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国公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洛川郡主府

国公爷 冯小沫 2099 2018.05.07 22:23

  黎明时分,众人骑着马赶到了洛川郡主府外。

  “快打开大门,禀报夫人,小姐已经平安回府了。”张统领用力的敲了敲门环,众人下马后。

  吱的一声,大门缓缓的打了开来,张管家带领着许多执事人前来,在一旁代立。

  看着一路风尘仆仆的众人,见自家的小姐后,张管家心理悬着的石头算是落了下来,看见辰逸站在洛小蝶的身边,心中微微一愣,随即说道:

  “小姐,你没事吧?一路上受惊了,夫人早已备好了茶水,诸位随我一起来。”

  跟随着众人走进了洛川府,张管家命人将大门关了。辰逸秉正(站正位置)看门。只见正门五间,上面桶瓦泥鳅脊,门栏窗槅,皆是细雕新鲜花样,没有什么涂饰,看起来很古朴自然。右一望,全部都是雪白的粉墙,墙下的虎石皮子,随时切去,不落富丽俗套,看着心中很是喜爱。

  往进走了十几步,只见迎面一带翠嶂挡在面前,往前一望,只见白石崚嶒,或如鬼怪,或如猛兽,纵横拱立,上边苔藓成斑,藤萝掩映。

  辰逸跟随张管家走了大约半刻钟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厅房,辰逸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豪宅,前世的别墅和眼前所看到的完全没有一点可比性。

  “女儿,快让母亲看看,让母亲好好看看,你那里受伤了?”挽着金丝八宝攒珠辔,一身缕金百碟穿花绸缎长裙说不出的雍容华贵的夫人拉着洛小蝶不停的问着,眼睛里充满了慈祥和担忧。

  “母亲,我没事?你看女儿这不是好好的吗?”洛小蝶拉着母亲的手撒娇着说。

  “胡说,昨晚明有护卫明说你受了伤,你还骗我?一路上可苦了你了。”看着女儿衣服上的血迹,自家的宝贝女儿在外边受了惊吓还受了伤,眼泪不知不觉中就流了出来。

  “母亲,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们了……”一路坚强的洛小蝶再也没有忍住,抱着母亲失声痛哭了起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洛小蝶的母亲轻轻的拍打着女儿的后背。

  “母亲,父亲怎么样了?”洛小蝶哽咽的对母亲说着。

  想起睡在里边装病的丈夫洛鹏飞,自己就生气,小蝶如果受了重伤,老娘绝对不会原谅他,躲在房子里屋装病的洛鹏飞,差一点打了喷嚏出来,心中想不会是自己的妻子又在说他坏话吧,自己也很想看看宝贝女儿伤的严不严重。

  “你父亲昏迷不醒,你哥哥屋子里照顾你父亲,等会我们再去,这位是?”洛小蝶的母亲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辰逸和狗蛋,目光在狗蛋身上略了过去,停在辰逸的身上。

  “娘亲,这是我半路遇到的落难公子,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自愿做七年我们洛家私塾先生。”洛小蝶挥了挥被辰逸牵过的右手。

  辰逸看见洛小蝶威胁的动作,只好无赖的硬着头皮,按着洛小蝶来时说的要求回答了一遍。看着辰逸无精打采的样子,百口难辩的样子,心理舒服了好多,一旁的丫鬟良儿差一点没憋住笑了起来,心中不断想小姐不会真的想让辰逸大哥当仆人吧。

  洛小蝶的母亲好奇的打量着辰逸,越看心里越惊,辰逸的长相很像自己失去的一位故人,看着辰逸不卑不吭的回答,觉得自己还是查清楚比较好,人多口杂,有些事情自己还是单独问比较好。

  “不知这位公子可会吟诗?”洛小蝶的母亲好奇的问着,怎么看辰逸都是一个还没有行过成年礼的孩子。

  “小生不才,略懂一点。”辰逸弯着腰,双手做辑以表恭敬。

  “我很喜爱梅花,不知公子能否围绕荷花一题作一首诗,字数不限。”

  辰逸想了一下,让自己作诗,以自己目前的水平还真做不出来,只能无耻的抄袭自己在地球上所学到的诗句。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不知夫人是否满意?”辰逸厚颜无耻的说着,没办法谁让这个世界没有出现过自己在地球上所知道的历史名人呢。

  洛小蝶的母亲细细品读完后,仔细一分析洁白如雪,长在墙角但毫不自卑,远远地散发着清香。辰逸通过对梅花不畏严寒的高洁品性的赞赏,用雪喻梅的冰清玉洁,又用“暗香”点出梅胜于雪,说明辰逸应该坚强高洁的人格所具有的伟大的魅力。小诗意味深远,而语句又十分朴素自然,没有丝毫雕琢的痕迹。

  “好诗,好诗,先生大才,张管家安排先生和他的书童前去移居西厢房,至于去学堂等先生休息两三天再说。”洛小蝶的母亲对一旁的张管家吩咐道。

  “谢谢夫人,夫人小姐,我们先下去休息了。”辰逸和狗蛋随着张管家往西厢房走了过去。

  “母亲,我想去看看父亲。”洛小蝶看着辰逸走远之后,拉着母亲的手,对母亲说着。

  “好,我们一起去。”母女二人往洛鹏飞那边走了过去。

  “父亲,快、快躺下,小蝶来了。”洛鹏飞手里拿着一块鸡腿正在吃鸡腿,听到儿子洛筱的话后,急忙将鸡腿塞在自己儿子手里,拿起桌上的茶杯,也不管杯子里的茶水烫不烫,一口喝下去,差点烫死了。

  洛筱本来还打算提醒自己的父亲,茶水是前不久刚刚端上上来的热水,话到嘴边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就见父亲端着茶杯将水喝了一大口,还没来的急吐出来,就听到推门的声音,洛鹏飞只能忍着烫将水咽了下去,还小声的对洛筱说,等自己的宝贝女儿走了之后,自己在收拾他。

  洛筱真的是属于躺在地上也中枪的人,看着躺在床上装病的父亲,心中感到自己很无辜。

  “大哥,父亲怎么样了?”洛小蝶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父亲,心中充满了担忧。

  “父亲从前几天起,突然昏迷不醒,找了好多大夫都说没有办法,说只能看天意。”洛筱实在是不想骗自己的亲妹妹,以后妹妹知道了真相,自己唉!让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自己的妹妹心理装不住事情呢。

  “父亲你不是昏迷了,脸怎么红?”

  洛筱看看着父亲喝热水而通红的脸,差点没有忍住笑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