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国公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国公爷

冯小沫

  • 历史

    类型
  • 2017.12.02上架
  • 40.76

    完本(字)

1383位书友共同开启《国公爷》的历史之旅

舵主相濡以沫冯家军520 执事相濡以沫冯家军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 一章苦中作乐

国公爷 冯小沫 2859 2017.12.02 13:32

  “少爷,少爷,你醒醒啊,你不要吓小珠,你不要丢下小珠,少爷……你死了,小珠也不活了!”辰逸迷迷糊糊听见,听见有人仿佛在自己的身边,一边哭一边呼喊自己的名字。

  自己拼命的想睁开眼睛,但却怎么睁不开,两个眼皮像吊着几千斤东西似的,异常的沉重,想说话,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自己想努力的动一下,却发现自己连一个手指都抬不起来,感觉到自己全身火辣辣的疼痛,大脑里白茫茫的一片空白,自己努力的想着,想着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是怎么受伤的?

  自己的脑袋好疼,火辣辣的疼。

  感觉脑袋像一个炸弹一样,随时要爆炸一样。

  “我是怎么?”

  辰逸努力的想着,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受伤前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出现在自己的大脑中。

  随着陆陆续续的重新出现,不断地涌入,自己的思维渐渐清晰起来了。

  记得自己出事前……

  “少爷,不好了,张管事带着随从又来啦,少爷你赶紧还躲一下吧。”

  喊话的人,正是陪伴自己很多年的丫鬟,丫鬟小珠满头大汗,匆匆忙忙地正从院外,正往院中的一间破破烂烂的房间赶过来。

  自己抬头看着房屋的屋梁,歪七扭八的,破败不堪。

  要不能在远处看见,房屋的屋檐上有淡淡地青烟升起,谁也不会想到,就这样破败的房屋中,还会还会有人住。

  如果让陵城的人们,看到在这样破败的房间,竟是陵城林家三少爷的房间,恐怕会大吃一惊,吓掉眼球,任谁也不会想到,堂堂的林家三少爷,竟然会住在这样一个破败不堪的环境中。

  张管家名叫张虎,是一位见风使舵、唯利是图、阿谀奉承的人,在自己的主人面前,像一条听话的狗,转过身在没在有身份,不如自己的下人身边,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样子,总是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姿态。

  总是喜欢鸡蛋里挑骨头,是一个柿子捡软的捏的主,百分之百的小人。

  “小珠不躲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我都习惯了,毕竟这么多年,我们也没少受笑面虎的欺辱。”

  辰逸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从远处大摇大摆,匆匆而来的一群人。

  但谁也不会知道,他们从小欺辱的人,在这个身体消瘦的外表下,却有居住一个21岁的灵魂,穿越来的这个人名字也叫林辰逸,是一位经济博士生,但他在音乐、文学、绘画、医学、武术都有许多的见解,曾多次荣登洛杉矶报刊。堪称全球最全能的博士。

  记得前世在野外,自己郊外拍流星雨的时候,被一颗流星砸中后,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从他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算算时间已经有15年了。

  但幼儿时的记忆,怎么也想不起来。

  自己出生的那一刻,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

  自己隐约记得,自己懂事的时候,自己才知道母亲因为自己难产而死,名义上那个所谓的父亲也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一丁点的关心,听别人说自己母亲的身份太卑微,只是府中的一位丫鬟,自己只不过是父亲醉过酒后意外产物。

  因为这件事曾经被人传到陵城,自己的父亲成为被人们饭前饭后谈论的焦点。

  而别人穿越都带金手指,要么有土豪老爹,要么很牛叉的系统,然而他穿越来到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

  “哟,这不是,我们家的少爷吗,站在门口,是前来迎接我们吗?看来这次长记性了。”一个随从事仰着脸,用手指掏着鼻孔,最恶心的是,一边掏还要一边闻一下,看的自己直恶心。

  “拿去,这是你这月的零花钱。”张管事,从衣袖里掏出破破烂烂一个小包,扔在辰逸脚下。

  “少爷,我去取。”站在辰逸身边的丫鬟小珠,低声道。

  小珠还未走到了张管事面前,就被几个随从恶狠狠的挡住了去路。

  “想要拿钱,也得你们少爷来取,小丫头片子滚边去,小心我对你不客气”另一位随从,吆喝着说道。

  “你们几个,把那个小丫鬟拉片子带过来,找人去洗洗脸上的尘土,洗干净带出来,让我看一下。”张管事对身边的人小声的说道。

  “张爷,我懂,我懂!”其中一个人奸笑着回答到。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小珠一边拼命地挣扎着,一边大声无力喊叫着。

  小珠并没有求自己的少爷去救她,因为她知道,少爷不仅不受自父亲的待见,而且少爷的哥哥、妹妹,还有那一些和少爷有点血缘关系的旁系人,从来都没有把少爷,当做林家真正的少爷去对待。

  这些人,只把少爷做他们取乐和出气的发泄工具。

  冬天让少爷用冷水替他们洗衣服,夏天让少爷替他们下河捉鱼,这些自己都看着眼中,记在心里。

  “你们要干什么?还不快点放开她。”自己再怎么说都是一个21世纪的人物,怎么能被眼前的这几人欺负住,以前是懒得计较,看来自己不能再忍下去了,自己一忍再忍,只会让眼前的这群狗得寸进尺。几步来到小珠身边,恶狠狠的说道。

  张虎愣了一下,心道:自己怎么会被一个小杂种吓唬住呢。

  “哟!真以为你是少爷,我张虎会怕你,你就是个丫鬟生出来的小杂种,老爷早已将你忘得一干二净,你也敢命令我,还想做少爷梦,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乌鸦永远是乌鸦,永远变不了凤凰。”

  小珠看见公子来了,张口咬在了拉着她不放的随从胳膊上,随处急忙将胳膊收了回来,小珠趁机从怀中跑了出来躲到了辰逸的身后。

  “妈的,你一个小婊子,赶咬我,你们几个过来帮忙,按住她,我要狠狠地抽她一顿。”被咬的人恼羞成怒,开口骂道。

  两个随从,每人按住了小珠的一条胳膊,用脚将小珠踢跪在雪地上,被咬之人,拿起手中的长鞭狠狠地抽了过来。

  眼看凌厉的鞭子,伴随着刺耳的风声,向自己迎面扑来,吓得连忙闭上了眼睛,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鞭子落下来。

  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少爷,用瘦小的背,替自己挨了一鞭子,眼泪不要命地往下滚落。

  “少…少爷,你没事吧。”小珠看见少爷背后一道血红的鞭痕,一定非常疼,从后边抱着辰逸一边哭,哽咽道。

  “少爷,没事,少爷作为一个男人,这点痛算什么?一点也不痛。”辰逸,强忍疼痛,微笑着对小珠说道。

  “不疼,那我就打到你求饶,给我狠狠地打。”张管事瞪着眼睛,狠毒的瞅着辰逸,地对身的随从道。

  眼看鞭子,就要再一次火辣抽打在自己身上,吃力地站起来,镇定道:“你们好大的胆子,一点尊卑都没有,作为下人竟敢打主人,我看你们个个是不想活了,我要是将你们告到县令大人那,你们就等着点天灯吧。”

  一听点天灯,几人脸色苍白了起来,都不断颤抖着,这时他们才想起,不管眼前的人,在府中怎样受委屈,但都是林家的直系亲属,要是自己一行人的罪证,被告知道县令那,自己他们怕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知为何,张管家喝他的狗腿子们,硬生生地将挥舞起鞭子停在了半空。

  感觉的自己的意识在一点点的丧失,眼皮越来越沉重,呼吸也渐渐也弱了下来,在怀里的小珠,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少爷身体不断晃动,急忙把少爷抱在怀中,撕心竭力哭着喊道:向张管事他们喊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过几天就是老太爷的生辰,要是老太爷问起少爷来,我看你们到时候怎么收场。”辰逸迷迷糊糊听到小珠的话,暗道没想到这小丫头还挺聪明。

  自己迷迷糊糊地晕了过去,陷入了黑暗之中。

  几个随从,见辰逸昏迷了过去,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好下场,毕竟在怎么说,辰逸也是林家少爷,毕竟在这个世界,等级还是很严的。但按照大元帝国的等级制度,如果出现奴隶打死主人,会被活生生剥人皮,用人皮点天灯,到时候张管家那还会管他们的死活。

  “张爷,我们还是算了,我怕在打,会出事。”一位随从颤颤巍巍地看着昏迷中的辰逸,站在张管事面前小声的道。

  “没用的东西,看你那胆小打样子,我们走。”张管事一脚把随从踢倒在地上。甩了甩袖子,暗道:真他娘扫兴,这么不经打。

  张管家转过身背着手,背被张管事踢倒随从,连忙恭维的弯着腰,一面使劲的笑着对张管事说什么,慢慢从这个破破烂烂的房子旁边走了出去。

  好像有人在自己耳边低声哭泣。

  辰逸蹙着眉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想伸出手为小珠擦干眼泪,却怎么抬不起胳膊,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拥有,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拉了一下小珠的衣襟。

  趴在床边哭泣地小珠,感觉自己的衣襟好像被人拉了一下,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慌乱地抬起头看见自家的少爷,正微笑地看着自己,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小心翼翼地连忙把辰逸扶起来,靠在床边。

  身下床板正发出咯咯吱吱地响声,左右不停晃动着。

  看着自己的少爷醒来,满心欢喜地对辰逸笑道:“少爷,我去给你端药。”

  小珠话完,飞快的跑出去了。看着飞奔而去瘦小的背影,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让欺负他和小珠付出代价。

  “少爷药来了,小心烫。”小珠双手小心翼翼地端着边缘破破碎碎的泛黄地陶瓷碗。

  把碗放在床边的木凳之上,生怕烫汤药烫着自己的少爷,用自己干裂的嘴唇嘴吹了吹勺中的汤药。

  辰逸静静地看着小珠认真的模样,想起了前世的自己的妹妹,眼眶不经红了起来。

  “少爷喝药,小心烫。”

  汤药入口奇苦无比,但自己心中却是暖暖地,自己一口一口不断喝着碗中药。

  看着少爷将碗中的汤药喝完,找来一块还算干净的手帕,替辰逸擦了擦嘴角,端着药碗开心的离开了。

  两天过后,背上的伤口已经结巴,自己也能下床走路了。

  “小珠,以后你就做我的妹妹吧。”看着乖巧懂事的小珠,辰逸温柔地说道。

  “少…少爷,该先药喝了。”

  “还叫我少爷吗?”辰逸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

  “哥……哥哥”“傻妹妹”辰逸摸着小珠的头发,温柔的说着。另一只手,端着碗,喝完了碗中的药。

  “妹妹,哥哥给你讲个灰姑娘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美丽的姑娘……”窗外的夕阳,渐渐向远处的地平线下落,在这个破烂房屋的传来了悦耳的笑声,打破周为的宁静。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