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寻故人(四)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瑶醉 2628 2021.07.28 14:52

  一连月余,每日我都会在听学后去竹林找他,而他每日都毫无例外地赶在我之前到竹林等着我。经过这些日子的修习,白玉簪已经初步修炼成了灵器。

  有一日,他去的竟比我迟了。

  我笑道:“泽芜君,你今日迟到了呦!”

  他却说:“元姑娘,这两日你不必到竹林来了。”

  我哑然,问:“为……为什么?难道……你是嫌我太笨了,这么久才将白玉簪修炼成初级灵器吗?”

  他忙说:“不,不是的。元姑娘不要误会,是因为最近彩衣镇水祟频起,乡民们请姑苏蓝氏前往镇压,所以我和忘机会离开两日,这两日你便自行修习。”

  “我也想去和你一起去降水祟!泽芜君,你带上我呗!”

  “不可,此次水祟来的蹊跷,怕也不是好对付的。你修为尚浅,我怕你去了会有危险。”

  看泽芜君的表情,确实不像是在开玩笑,虽然我真的想和他去,但也不能因此脱他的后腿。

  “好吧,那你一定要早早降完水祟回来,要小心不要受伤。”

  他莞尔一笑:“好。”

  按照泽芜君的说法,他们在今日下午除水祟,要在彩衣镇歇一晚再回云深不知处,遂我下午便自己在屋中修炼白玉簪。

  突然,我的房门打开了。“笙玥,你在干嘛?”是莞萝。

  “哦,没什么,我在修炼白玉簪。”我收起灵力答道。

  莞萝走到我旁边,拿起白玉簪看了一会儿,说:“这白玉触感冰凉,不含一点杂质,定是玉中极品。”

  “……哦?是吗?”

  “这上面有卷云纹诶,这是姑苏蓝氏的东西吧?你从哪儿得来的?”

  “这是蓝……”我转念一想,说蓝宗主好像不太好,得掩藏一下,“蓝先生给我的,他说我和它有缘,让我把它炼成灵器。”

  “哈哈,蓝老先生那么刻板的一个人,竟然还会送你东西啊?”莞萝大笑着,言语中还有一丝……不屑?“这样的灵器我们兰陵金氏多的是,你要是想要灵器,我送你一个炼好的便是,你又何苦在这儿亲自炼呢?”

  “呃,我觉得亲自炼比较心灵相通一些吧,我还是自己慢慢炼吧,莞萝,谢谢你的好意。”

  我心想:同为兰陵金氏的人,莞萝和他堂兄金子轩却不太一样,虽然莞萝也娇纵,不过这大概是金氏的通病,但是莞萝起码热情,不像金子轩,老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看师兄叫他花孔雀一点都没错,只是难为了表姐,日后还要嫁给他……

  “喂,笙玥。想什么呢?”

  “啊?没什么没什么。呃……听说今日泽芜君和含光君去除水祟了,是不是真的呀?”为了转移话题,我只好明知故问了。

  “当然了!而且魏公子、江公子、温姑娘、温公子他们也都去了。”

  “你是说我师兄、堂兄也去了?”

  “对啊!”

  呜哇!天理不公!不公至斯!凭什么他们都去了,唯独不带我!

  “不过呀,泽芜君一定可以成功降了水祟的!”莞萝一脸花痴的说。

  “你……这么相信泽芜君啊?”

  莞萝一脸坚定道:“当然了!泽芜君人中豪杰,灵力甚高,当然可以除掉水祟啦!”

  不对,这个表情不对。这不就是我平时夸赞泽芜君的表情吗?难道说……

  “莞萝,你是不是……喜欢泽芜君?”我小心问道。

  “哎呀,你……你怎么问人家这么羞人的问题啊……”莞萝的脸上登时飘起了两朵丹霞。

  “我随口问问的……你不想回答也可以的。”

  不过,若是不想回答,可不就是肯定的答案么?

  扭捏了一阵后,莞萝说:“嗯,我喜欢泽芜君,在我第一天听学见到他时,我便喜欢他了。”

  ……

  莞萝喜欢泽芜君?

  那我该怎么办?

  莞萝之后再说了什么我都听不进去了,只是垂着眼帘看着自己揪扯着衣袖的手。一时间我觉得世界就要崩裂了,瞬间陷入了两难。

  “笙玥,笙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莞萝说着,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确定我没有发烧之后说,“你是不是修炼累了?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好,谢谢你,莞萝。”我强颜欢笑地说。

  “谢什么,我们是朋友嘛!”莞萝摆了摆手,关上了门。

  我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随后垂下了眼帘:“对不起啊莞萝,我也喜欢他,喜欢了十年。”

  自莞萝走后,我一直在想着他,想十年前我们初遇时的场景,想这几日他认真地指导我修炼。

  可不知为何,越想他,我心里反而越不安。

  我将白玉簪拿出来,细细抚摸着它,想着那个翩翩如玉的公子。

  只是,再仔细看去,白玉簪间涌动的灵力竟有些泛黑。

  白玉簪是我同泽芜君一起炼成的灵器,现如今出现如此反常的现象,让我心中更是不安。

  他不是出事了吧?

  虽说水祟好除,但毕竟这次的水祟同往常不同,凶险异常……

  我的心里越来越慌,我想要亲眼看到他平安无事的样子。干脆,我就去彩衣镇的客栈等他回来,这样既不会给他添麻烦,也可以见到他。

  趁着山门还未关,我匆匆下了山去彩衣镇。彩衣镇只是一个小镇子,客栈也只有一家,所以,我很快就问到了客栈的位置。

  说来也巧,在我快到客栈时,看到对面走来一行人。此刻天已经黑了,借着路边幽暗的灯光,我看到了那行人的领头——正是泽芜君和含光君!而天色昏沉,他们也没有注意到我。

  看着他与含光君还在谈笑风生,应该未受伤。我松了一口气,在他们之后进了客栈。

  我问了小二泽芜君的房间,随后便上楼去寻他。正要敲门,却听见里面他们正在商议事情,想来我现在也不便打扰他们,于是就在门口听着他们说话。

  他说:“今日大家一起除了水行渊,也都累了,剩下的事待明日回到云深不知处再……”

  他没有说完,而我听到了什么东西跌落在地的声音,接下来便是屋里的人一阵惊呼。

  “泽芜君,你怎么了?”

  “兄长?”

  他怎么了?!

  我顾不得其他,一把推开门,却只见他已经昏迷,被含光君扶起靠在腿上。

  我快步上前,一把推开前面挡着我的一脸惊讶的师兄和堂兄,跪坐在他面前。“泽芜君?蓝宗主?蓝曦臣?蓝涣?你怎么了?”可是纵使我叫遍了他的名字,他始终没有睁开那紧闭的双眼。

  刹那间,他手上一条墨绿色的纹路闯入了我的视线。我抓起他的手,转头像旁边精通医术的温情问道:“这是什么?”

  温情也十分吃惊地答道:“恶诅痕?”她走上前来,掀开泽芜君的衣袖,只见那恶诅痕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小臂。“这应该是刚才除水祟的时候留下的。水祟虽然易除,但也擅长下恶诅,更何况这是异变的水祟。”

  这时,一旁的一位蓝氏弟子茅塞顿开般地说:“哦!我想起来了!除水祟时,宗主本来让大家都御剑飞到空中,但是我的剑掉进水里了,宗主正吹箫击退水行渊,见我和魏公子还有温公子没有上去,就停了一下,那时我看见宗主手上好像已经沾了水祟,再之后含光君救我们上去,我再仔细看,却不见那水祟了。我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没想到真的有……”我认得这名弟子,叫苏涉。听完他的话,我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

  “那么现在确定是水祟下的恶诅没错了,可是温情,该怎么救?”师兄问道。

  “白玉灵力最为纯净,是水祟恶诅的克星。我需要白玉做的灵器还有其主人的灵力。你们谁有白玉灵器?”温情说。

  我转过头,看着他泛白的脸庞,咬了咬牙,说:“我。”

举报

作者感言

瑶醉

瑶醉

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收藏和推荐票!   小剧场——   蓝曦臣:“这是意外……”   元笙玥:“我晓得,这不就来救你了么。”   蓝湛:“我不与旁人触碰。”   魏无羡:“哎哎哎,我不是外人,你碰我!”

2021-07-28 14: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