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散离人(四)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瑶醉 2298 2021.08.11 17:20

  山洞外,夜色已降,星辰漫天。

  “道长,曦臣他……如何了?”

  “元姑娘,泽芜君的外伤并不要紧,但温氏之毒尚来凶猛,此刻泽芜君体内温毒与灵力皆霸道四溢,冲撞着他的灵元,且……”他皱了皱眉,接着说,“他的伤也伤及了金丹,虽不至消散,但也有所损伤。这样的伤,我也无能为力。”

  冲撞灵元……伤及金丹……这样重的伤,怕是连温情都难以医治,更何况晓星尘也并非专攻医术。无能为力,也是常理。只是……曦臣……

  我憋住眼泪,晓星尘又言:“我救不了,但我知道有一个人也许可以。”

  我像抓住一根稻草般,眼中迸出一丝亮光:“谁?”

  “我师尊,抱山散人。”

  抱山散人,传说中活了百余年修炼成仙的仙人,隐居于夷陵某处,只是无人找到过她。

  “明日我带你们去见师尊,若她能救,一定会出手。”

  我躬身向晓星尘再一揖,激动地说:“多谢道长!道长相救之情,元笙玥定铭记于心!”

  他扶起我作揖的胳膊,说:“不必言谢。我下山本就是要济苍生、修世道,若能救泽芜君,也是一桩功德。”这时,洞穴里传来一阵虚弱的咳嗽声,晓星尘说:“锁魄丹起效了,泽芜君马上便可醒转。”

  我立刻跑进山洞,跪在他身边,等他醒来。等到他的睫毛轻颤,等到那双布满星辰的眼睛再次睁开,我死死攥着他的手,说:“曦臣,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我。”

  “想到你便醒了,”他微微笑着,注意到了晓星尘和宋子琛,问:“这二位是?”

  我松开他,抹了抹眼泪,说:“这位是晓星尘道长,这位是宋子琛道长。是他们救了你。”

  曦臣撑着身下的石板坐起,向他们作揖道:“多谢,此恩无以为报。”

  宋子琛说:“泽芜君言重了,我们只是救了该救的人,蓝氏不能没有你。”

  “曦臣,你身上的毒还未解,但是明日晓星尘道长会带我们去见抱山散人,她会解你的毒!”

  “是,泽芜君今日休息即可,明日天亮我们便启程。如今,我与子琛先下山了。”晓星尘说。

  孟瑶送他们下山去,我就让曦臣再躺下来,以免毒性再蔓延。我趴在胳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曦臣,曦臣说:“怎么这么看着我?”

  我调皮了一下,说:“不这么看着你,你丢了怎么办?而且,你说好的娶我还没娶呢,你要是再丢了,我去哪里找我的夫君?”

  “那,夫君就一直待在你身边。”曦臣笑了笑,向洞口看去。我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却未看到什么。

  “你在看什么?”

  “看外面的星星,”曦臣答道,“今天的星星很多,很亮呢。”他再次坐起来,看着我,对我说:“阿玥,我们成亲吧!”

  我惊讶地看着他。

  “嗯?”

  他看着我说:“说好要去求亲,我却没能守信。今日在此,以天地为证,星月为媒,万物为宾。我们就在此拜天地。”

  他眼中秋波阵阵荡漾,惊起我心中已静的湖,激起阵阵不断的涟漪,心头已然欢呼雀跃,仿佛一阵春风吹过,吹开了那片玉兰,吹开了那片冰牡丹。

  我绽开一个笑颜,道:“君愿即我愿。”

  曦臣执着我的手,与我走向洞穴的洞口,彼时我才发现,原来这山中的夜景竟可如此之美。最美不过如今的四月天,芍药桃花齐放,压过人间无数,流萤飞舞只似星海,引得花儿笑。

  我与他面向夜色跪下,他说:“苍天于上,大地于下,今证我蓝曦臣与元笙玥之情。我二人于今结为夫妇,三生有幸得妻如此,今生与卿白首不离。天老情未绝,海枯念不断。往后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苍天有证,今我元笙玥与蓝曦臣结为夫妇。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地不可绝我之情,日月羡我与君之意。任世事千转无常,念君之心世世不变。愿与君长思,愿与君长守,与君永偕,与君白首。”

  一拜天,拜得天地之灵气,情与天长寿;二拜地,拜得日月之生灵,情与地长留;三拜夫妻,拜得一生之所爱,情传万世不灭。

  “阿玥,我定会补给你一个婚礼。”

  “我记住了,我等着。”

  旦日,晓星尘来寻我们。见宋子琛未来,我问:“道长,宋道长他……”

  “哦,子琛他先去下一座城了,我们在那里汇合,我先带你们去找我师尊。”晓星尘答道。

  正要走,孟瑶说:“泽芜君,元姑娘,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阿瑶,那你要去何处?”曦臣问。

  “去做一些事,往后总会帮到你的。”孟瑶一笑,露出了两个酒窝。

  “那诸事小心。”曦臣说。

  “好。”

  晓星尘带我们去了夷陵最高的山,但那山上却空无一物,哪里有抱山散人的隐居之所呢?

  我正奇怪呢,晓星尘转过头来对我们说:“不知二位是否能御剑?”

  我虽灵力低微,但御剑这种基本功还是会的,自然可以御剑。只是一晚过去,曦臣服下的锁魄丹药效也快尽了,怕是不能再动用灵力了。

  我问:“道长,我能否御剑载他?锁魄丹药效将尽,我怕他不能用灵力。”

  “自然可以。那便请元姑娘御剑随我来。”

  我念了诀后,与曦臣一同御剑随晓星尘而去,我们一直都在往上升,高到甚至于穿过了一层极厚的云,但,晓星尘却停下了。他催动灵力,一掌击向脚下的云。

  嗯?为什么要击云?灵力波动不会穿过云层继续向下吗?然而事实证明的确不会再向下。他那一掌击中云后,云层上出现了一个法阵,待法阵消失后,晓星尘竟从剑上一跃而下,却也没有穿过云层,而是稳当地站在了云上。

  “元姑娘,可以下来了,放心,这片云是不会踏穿的。”

  虽然他那么说,但我还是很害怕,我试着脚尖踩了踩云,在确定它不会塌之后,我踏在云上,将曦臣扶下了剑。曦臣已经几乎再度陷入昏迷了,不能再拖了。

  我问:“道长,这里不就是一片云海吗?抱山散人在哪里?”

  晓星尘一笑,说:“元姑娘莫急,马上就可看到了。”说着,他用霜华剑划破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催动灵力将一滴血化为了一个血珠,阖目念了一串咒语,最后睁眼将那个血珠推向前方的云雾中。

  “现!”一字之间,眼前的那云雾便尽数散去,封印的法阵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极像云深不知处,但又少了许多严肃的楼宇。

  晓星尘走近我们,搀着曦臣的另一边,说:“元姑娘,师尊就在里面。事不宜迟,我们快走。”

  “好。”

举报

作者感言

瑶醉

瑶醉

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收藏和推荐票!

2021-08-11 17: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