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散离人(一)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瑶醉 2261 2021.08.08 17:52

  “阿爹,阿娘!我们回来啦!”一进无霭境的大门,我便甩开哥哥向正在门口守候的阿爹阿娘奔去。

  “好了好了,我的阿玥可算是回来了。你这一走就是三个月,也不和阿娘传信,阿娘可急坏了。”阿娘拉着我的手,满是慈爱地说。

  “三个月不见,阿玥撒娇的本领倒是见长。不知道灵力有没有长进啊?”阿爹捋着他的胡子道。

  我鼓了一下嘴,说:“有,当然有!我可是练成了自己的灵器呢!”说着拔下忆云,幻化成笛,说,“而且它现在是一品灵器,认主的那种哦!”

  阿爹赞许地点点头,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说: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啊!

  哥哥在一旁安静了许久,不过,有道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果然,哥哥再一说话,就说出了一句十分有重量的话:“阿玥这次不只是灵力见长,还带回来一个好消息呢!”

  “快说,什么消息这么神神秘秘的?”阿娘急着问道。

  “阿爹、阿娘,曾经救阿玥的那个公子你们还记得吧?其实他呀,是姑苏蓝氏家主泽芜君蓝曦臣。而且,他马上就成你们的女婿啦!”

  “真的?”阿爹满脸惊喜地看向我。

  我红着脸点点头,说:“是真的,他说过两日处理完蓝氏的事情便与蓝先生一同来无霭境求亲。”

  “好!你这个如意郎君为父很是喜欢啊!”阿爹高兴的合不拢嘴,一挥袖道:“吩咐设宴,庆我儿女归来,众弟子休息两日以贺!”

  随后的几日,我是无比的开心。既可以休息不必修行,也可以每日与曦臣传信蝶交谈,可谓不亦乐乎。

  我常一个人在亭中抚琴,有时也并不弹出声,只是把手拂在琴弦之上,痴痴地想着他,呆呆地笑着。阿爹和哥哥总笑我,说我一坠入情网就钻不出来了,而阿娘却是十分理解我,对我说:“阿玥,无事,想便是想,不用遮遮掩掩的。想当初呀,阿娘也这么想过你爹呢!”

  我笑着回道:“对啊,阿爹和阿娘最恩爱啦!”随后想了想伯父他们,叹叹气道:“唉,只是伯父和伯母……堂姐传信说,师兄偷偷出去夜猎,堂兄也出去寻他,伯父伯母因为这件事吵了起来,伯母还因为师兄搞砸了她和金子轩的婚事而对师兄又多了一层厌恶。她现在也是愁得很呢。”

  阿娘抚着我的头,语重心长地说:“阿玥,你伯父和伯母是原本没有感情而联姻的,争吵当然会是常态。旁人的恩多怨多我们总是说不清谁对谁错的,自己得以美满便是自己的圆满。只要自己满足就好。”

  看着阿娘离去的背影,我想:真的是这样吗?不管谁圆满,总有别人会有缺失,世上的圆满,从不是绝对的。一个人的圆满,也绝不是所有人的圆满。有得必有失,这是永远不变的。

  一连许多日过去了,我听说了修真界的大变化:什么莳花女身亡啊,大梵山的噬魂天女被封印啊,栎阳常氏灭门、作案之人薛洋被擒获啊,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温晁带人攻打清河聂氏不净世,薛洋逃脱,清河聂氏副使孟瑶被逐出不净世。

  这孟瑶也是可怜,本是金光善宗主的私生子,去金麟台认亲结果被踹下金麟台,聂宗主收留他,但现在又把他逐出聂氏,那他还能去哪儿呢?我曾在拜师礼上见过他一面,看他并不像恶人。看来也并非努力就会有相对应的回报吧。

  我几乎每日与曦臣传信,只是他白日里总是忙,所以我们常在夜色浓重时才会互传信蝶。

  “曦臣,每日累吗?有没有用兰含宁香呢?有些时日未见你了,我很想你。”

  “阿玥,云深不知处一切都好。兰含宁香却非凡品,这几日我一直用着,睡得很安稳。只是不见你,总会牵挂。”

  “那你用完就告诉我,我做好便给你。”

  “好。阿玥,叔父让你好好背家规呢,往后在云深不知处,万一在叔父面前犯了什么错,他是会罚你的。”

  “知道了嘛,可是那么多怎么记得住啊?嗯……就算我犯错了,也有你救我嘛,嘻嘻。”

  “用心即可,我信你能记住。”

  “那好吧,我好好背就是了。”

  “大概再有十日,我便会去无霭境了,你且等着我。”

  “好,我等你来。”

  信蝶停在我的指尖,记下了我的声音,我走到窗边挥手看它飞起远去,飞往远方的云深不知处。在浓浓夜色中,我拿起忆云,吹起他曾教我的清心音,一时,牡丹摇曳,湖起涟漪。

  晨曦见卿亦作臣,笙歌无玥亦失声。

  纵然相隔千里,一笛一蝶便可遥寄相思。

  然第二日岐山温氏便派人来,说各大世家至少要选出一名内门亲传弟子前往岐山听训,不得有误,否则温氏便派人来请。

  说是听训,不就是去当人质吗?说是来请,不就是来抓人吗?

  阿爹恼地一拍案道:“温氏如此不仁,祸害众生,与各仙门世家相抗,这次竟强制听训!真是岂有此理!”

  “阿爹,我去即可。”

  我循声看去,只见哥哥一脸严肃地走进厅来,说:“阿玥灵力尚低,万一温氏有什么动作,她定应对不了,我去即可,你们放心便好。”

  阿娘说:“不管你们谁去我们都不放心啊,温氏残暴不仁,你这一去……怕是凶多吉少……”

  “无事,我总能保全自己的,我会回来的。”哥哥笑笑说。

  哥哥三日后去听训,只是不知为何,曦臣这三日却未给我传回过信蝶。难道是他这几日太忙了吗?

  三日后,哥哥启程,将哥哥送离渡口后,我和阿娘相伴回无霭境。走在洛阳的街上,方知我错过了多少热闹,连酒肆茶坊都是满满当当的,我听着那些人说着世间百态,说着近来的奇事。

  一个人饮下一杯酒,和他旁边的人说:“哎,你听说了吗?岐山温氏已经开始动手了。”

  “听说了,仙督温若寒长子温旭,一把火把云深不知处烧了。”

  我一下待在原地动弹不得,把云深不知处烧了?怎么会这样……烧了……那曦臣呢?曦臣怎么样?我冲过去问那人:“那蓝宗主呢?他怎么样?”

  那人叹叹气说:“姑娘有所不知,蓝先生重伤,蓝二公子被打断了腿,送去岐山不夜天听训了,至于蓝宗主……他早不知身在何处了,也不知是死是活了。”

  不知身在何处……不知是死是活……我眼前蓦地一黑,五内似是被烈火焚烧般疼痛,胸口仿佛被剜去了一块肉,四肢百骸皆痛了起来,痛的我再抑制不住涌上喉头的腥甜。我吐出了满口的鲜血,不省人事。

举报

作者感言

瑶醉

瑶醉

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收藏和推荐票!   今日份难题:没有收到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怎么办?

2021-08-08 17: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