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伊利亚特的黄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风暴中心

伊利亚特的黄昏 一笑花生 2029 2019.08.20 22:01

  萨拉夫人这一次普通的舞会注定要被大荒原铭记。

  舞会上看似毫不起眼的两件事情,悄悄地成为了风暴的中心,沿着各自的途径发酵。

  夫人和女士们关心的是萨拉夫人的舞会上,泽兰的新式妆容。“端庄之中隐含着迷人的风情,永恒之城的那些狐狸精们一定会后悔没有能参加我的舞会。”

  萨拉夫人从来不会点评某位大人物的妆容,这一次却破例的说了一些出格的话。有人就问她:“难道夫人讨厌这样的妆容?”

  “讨厌,我当然讨厌了,我讨厌它为什么不早一点出现,等到我错过了最美丽的清晨才出现在白石镇。”

  显然有同样想法的不止萨拉夫人一个,许多抱着同样的想法的贵妇们已经在商量着,怎么才能从泽兰小姐,应该说是泽兰大公的手上,弄到神奇的化妆品了。

  “我喜欢那种香水的味道,只要一滴,我就会成为永恒之城最有魅力的贵妇。”某位陪着她的儿子来大荒原上猎狐的伯爵夫人,捏着钱袋子打听泽兰大公的消息。

  “我喜欢她的红唇,哪怕是一万水晶贝,我都愿意买,只要大公肯让出来。”

  深秋时节,永恒之城和七丘堡的年轻贵族们都喜欢到大荒原上面猎狐来彰显他们英俊的身姿,这个时候,他们身边并不缺乏美丽的身影。那些对腥臭的狐狸并不感兴趣的女人们都会留在白石镇。这个时候的白石镇,就是一个庞大的社交圈。

  惊艳了社交圈的泽兰大公像一块激起美丽浪花的石头,沉入水底,失去了踪迹。

  两天的时间过去了,迦南可以确定自己真的是一个蹩脚的裁缝。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迦南做针线活,真的比别人慢。

  “也许你天生就是个厨师。”晚饭之后,其它人都已经离开了桑瑟夫人的小客厅,女管家贝拉夫人还在回味晚餐的豌豆牛肉汤。“如果不是夫人坚持要将你留下来,我都不想雇佣你了。”

  迦南承认贝拉夫人的话很有道理,现在他面前还有一堆等待拼接在一起的布料。保守估计,将这些布料缝合好,至少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

  “可以再点两根蜡烛吗?光线太暗,我担心缝的不好看!”

  “夫人预付了三天的工钱对吗?”贝拉夫人叹了口气,“也就是说还剩下一天,昨天你已经用去五根蜡烛了,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吗?”

  迦南点点头,果然啊,不管什么时候,老板都是天生的吝啬鬼。怎么办呢,这鱼油灯暗得和萤火虫一样,这样干两天,眼睛直接就要瞎了吧。

  “你可以多点一盏灯,不过只能是鱼油灯。不可以再点蜡烛。”贝拉夫人大度地显示了他的仁慈。

  不远处书房里传来了桑瑟夫人爽朗的笑声,迦南可以想象她在薇薇安的脸上涂抹那些奇怪的化妆品的样子。

  晚餐之后的书房聚会,成了贾斯汀•桑瑟和薇薇安的习惯。最近的聚会的话题都集中在泽兰大公身上。

  “你没有见过她的样子,真的是太可惜了。一个女人居然比妖精还要妖艳,太有魅力了!”贾斯汀•桑瑟好不吝啬她对泽兰美色的欣赏,迦南很少见到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女人有这样的态度。

  “真的吗?”薇薇安的声音听起来柔软,而又向往。“泽兰小姐还在白石镇。”

  “你应该叫她泽兰大公。”

  “真想见见她啊。”

  迦南心里想说,最近你们怕是见不到泽兰大公了。她病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治得好呢。

  泽兰大公病了,病的很严重,现在浑身发热,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不要喝这些黑糊糊,难喝的东西。”泽兰将玛格丽特手中的药膏打翻,“迦南呢,迦南在哪里,他一定有办法,上次我死了他都把我救回来了。去找他,找他来救我。”

  玛格丽特感觉特别的无助,“我们在白石镇入口就分开了,现在白石镇这么多人,我们去哪里找他呢?”

  “我不管,我就要病死了,找不到迦南就会死掉。”病中的泽兰像个孩子一样耍着小脾气,这是对付玛格丽特最有力的武器。

  “你不会死掉的,你现在是泽兰大公了,不会这么容易就死掉的。”

  “泽兰大公也是人,也会生病。会生病就会死掉。”泽兰的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红晕,这让玛格丽特非常的担心。

  “你去找,去把迦南找到,一个一个小酒馆里去找,去那些妖精多的地方找,一定要找到他,我要问问他,我现在的样子好看不好看?”

  玛格丽特偷偷地抹了眼泪,双手在胸前合十了,口中念念有词的,过了一会儿,她像疯子一样叫了起来。

  “有救了,有救了,公爵大人有救了,”玛格丽特将闭上眼睛的泽兰摇醒,“把这个药吃了,你的病就好了。“

  玛格丽特从合十的手中拿出一些奇怪的药丸,这些药丸一点气味都闻不到,有圆形和椭圆形的。她很想弄清楚,这些药丸是怎么到她的手心里来的,不过她又觉得还是先把这些药丸喂给泽兰吃了之后再说。

  泽兰大公吃下药丸之后,就睡着了。

  迦南却一点都不开心了,他又失去了一朵红色的花朵,虽然现在不是守着花开过日子,但是在泽兰的身上浪费了两朵花,却还是让他的心隐隐作痛。

  况且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迦南发现自己严重的高估了蹩脚的裁缝的能力,他现在才完成了工作量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他整夜都不停的工作,到第二天早晨,也不可能完成这些布料的拼接。

  犹豫再三,迦南还是决定试一试,他盯上了那朵最大的红色花朵。

  不久桑瑟夫人的小会客厅传来了富有节奏的咔咔咔声,迦南愉快地吹着口哨。

  技术就是生产力,这话果然没有错。不到半小时,堆成一座小山一样的布料就拼接完成了。

  迦南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作品,将他们叠整齐,然后哼着小曲,得意地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