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散离人(五)

陈情令之笙歌如玥 瑶醉 2452 2021.08.12 19:23

  走近这座楼宇,才意识到何谓仙境。虽然这里与云深不知处极像,但少了许多严肃,更多了一丝仙意。此处的屋檐皆是琉璃脆瓦,脚下云烟缭绕,只能隐约看得到脚下的阶梯。

  晓星尘带我们走近一屋,只是那门未开。晓星尘作揖躬身道:“师尊,徒儿回来请师尊救一人。”

  “进来罢。”

  门内传来一个女声,沉静而极富掌控力,让人不自觉地按着她的话做。而那门竟也应声开了。

  我与晓星尘扶着曦臣进了那间屋,只见主座之上的女子正阖目坐禅,白衣白冠,只若仙子般飘逸。这便是抱山散人?看着好生年轻,谁又能想到她早过百岁。

  她睁开了双眼,打量了我们一遍。只是她在看到曦臣时,大约注意到了他的抹额,神色不由得变了些。

  她看着曦臣,问道:“这是何人?”

  晓星尘说:“师尊,这是姑苏蓝氏宗主蓝曦臣。云深不知处被烧,他也身受重伤,中了温氏的毒,且伤及金丹。弟子恳请师尊相救。”

  “蓝氏的人……”抱山散人一笑,道,“是她的后代。兜兜转转百年,还是与她脱不了干系。”

  她的后代?她是谁?

  我正想着,抱山散人看向了我,问道:“你是何人?”

  因为扶着曦臣不便作揖,我便向她微微垂首道:“晚辈洛阳元氏元笙玥,是……是他的未婚之妻。”说罢,我看了看曦臣。

  “原来如此……云深不知处被烧,阴铁是否重新现世了?”

  阴铁是什么?我正云里雾里地想着,一旁晓星尘说:“正是。温氏家主温若寒欲重聚阴铁碎片炼成阴铁控制玄门各家。蓝氏……因未交出阴铁而受灭门之灾。”

  “既如此,她也应该不在了。”说到这里,抱山散人的脸上竟有一丝神伤。

  我问:“敢问前辈,您口中的‘她’,是谁?”

  “她是蓝氏的唯一一任女家主,蓝翼,也是我的挚友,蓝氏的弦杀术便是她所创。可是她太骄傲了,蓝氏后山的寒潭洞封着一块阴铁,由蓝氏世代相护。蓝翼想要利用阴铁强大的力量,于是解封了阴铁。但她根本控制不了阴铁,遂她付出了代价。”

  “什么代价?”

  “以自己全部的生命和灵力维系阴铁的封印,若有一日封印解除了,那便是她元神消散了。她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她静了许久,又说:“百年前我未能帮到她,若此时能救她的后人,也算无愧我们这段友情。”

  这么说,曦臣有救了!感谢蓝翼宗主,多亏了她这一层关系,抱山散人才能答应地如此爽快。

  “星尘,出去守着。”抱山散人说。

  “是,师尊。”

  等晓星尘出去后,抱山散人从禅座上下来,走近曦臣,探了探他的伤势。但另我未想到的是,她皱住了眉,说:“怎么伤地如此重?他此刻毒性与灵力在体内冲撞着,伤及金丹。我能去除他体内的毒素,但我恢复不了他的金丹。”

  “他的金丹……如何了?”我忐忑地问。

  抱山散人摇摇头:“今后恐难用剑。”

  不能用剑……他怎么能不能用剑呢?他是修士,他是家主啊,他还要重建云深不知处,还要找温氏报仇,怎么能不能用剑?

  “前辈,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一个办法,只是有些代价。”她看了看我说。

  “什么办法?只要能救他,怎样都可以!”

  “他伤了金丹,便用金丹来补,不需要另一个金丹的全部,但也会消耗一半。”

  金丹……我有没有都一样吧?反正我不通剑术,若能换回一个灵力甚高之人,能换回我的曦臣,我也甘愿。

  我咬咬牙道:“前辈,用我的金丹。”

  “你……决定了吗?若如此,你以后便几乎不能用剑了。”

  我点点头,说:“我无所谓,但他不行,他必须要痊愈。还请前辈相助!”

  她笑了:“百年来我未见过如此痴情的修道之人,竟连自己的金丹都可以不要。你既有如此决心,我又如何能拒绝。你且扶他坐好,我为他驱毒,你就此时将你的一半金丹化作元灵注入他体内。”

  “好。”

  我看着面前这个人,他是我的爱人,是我的夫君,是我最牵挂之人,若能换回他,就算是搭上性命我也愿意。

  我感受着自己体内那颗金丹,它并不充沛着灵力,但却随了我七年。我将体内灵力化为尖刃,刺向那颗金丹。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它前所未有的排斥,刹那间,体内的灵力猛烈地翻涌着,而下一刻,我便将金丹分为了两半。

  那是撕心裂肺的疼。我感受到翻涌着的灵力渐渐平息,平息,最后甚至我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我将一半的金丹揉碎,化为我的元灵,最后再感受了一番它的汹涌,便将它推入曦臣体内,修复了他的金丹,与它融为一体。与此同时,抱山散人施法祛除了曦臣体内的毒素。

  “噗……”曦臣吐出一口乌黑的血,而我也看到了他嘴唇上的乌紫色尽数褪去,只是,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扶他了。

  我与他齐齐倒在一片云雾中,我抚上他的脸,笑了。你就快醒了,真好。

  抱山散人起身,递给我一串带有一个血红色珠子的流苏手链,说:“他已无碍,不要将这里告诉任何人。这珠子是我的一滴血,我知道你还会来,再来时,用它进来。”她一笑,如清风拂过,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话:“世人痴情人易老,一情却胜万事空。青丝千万,情丝不断……”

  我拿好那手链,我不知道她如何知道我还会来,但拿好它总不会有差错。

  片刻,晓星尘进来,扶起曦臣和我,说:“元姑娘,你可还好?”

  “还好,”我笑了笑,“只等他醒了。”

  等到曦臣再度醒来,他亦惊于眼前之景:“阿玥,这是何处?”

  “这是抱山散人的隐居之地,她为你驱了毒,你已经好了。”

  “那……前辈人呢?我还未向她道谢。”

  晓星尘说:“师尊已经走了,还请泽芜君不要打扰。我这便送你们回去。”

  回去……那岂不是又要御剑了?可我……

  “曦臣,你来御剑载我好吗?”我撑出一个虚弱的笑容道。

  “阿玥,怎么,你不能御剑吗?”

  “不是,我想让你载我而已,你就答应嘛!”我揪着他的衣袖道。

  “好,那你便抓紧我。”他笑着,拉起我的手走出了那座楼宇。

  我们一路御剑向下,我靠在曦臣的背上,紧紧抱着曦臣。

  我能感受到他金丹中存留着的我的元神,不过,不重要了,都不重要,只要他能活着,比什么都好。

  下山后,我们与晓星尘道别。他要与宋子琛一起去夜猎了,而我也同曦臣休整了两日。

  听说,岐山温氏的训话已经中止了,那哥哥也应该回去了吧?

  一日,我看到一只幻蓝色的信蝶在我面前的空中盘旋了许久,那是哥哥的信蝶,只是它迟迟不肯落下。看来没了这一半的金丹,我的元神也衰弱了些,连信蝶都认不出我了。

  许久,它落在我的指尖,我听到了哥哥的一句话:“阿玥,你在哪儿?快回来!无霭境……出事了……”

  刹那,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无霭境,怎么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瑶醉

瑶醉

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收藏和推荐票!

2021-08-12 19: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