掌握的话,到现在就已经死熟练了。

  没有那只苍蝇能够从蛙的身边逃走,阿达感觉到自己就是那只想要试试的苍蝇。

  一只找死的苍蝇。

  “你会后悔的。”

  “哎……”一声叹息响起,“你们走吧!”

  “我可以的。”阿达回过头,不甘心的对兰斯祈求道。

  “没关系,你输的起。”

  “不行,他坏了我的刀,我就要他的命。”阿达举起短刀,将短刀巨大的豁口举在眼前,他的眼中尽是痛苦的神色。

  兰斯摇摇头,不再说话,往后退了几步,整个人隐藏在围墙的阴影中,再也看不见了。

  “鹅毛,黄金鹅毛,问他们黄金鹅毛在哪里?”

  查理点点头。

  …………

  “后悔了吧?”失去人形之后,兰斯退化成三尾白狐。

  在它面前,阿达也失去了人形,闪电貂的额头有个露出白骨的窟窿,虽然不往外渗血,不过边缘隐约有裂开的迹象。

  “只后悔将短刀拿出来!”闪电貂的面前是断成两截的短刀。

  “你配得上更好的武器!”

  “啊呜…....”阿达张大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他知道兰斯不明白他伤心的原因。实际上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短刀为何在自己的心中这么重要,这只是一把普通的短刀。

  “我怀疑黄金鹅毛的正确用法不是这样的,如果变成人形只是为了抵御色欲之主的侵蚀,它完全没有起到效果。”兰斯已经不习惯四条腿着地了,它下意识的用两条后腿站立起来,“我有一个主意。”

  兰斯转身在身后的墙壁上挖开一个洞,从里面掏出一张颜色深沉的卷轴。

  “这是什么?”

  “这是从冷山的一位大人物那里得到的宝贝。”

  “偷来的吧?”

  兰斯咳嗽两声,略显尴尬地说,“如果那位大人物不愿意,我是不可能靠近它的。”

  阿达嘴上不肯承认,心里却知道兰斯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或者说,那些失望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

  “在中土,有一种生灵,从它一出生就不见天日,二十三年的时间,一直深埋地下,一旦成熟之后,就一飞冲天。”

  “我可不想二十三年,躲在地底下,不见天日,那样飞疯掉的。”阿达摇摇头。

  “不,你要做的就是不要说话,像一只真正的闪电貂一样,忘记你曾经是个人,是一个男人。”

  “就这么简单,不说话就行?”

  兰斯点点头,将卷轴在阿达面前展开来,“你可别小巧,这门名叫《二十三年禅》的秘术,有很多苦修士都没有办法完成。当年查理大帝就是通过修行这个秘术,领悟了蛙之境。”

  “我......”阿达低下头,又看到了断成两截的短刀,蛙之境,他痛恨蛙之境,就是因为蛙之境,他才失去了心爱之物。

  “嘘......不能说话,从现在起,你不能说话。像一只真正的闪电貂一样。你说话,我就揍你。”

  阿达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感觉万分的委屈。

  “我当然能说话,我要是不能说话,谁来替你讲解这么高深的秘术呢,你不会以为就凭你听了这一句话,就可以开始修炼秘术了吧?”

  呜呜呜......

  “反对无效!”

  阿达被揍的低下了头,它有一种错觉,之前兰斯的虚弱,无力都不是真的,它应该是黄昏修道院战力最强的灵体。

  “你还护着那把破刀干什么?都说了以后你会有更厉害,更加锋利的武器,比这把破刀强多了。我知道遗爱寺的秘藏在什么地方,那里面什么样的武器都有。总有一款合适你的心意。”

  阿达低下头,将短刀埋在头下,发出呜咽。

  “真是没用,不就是女人送的东西吗?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你是不可能站在她面前的。”

  闪电貂四肢撑住地面,却被一只白狐咬住了后颈的皮毛拖了起来。在雪地上留下一道印迹。

  不知道过去多久,闪电貂又跑了回来,它伸出前爪,唰唰唰地,在青色石板上挖出一个深洞,然后将短刀丢了进去,最后又将深洞填平。

  白狐叹了口气,“真可怜,走吧,我们跟上那两个人类,就能从彩虹山谷离开。”

  闪电貂掉了几滴眼泪在石头上,恋恋不舍地跟随白狐离开了落日大厅,离开了黄昏修道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