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寻故人(一)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瑶醉 2587 2021.07.25 16:24

  这算的上是我第一次出门,也是第一次走水路,难免有些不舒服。多亏了哥哥一路给我讲笑话转移注意力,我才没有那么难受。

  终于到了姑苏。我和哥哥正准备上山进云深不知处,却见师兄他们从山上下来。

  我问:“师兄、堂兄、堂姐,你们怎么不进云深不知处反而下山了?”

  师兄一脸无奈地说:“我们把拜帖落在客栈了,我回去取。你们先入山门吧,不必等我们了。”

  “魏无羡,你可要快点啊,咱们可是好久没见了,我还要和你比剑法呢!”哥哥道。

  我清清嗓子说:“咳咳,哥哥,云深不知处不可打闹。”

  “呦,阿玥,功课做得很好嘛!这么早就开始看蓝氏家规了?”堂兄说。

  “哎呀,行了阿玥,这还没开始找呢你就这么偏心蓝氏了,找到还指不定怎么着呢!”哥哥坏笑着说道。

  师兄听得一头雾水,问:“偏心什么?找什么啊?”

  为了收住哥哥的嘴,我猛的掐了哥哥一把,然后把他推向山门的入口,转头向师兄他们说:“啊,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先走了,师兄你快去找拜帖吧,回见啊!”

  入了山门后,蓝氏的弟子领着我们去了各自的住处。

  我的住处也算清雅。屋前有一片小小的竹林,屋后还有一条小溪,别有一番风味。

  我见领我来的那名弟子戴着卷云纹抹额,应该是蓝氏的内室弟子,可能会知道白玉簪。我赶快拦住那名弟子,拿出白玉簪问道:“请问,你知不知道这支白玉簪的主人是谁?”

  那弟子仔细端详了一阵,摇摇头,走开了。

  我叹了口气,心想:这样一个一个地问毕竟也不是个办法,弄的人尽皆知也不好,还是……要找准目标再问啊……

  旦日,我换上了蓝氏规定女修听学要穿的一袭浅紫色衣袍,同哥哥一起去兰室行拜师礼。

  一进兰室,便见坐在主位的一位老先生,他应该就是协助蓝氏的蓝启仁老先生。

  在他的身旁,站着一位蓝衣白纱的公子,他身长玉立,眼睛似是浸入了星辰般明亮,不染一丝灰尘,眉如宝剑般棱角分明,即使不笑,但眉眼间仍尽含笑意。可谓是容貌昳丽、清煦温雅的典范。

  从前我只觉哥哥和师兄就已经算是顶顶标致了,但现在看来,只有如此公子,才称得上是真正的温润如玉、风采翩然。

  那公子对我笑着点了点头,我亦点头以示回礼。他手持一支晶莹剔透的洞箫。蓝氏使用洞箫者屈指可数,能站在蓝老先生旁边的更是少之又少,他应该就是姑苏蓝氏的宗主蓝曦臣。

  拜礼开始。

  兰陵金氏、清河聂氏行完拜礼后,本该是云梦江氏拜礼,可岐山温氏温晁却带人上来打断了拜礼,说是来送人。虽有了一番争吵,还险些打起来,但好在蓝宗主一曲洞箫止住了他们,温氏来听学的温情也拦住了温晁,这才没有让情况愈演愈烈。看来岐山温氏也并非都是嚣张之人,比如温情和她弟弟温宁就很和善。

  不过蓝宗主真真是厉害啊,仅凭一曲洞箫就控制住了局面,不愧和蓝忘机并称姑苏双璧。

  岐山温氏和云梦江氏行完拜礼后,宣读的蓝氏弟子高声道:“洛阳元氏拜礼!”

  我起身拿着拜礼与哥哥一同走到厅室中央。

  哥哥率先作揖道:“洛阳元氏元景煜拜见先生。”

  我道:“洛阳元氏元笙玥拜见先生。”

  我随哥哥向蓝先生一躬。

  哥哥端着拜礼,道:“蓝先生高风亮节,门下桃李无数。学生代洛阳元氏向先生呈上白玉如意一柄。”

  “白玉象征君子,如蓝先生、蓝宗主之高洁。如意上雕刻牡丹与卷云纹,同时也示洛阳元氏与姑苏蓝氏之友好。”我接着道。

  不知是否是因为我把这段词说的十分诚恳,蓝宗主竟走到我面前亲自接过礼盒,笑道:“元宗主有此好意,姑苏蓝氏定当接受。回头还请元姑娘代我向元宗主表答谢意。”

  看着他,我竟忘记了呼吸,只若春风拂过我的心海,渐起层层涟漪。就好像……就好像是十年前的那一天,那位公子也是如此的风度翩翩。

  今日的讲学几乎没什么内容,只是各个仙门的学子拜师,然后宣读蓝氏家规。我虽表面上认真听着,但心思其实早就去云游四方了。

  再看看周围的人,师兄在和聂怀桑不停地聊天,堂兄时不时地打打哈欠。如此看来,嗯,我听地还算认真。

  下了学堂后,哥哥、堂兄和师兄他们说是去……嗯……找乐子去了,我和堂姐的住处也近,遂我们打算先在云深不知处四处走走,然后再一起回住处休息。刚想走,何迹浅就拦住了我的去路,道:“元姑娘留步。”

  他要干嘛?还是缠住上次的事不放吗?我看看周围,堂姐也先出去了,那谁来帮我挡住他啊?

  正心急着,他便说:“元姑娘不必惊慌,我是来向你道谢的。”

  什么情况?他头被门挤了吗?

  “谢谢你拒绝了我家上次的求亲。其实那只是我爹的意思,并非是我想娶你,而且我也有属意之人,你的拒绝也为我争取了机会。所以我想谢谢你。”

  “那个人……是谁啊?”

  “往后你会知晓的,我此刻多说也无益。”随后便走开了,不免让人觉得他不知礼。

  我与堂姐去散步。走着走着,堂姐说她想先回去为师兄和堂兄做些吃的,我便让她先回去,我继续“观赏”这云深不知处的景色。

  忽然传来一阵扑面的香气,这是……玉兰的味道!果然,再走一阵便看到一大片的玉兰花,再往前,便是很高的一段阶梯。

  俗话说,好奇心会害死猫,但是吧,我还是很好奇这是什么地方。于是我沿着台阶边看周围的玉兰花边向前走去。

  我一时沉浸在玉兰的芳香中无法自拔,竟忘记了看脚下的路。突然我鞋底一滑,伴着来自脚踝的一阵疼痛,身体便不自主的向后倒去。

  糟了,我不会掉下去吧?这么高的阶梯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啊啊啊!”我大叫着想要抓住周围的什么东西,可惜却空无一物。

  由于时间的紧迫,我甚至来不及使用灵力和武功缓转局面,只是脑子里一片空白。

  但我并未如预料般跌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扶住我的一双温暖而有力的手。

  惊吓之余,我转头看向那双手的主人,剑眉星目,眉眼间尽含笑意。是蓝宗主!不过,这样的温度,有些似曾相识。

  他扶我站好,笑道:“元姑娘小心些,这附近环境较为湿润,台阶上容易生出苔藓。走的时候千万当心。”

  我这才缓过神来,说:“多谢蓝宗主出手相助,不然,我还指不定摔成什么样呢。”

  “随手之劳而已,不必言谢。”

  “对了,蓝宗主,这是什么地方啊?我见云深不知处其他地方花朵很少,这里却种有大片玉兰,这是为何?”

  “这里啊,从这里沿着台阶再往上走就是我的住处雅室,”他答,“至于这些玉兰嘛,都是我种的。母亲生前最爱玉兰,我便在这里种了许多,以告母亲之灵。”

  “哦,原来如此。嘶……”我刚想动一下脚,却传来一阵疼痛,大概是刚才崴到了脚吧。

  “怎么了,是崴到脚了吗?”蓝宗主微微皱眉,问道。

  “好像是……这可怎么办,我的住处好像离这里有些远啊……”

  “那……不如先去雅室,我给你上些药,休息一下你再回去。”

  我思索片刻道:“如此……便多谢蓝宗主了。”

  “姑娘走路不便,此处台阶多,不若……我搀着你走?”

举报

作者感言

瑶醉

瑶醉

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收藏和推荐票!   今日份的双更已到账~   作者建了一个企鹅群,方便喜欢作者文文的兄弟姐妹们聊天,当然有什么建议或者我有什么不足以都可以在群里指出的哈~   群号奉上:789512734

2021-07-25 16: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