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月圆意(二)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瑶醉 2658 2021.08.06 20:03

  “对了曦臣,你拒绝了金氏,蓝老先生有问你原因吗?”

  曦臣悄悄说:“我已经向叔父解释过原委了。叔父很喜欢你,对你的印象也不错。”

  我的脸上升起两朵丹霞,说:“你怎么都和蓝老先生说的这么明白了呀?”

  “叔父的意思是,等到听学结束后,你也到了及笄之年,到了成婚的年龄,那时他便去无霭境提亲。”

  这个消息真的是……太惊喜了!真不敢相信蓝先生那么古板的小老头竟然能接受我!还答应去提亲!这两日的心情反差太大,我竟有些手足无措了。

  “好,那我就等着那一日!”

  “再过几日便是上元节,不用听学,你可以先不急着修炼了,也可好好放松一下。”

  真好,又能玩了!

  之后我回到住处,和哥哥一起把师兄、堂兄、堂姐都叫来,我和堂姐下厨,好好庆祝了一番。

  师兄惋惜地说:“这么好的时光,可惜没有酒。要是有天子笑就好了。”

  哥哥说:“得了吧你,再喝又被蓝忘机逮住,你可又要挨板子了。”

  “就是,我屁股现在还疼着呢。”堂兄说着心有余悸地摸了摸屁股。

  “诶,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挨得可比你多了,我那可是三百下,你才五十下。”师兄反驳道。

  堂兄说:“你怎么不说你还泡冷泉疗伤了。而且泡个冷泉还泡丢了,我们还找了你许久呢,你都不知道我……我姐多着急。”

  哥哥附和到:“就是嘛阿羡。不过第一天刚找你一天,第二天就找了阿玥一晚上,你们呀,真是能给我们找事。”

  我瞪了哥哥一眼,哥哥瞬间闭嘴了。师兄又说:“诶,元念,你小心我告诉泽芜君你也偷喝酒啊,我那日可是看见阿玥也买了天子笑的,指定是给你喝了!”

  哥哥正要还嘴,堂姐说:“好了,你们还有完没完啊?你们啊,都这么能闹腾,再不吃饭,菜都要凉了。”

  “嗯,吃饭吃饭。咱们以茶代酒,预祝阿玥与泽芜君有情人终成眷属!”堂兄举杯道。

  在一片祝愿声中,大家一同干了一杯茶。那一日,星空中高挂着一轮圆月。也许,这便是对我最好的圆满。不苛求过多,珍惜眼前人便好。

  我回到住处,取下发髻上的白玉簪,手掌变幻间,它便化作一支白玉笛横在我的手中。我能感受得到流转在玉笛中的灵力,清澈而又明亮。

  我轻轻吹动玉笛,便见笛中灵力渐渐涌出,我将自己剩余的灵力与它融合,灵丝翻涌间,玉笛周身闪过一道白光,完成了它对我的认主。往后除了我认可的人,其余人是不能用它的。这几日白玉簪也是“颠沛流离”,这一场认主来的也着实不易。

  我采集了些做灯的材料,准备做一盏牡丹灯,这是为我自己做的,因为明天不仅仅是上元节,也是我的生辰,所以我想要给自己做一盏“许愿灯”。这是我们洛阳元氏的传统,每每到生辰时,一定要自己亲手做一盏灯,放灯时许愿,愿望就一定会实现。做好灯后,我把它放在床头,等着明日生辰和哥哥他们一起放灯。

  第二天午时,我与哥哥他们一起聚了聚,之后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传来一阵琴声,是谁在弹琴?

  一开门,便见曦臣在我院中摆了琴在弹。原来是曦臣,不过曦臣今天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今天要过上元节不修炼了吗?

  曦臣也注意到了我,一挥袖便将琴收在囊中,说:“阿玥,你醒了。”

  “嗯,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今天去放灯吗?”

  “对啊,是要放灯。不过,你不是去与元公子他们放灯,他们是去山边放灯,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他笑着说。

  “什么地方?”

  “到了你便知,只是在这之前你不能看见。”说着拿出一条布条,蒙住了我的眼睛。

  一路上都是曦臣拉着我的手走着,我虽然看不见,而且曦臣也绕了许多路,但凭着我对云深不知处的了解,曦臣应该带我去了雅室,不过这么神秘干什么?

  突然,曦臣停下来,解去蒙在我眼前的布条,说:“阿玥,我们到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可还喜欢?”

  一定是到雅室了嘛!我信心满满地睁开眼,却不敢相信自己处于雅室之中。

  这里真的是雅室吗?原来走了那么久,天都已经黑了。眼前是一片的晶莹剔透,原本只有些绿叶的树上现在竟遍布着晶莹剔透的用冰雕成的牡丹,再细细地闻,还有一丝幽幽的暗香。萤火虫翩翩飞过,时而停留在那些冰牡丹上,映得焕发出点点光亮。夜空中遍布着星辰,个个耀眼至极,那深蓝色的天空上还有许多灯——是世家子弟们在放灯。那些灯与星辰交相辉映,照映在冰牡丹上,宛若星海闪烁流动在花瓣间。

  “这里好漂亮!曦臣,这都是你做的吗?”我震撼地问。

  他笑着微微颔首。

  “你是怎么做到的?冰牡丹怎么还有香味?”

  “我前些日子学着制了些香,把屋旁的溪水引过来之后,加入香粉,就有了香味,再用灵力把水冻成冰,一朵朵雕成牡丹的样子,”他停了一下,说,“你之前说喜欢牡丹灯,可是我做了好多次都没做成,所以才想了这个法子。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我不住地点着头,说:“喜欢喜欢,这些真的很漂亮!只是,做成这么多冰牡丹,你又耗费了不少灵力吧?”

  “只要能换来你笑,这些灵力又算得了什么。今日是你的生辰,最好的我都应该给你。”曦臣说。

  我有些吃惊。前几日变故太多,连我自己都差点忘了今天是我的生辰:“你怎么知道今日是我的生辰?”

  他用指节刮了刮我的鼻子,说:“你第一次来雅室时,我们聊天的时候你亲口说的,怎么忘地这么快?”

  哦,好像是呢,那天说的有些多了,我都记不得什么说过什么没说过了。嗯?不对,生辰……我的灯!我还没放灯!

  我赶紧说:“曦臣,我忘记放灯了,我们洛阳元氏的人过生辰一定要放自己亲手做的灯,可是我的灯还在住处,我现在回去拿!”说着转头便欲离去。

  曦臣拦住我,说:“别着急,你不是拿着白玉簪吗?它是你的灵器,你可以以意念控制它回去给你把灯带来。”

  “灵器还能意念控制着动?”

  “嗯,我教你,”说着他便坐在一旁,给我演示着,“你随我一起做。”

  “灵力俱于灵府,闭上眼睛,集中精力控制着灵器去你想让它去的地方。”

  我依着曦臣的话做,当我集中精力时,我虽闭着眼睛,却看到了白玉簪面前的景象。我再集中注意控制着它向我的住处去,到了之后,让它挑起牡丹灯,返回了雅室。

  再等我睁开眼睛,我便看到它已经把牡丹灯带到了我的面前。

  “太不可思议了。我做到了!曦臣,我做到了!”

  曦臣笑着拾起白玉簪,递给我说:“它现在可不仅仅是一个簪子,身为灵器的主人,阿玥,你不给它取个名字吗?”

  “嗯……是该取个名字了……”我苦思冥想了好久,灵光乍现道:“有了,不若就叫‘忆云’吧!好让我时时刻刻不管身处何地都能回忆这段在云深不知处的时光。”

  “好,就叫忆云。”

  我们一起放了那盏牡丹灯,也许下了各自的愿望。不知道曦臣的愿望是什么呢?虽然很想知道,但我也不追问,因为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嘛!不过应该和我的差不多吧!

  愿与汝长守,愿与汝白头。

  若能实现这个愿望,那么此生也无憾了!

  我与他依偎坐在阶前,一晚未眠,就算有时候我们都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因为我们彼此清楚地知道,我们彼此就在身边,这便是最好的时光。

举报

作者感言

瑶醉

瑶醉

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收藏和推荐票!

2021-08-06 20: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