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散离人(三)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瑶醉 2594 2021.08.10 22:24

  我快步向前去,看着曦臣惨白的脸,看着他身上的伤痕,心中便是一阵揪心的疼。我死死抱住他,害怕他会离开我,害怕他会像梦里那样飘走,眼泪再一次不争气地掉下来,惊扰了满地的灰尘。

  “嘶……”大概是我太用力了,碰疼了曦臣的伤口,我赶紧松开他,问:“是不是我碰疼你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怕你会突然消失了……”

  他摇摇头,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无事,调息几日便会痊愈。倒是你,怎么来了?”

  我抹去了脸上的泪,眼睛片刻不离地看着他,哀怨道:“说好的每日给我传信蝶,你突然断了消息我能不急吗?况且……云深不知处被烧这么大的事,大街上……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

  说到云深不知处,曦臣的眼睛明显黯淡了下来,他说:“云深不知处……怎么样了?”

  “不知。我一出洛阳便跟着忆云的指引来寻你,还未去姑苏。但是你放心,蓝先生和忘机没有性命之忧……曦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温旭带人围剿云深不知处,危急关头,叔父为了护我,让我带着古籍逃出云深不知处,他说‘藏书不绝,家主不死,姑苏蓝氏不灭。’他让我逃离云深不知处,自己留在了那里……”

  曦臣的声音已经哽咽,再这么说下去,只怕曦臣会更加承受不住,不能再让他回想云深不知处了。我立刻转移了话题,问:“那后来呢?你和孟公子是怎么遇到的?”

  他止住了些悲伤,说:“后来我一路逃去,但也受了重伤。而阿瑶被聂宗主逐出不净世,他要来姑苏寻我,我们便在半路上遇到了。是阿瑶救了我,给我渡了灵力,止住了我的伤,又找了这个山洞暂居,我才不至于曝尸荒野。”

  一时间,感谢的话,伤心的话全都堆在心口说不出来,半晌,我才缓过神,压住心中的闷痛说:“孟公子,谢谢你。”

  “元姑娘不必言谢,泽芜君曾相助于我,我一直记得这份恩情,如今,不过也是报恩而已。”孟公子笑着,露出两个梨涡。我也曾见他笑过多次,只是这次,却无一丝假意,是发自内心的笑。

  “咳咳,咳咳咳。”曦臣突然不停激烈地咳起来,刹那间,他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阖上眼,晕倒在我的肩膀上。

  “曦臣?曦臣!”我瞬间慌了,曦臣不是已经醒了吗?怎么会这样?一旁的孟公子上前来,把了把脉,一脸凝重地说:“怎么会这么快?”

  “什么这么快?你瞒着我们什么?”

  “元姑娘不要误会。是泽芜君,他中了毒,之前我一直用灵力和药材抑制着他体内毒性蔓延,本以为还能再争取些时日,但……毒性突然发作了……”

  “此为何毒?可有解?”

  孟公子摇摇头,说:“这是温氏的毒,只有温氏才可能有人能解。”

  “那……那该怎么办?”我看着曦臣略微发紫的嘴唇,心里就像是蚂蚁在热锅上爬一般,突然,我想起了一种仙药——锁魄丹,它能锁住人的魂魄,也能抑制毒性的发作。对!只要有锁魄丹,我就能拖延时间找医师来为曦臣清毒!

  “孟公子,请你照顾好曦臣,我去药坊看有没有锁魄丹。”

  “好,元姑娘放心即可。”

  我下山一家一家药坊地寻,寻了整整一下午,所有的药坊都说没有。

  到了最后一家药坊,我怀着最后的希望问了老板,可答案还是一样。

  “姑娘,这锁魄丹怎会是凡物啊,这恐怕只有显著的仙门世家才会有啊,像我们这种小药坊怎么会有呢?”

  元氏的无霭境就有,可是从这里到洛阳要起码两天的路程,曦臣怎么撑得过两天……

  我失魂落魄地走出药坊,现在如何是好?没有锁魄丹,曦臣恐难撑下来,可锁魄丹也非易得,如今也不可暴露身份,我与其他仙门皆不熟,怎么可能求到锁魄丹?

  我徘徊在大街上,夜色将近了,药坊也都关了门。不行!就算是要给他渡灵力续命我也要救他,他不能就这么死去,他还寄托着蓝氏的希望,他……还没有娶我……

  正出神地想着,我突然撞到了一个人,在短暂的反应过后,我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身旁那人也十分亲切地问道:“我无事,姑娘你怎么样?”

  我抬头看去,见眼前是一位白衣飘然的公子,身负一柄长剑,手持拂尘,身长玉立,如一笔清风明月来。他身旁是一位一身黑衣道袍的公子,面容清俊,亦持一柄拂尘,与白衣公子不同的是,他举手投足间尽给人一种清傲之气。

  “我……无事。”

  白衣公子说:“适才见姑娘一连进了几家药坊,但都未拿什么东西出来,姑娘要的药材,是否在这里寻不到?”

  我犹豫了一下,但见他们都有佩剑,应该也是修士,问问总有些希望。

  “我在寻锁魄丹,只是寻常药坊皆无此物。”

  白衣公子一惊,与黑衣公子相视一眼,转而对我说:“姑娘要寻锁魄丹?姑娘也是修道之人?”

  我点点头,说:“只是我灵力不高,寻常不佩剑。在下洛阳元氏元笙玥,不知二位是?”

  二位公子皆作揖,白衣公子道:“在下晓星尘,师承抱山散人。”黑衣公子道:“在下宋岚,字子琛,师承白雪阁。”

  晓星尘……宋子琛……是了,我听哥哥说过,清风明月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他二人是好友,惩恶扬善,从不求回报,高洁如斯。

  白衣公子一笑:“原来是元姑娘,早闻元姑娘琴术了得,今日终得一见。只是姑娘本该身处洛阳,为何会在夷陵?”

  “我……是来寻人的。”

  黑衣公子道:“姑娘刚才说,要寻锁魄丹?可是要救什么人?”

  我压低声音说:“是姑苏蓝氏宗主蓝曦臣,他受了重伤,还中了温氏的毒,他……”我已经哽咽起来,不忍再往下说去。

  “元姑娘不必惊慌,我有锁魄丹。”晓星尘一笑,解开腰间的锦囊,拿出一个小白瓶,道:“这是家师所炼,在我下山前给我的,在下还通些医术,不若元姑娘带我们前去,为泽芜君看看?”

  我接过小白瓶,揭开盖子闻了闻那丹药的味道。是锁魄丹!真的是锁魄丹!可是,他们能相信吗?虽说传言是那样说的,但我还是不确定他们是敌是友啊。

  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们,宋岚一眼便看破了我的心思,道:“元姑娘放心即可,我与令尊也有些交集。姑娘若不信,可传信蝶于元宗主,便知我二人所言是否属实。”

  洛阳元氏的信蝶几乎是机密,若非信任之人不可告与。这位宋岚道长连信蝶都知道,那应该可以相信。

  “不必了,我相信二位公子。但时间紧急,还请二位随我去救人!”

  我带他们上了山。进入洞穴后,我见曦臣还是躺在那里不省人事,心又被揪了一下。孟瑶见我后面跟着两个陌生人,伸手护住曦臣,道:“元姑娘,这是什么人?”

  “孟公子放心,他们可以相信,”说着便向他介绍晓星尘和宋岚。孟公子才想到就是他们捉住了薛洋,让师兄他们送到不净世。

  我走近曦臣,取出瓶中的锁魄丹,放入他口中,拿了旁边采好的露水让他和着服下。一旁宋子琛也走来为曦臣输了些灵力。

  “晓道长,请你为他看看。”

  晓星尘点点头,走近来为曦臣诊脉,只是,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惊慌。

  片刻诊必后,晓星尘站起来,有言却难说的样子。

  我说:“道长,请外面说。”

举报

作者感言

瑶醉

瑶醉

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收藏和推荐票!

2021-08-10 22: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