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散离人(二)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瑶醉 2157 2021.08.10 00:31

  我做了一个梦。

  我知道那是梦,因为在那里我到了云深不知处,可是现实中,我怎么可能会在那里。

  我走进了山门,里面尽是狼藉,明明不久前还是那样的清幽之境,不过一月,竟全化为了灰烬,红莲般的火焰还在如野火般燃烧着,吹而不灭。

  我踏进了这已然残破的云深不知处,昔日湛蓝的苍穹亦成了灰白。我去了兰室,去了竹林,还有那个湖旁,然均无他的身影。在梦里,连心痛都感觉不到。

  我虽不知该去哪里找曦臣,但我径直走向了他的住处——雅室。

  二十余级台阶,每一级都染上了蓝氏弟子的鲜血。周旁的玉兰花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灰烬。

  雅室的门开着,我看见了他躺在一张席子上,阖着双眸,那样安静,安静地就像熟睡的孩子,却无一丝生气,他的身上尽是剑伤,满是鲜血。

  两边蓝氏的弟子齐齐地跪着,忘机跪在他的身旁,看着他,也那样安静,但他眼中跌落的泪珠却打到了曦臣的身上。

  我上前,推开忘机,紧紧地拥着曦臣,说:“你们让开,你们打扰到他休息了,他只是在睡觉,你们为什么要吵他?”

  我看着曦臣,虽然这是梦境,可那触感却那样真实,拥着他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的身体,撩去他额边杂乱的头发,把头埋在他的颈窝,说:“你说你,说好了每天要给我传信蝶的,怎么突然不给我传了?我和你说啊,我现在能把忆云用得灵活自如呢……等你醒来,我就用忆云给你吹清心音,清心音能养神,你不是也很喜欢吗?你每天那么累,得多听几遍……还有啊,你说好了要来无霭境求亲的,我还没等到你来呢……现在我来找你了,等你醒来,我们就成亲……我还想听你唤我阿玥,我想听你唤我一声……娘子……”我早已泣不成声,哭成了泪人,虽然感觉不到痛,但我心中早满溢着绝望。

  我再不能骗自己他只是睡着了,因为他的身体根本没有一丝温度,就连那些伤口也都凝结成了血痂,随着他,安静地、安静地躺在那里,他的身体宛如寒冬的冰,那样刺骨,那样无情。我的眼泪断了线地掉下来,落在他的衣襟上,发丝上,还有冰冷的手上,没有一点生气。

  “蓝曦臣,你怎么敢死?我念了你七年,你怎么能就这样说走就走……”我疯狂地嘶吼着,却发现周围的弟子、蓝先生、忘机都不在了,他也在大雾弥漫中渐渐远去。

  “曦臣!蓝曦臣!”我想要追上他,可双脚就如刺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曦臣!”

  在一声尖叫中,我睁开了双眼,看到了我房间的纱幔,看到了守在一旁的阿爹和阿娘。胸口就如撕裂般疼痛,眼泪又再一次充满了我的视线,我死死地抓住阿娘的胳膊,说:“阿娘,曦臣怎么样了?他在哪儿?”

  阿娘摇摇头,垂下了眼帘。

  我似是意识到了什么,渐渐放开抓着她的手,质问道:“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云深不知处被烧了?”

  “三日前。”

  “那您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都不告诉我?”我的眼角几欲裂开,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他们是我的父母,他们告诉我要明哲保身,要万事以自己为主。但,这就是不告诉我的原因?简直荒谬至极!

  “我要去找他!”

  “不行,如今局势如此危险,况且你如何能找到他?”阿爹叱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除非见到尸体,否则天涯海角我也会找下去!”我推开堵住我的阿爹,用我练过最坚不可摧的结界封住了他们,防止他们追上我。“结界两个时辰后会破,别来寻我。”

  我拿着忆云,凭着它身上残留的曦臣的灵力在各处寻找。

  两日过去,我还是未找到。

  他会去哪儿?又能去哪儿?我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我不信他会丢下我一个人。随着忆云的指引,我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百余年前,夷陵乱葬岗还是一片仙山,而薛重亥,也是法力最高强的国师。可不知为何,薛重亥开始修炼邪术,炼制阴铁……”

  是这里,儿时遇见曦臣的地方就是这座城,这茶馆的说书人还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讲着那老套的故事……原来,这座城,叫夷陵。就在这里,忆云的反应最为激烈,那么曦臣一定就在夷陵的某个地方!

  我问说书人:“先生,请问你有没有见一个蓝衣白纱的少年?眉清目秀,大概这么高。”说着我向他比划了一下曦臣的高度。然他却摇了摇头。

  我又去街上问了许多人,大多数皆是摇头走开,有些见过的却也不知他去了何处,只是说他被一个灰黑衣服的公子带走了。

  灰黑衣服的公子……是谁?云深不知处不可能有这样的装束。不过既然温氏也在四处抓捕曦臣,那他应该不会到城中的客栈住着,我应该去偏远些的村落找找看。

  到了村中,我碰到一个砍柴归来的樵夫,拦住他,问:“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蓝衣白纱的少年?眉目清秀,和一位灰黑衣服的公子在一起。”

  那樵夫竟点了点头,向远处的一座山指去,说:“那蓝衣公子似乎受伤了,另一位公子来向我讨过药,我刚去山上砍柴,顺便就将药带给了他们,只是我看那蓝衣公子昏迷已久,情况不太好。”

  “谢谢您!您定会得到好报的!”

  我快步向山上走去,既喜亦忧。喜的是曦臣还活着,而且我马上就可看到他了!但忧的是他的伤,他昏迷了多久,也不知刚刚那位樵夫给的药能撑多久?想到这儿,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上了山后,我四处寻山中的洞穴,终于在一个很隐蔽的洞穴门口,我听到了咳嗽声,并且看到了火光。

  我大步冲进洞穴,见曦臣醒了,而在他旁边,那位公子正在给他喂药。那公子察觉到有人来了,拔剑指向我,喝道:“什么人?”

  我看着曦臣,粲然一笑:“曦臣,我终于找到你了。”

  曦臣也没有料到我会来,惊讶地看着我,叫我的名字:“阿玥?你怎么来了?”

  那公子也认出了我,收起剑来作揖道:“元姑娘。”

  我这才仔细看了看那公子,才发现他竟是孟瑶!

  “孟公子?是你?”

举报

作者感言

瑶醉

瑶醉

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收藏和推荐票!   迟更啦迟更啦……求原谅!

2021-08-10 00: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