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这样的福气我不要4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凤栖桐 2325 2019.07.12 20:32

  喧哗声越来越近,村子里的人都挤了过来。

  这个一句:“钱都这事做的不地道,你们放心,等他来了我们问问他,可不能当了官就不要糟糠。”

  那个一言:“这事不能这么算了,他说休了就休了啊,白叔,咱得闹腾,他就是当了官也得要好名声的吧,咱得让他把安宁好好的接回去。”

  安宁站在瓜田里低头垂眸。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大多数的人都觉得她就得跟着钱都,死皮赖脸的也得赖给钱都,要不然就是吃了大亏。

  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她除去钱都之外,其实再找不到好男人娶她的,离了钱都,她就只能孤独终老的。

  村子里的人都打着为她好的名义来指点她。

  然后还她领情,她如果不照着做就是不识好歹。

  可不就是么,白安宁的那一世就是这样。

  白安宁完全就是被那些为她好的言行给逼着跟钱都走的。

  白德胜听了这些话心里也有些不痛快。

  他看了看张月梅。

  张月梅叹了口气,一脸的愁苦:“算了,人家既然看不上我们家闺女,我们也不当那讨人嫌的,我们自己的闺女自己养。”

  “那可不成。”

  一个平素和张月梅关系还不错的中年妇女一插腰大声道:“没有平白便宜了姓钱的道理,你们也真是太好性了,照我说,钱都要是敢不要安宁,就告他去。”

  安宁抬头,没有胎记的那半边脸一片惨白,眼中满满都是愁苦哀伤:“大娘,这事……你们也都甭劝了,他既然休了我,我就打定了主意再不和他有牵连的,他自当他的官,我过我自己的日子,又何苦硬赶着讨人嫌呢,便是……便是他真的又接了我回家,可我能有什么好日子。”

  安宁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我,我这模样有几个能不嫌的,跟着钱都,他心里不定嫌弃的什么样子呢,面上瞧着不错,是个官太太,可内里过的苦不苦的,也只有自己心里知道。”

  她一边说,豆大泪珠子滚落下来。

  便是安宁半边脸都是红色胎记,猛的一瞧很丑陋,可是,她哭起来的时候,又是梨花带雨,弱不经风,真的很有一种楚楚动人的味道,让人不禁心生怜惜。

  好些人看安宁哭的这样伤心,忍不住跟着叹气。

  “也是,就算钱都真的把人接回去了,可这深宅大院的,他想怎么着谁又知道呢,万一……”

  万一把人冷着,或者搓磨的没了命谁又能帮着讨公道呢。

  只是这样的话太过不好听了,那人没说出来。

  “齐大非偶。”

  白德胜长叹着说了一句:“我们家就是平头百姓,钱家是当官的,比不得啊,我自己的闺女还是自己养吧,省的将来出什么糟心的事。”

  好些人听了这话也跟着点头。

  也是,和命比起来,那些荣华富贵什么的都是虚的。

  这边正议论纷纷呢,那厢钱都骑着高头大马就过来了。

  瓜田的路并不宽,钱都早早的下了马,把马交给随从,他自己穿着一身青色长袍缓步过来。

  要说起来,钱都长的也还行。

  他身材高挑,面目清俊,猛一看上去,倒是一个翩翩佳公子。

  可走近了一眼,就能瞧出他一双眼睛呈三角状,眼白多眼瞳少,而且鼻骨单薄,嘴唇更是薄的很,这样的面相最是忘恩负义的。

  安宁看了一眼就垂头走到瓜田中接着摘瓜。

  她并不想理会那个害了白安宁一世的渣男。

  只是钱都却很会做戏。

  他看到白德胜的时候一脸难过愧疚,几步过去扑通一声就是给白德胜跪下了:“拜见岳父大人。”

  白德胜赶紧去躲:“不敢当,你可不是我女婿了,这岳父大人还是休要胡叫的。”

  钱都立马拼命嗑头,一边嗑一边哭道:“是我的不是,都是我不对,那时候我因派官的事情心情不好,一气之下就和宁宁拌了几句嘴,分明知道她也委屈,却……却是只顾着自己难受,赌气之下就把她送了回来。”

  钱都哭喊着,说话时显的极为情真意切:“我原也抹不开面子,想着让宁宁和我服个软,可谁知道她性子这般刚强,这一个多月来我吃不下睡不着,又怕宁宁受委屈,又怕她想不开……”

  张月梅看钱都说的真的特别动情,忍不住去看白德胜。

  她见白德胜袖着手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心下一惊,赶紧退后几步。

  周围的人却相当的同情钱都。

  有好几个人都在帮着钱都说话,劝白德胜原谅钱都。

  还有几个小媳妇找安宁劝说,说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什么床头吵架床尾和什么的。

  安宁只是弯腰摘瓜,全当听不到。

  钱都那里还在哭:“当初是岳父不弃将宁宁嫁予我,如今我中了进士,原该对她更好,让她跟着我能享些福的,谁知,谁知……都是我不好,如今我就跪在这里,岳父要打要罚我都受着。”

  白德胜后退了一步,皱眉打量钱都。

  安宁却在这时候扔下手里的西瓜走了过去。

  她面色平静的看着钱都:“钱老爷,你也莫在这里为难我父亲了,我实话说与你听,我这长相原是不想成亲的,只是当初不愿叫父母为难才嫁了你,可自从嫁给你之后,我心里一直难受,每每看到钱老爷面目清俊,我这心里就越难堪,我知配不上你,早先便也想过和离的事情,只是我还未提出来,你就先休了我,倒也叫我如了愿,即已休弃,又何谈什么夫妻恩情,我一个小女子都能想得开,钱老爷一个大男人如何拿不起放不下呢,没的倒叫我小看了你。”

  呃?

  钱都抬头看着安宁。

  安宁这话堵的他倒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

  钱都来的时候都想好了,不管安宁怎么抱怨,他就哭泣认错,反正诚心摆出来了,实在不行就跪在瓜田里,安宁不答应复婚他就不起,他偏不信安宁拗得过他。

  可他万万没想到安宁没一句抱怨的,反倒是一直说配不上他,看到他就自惭形秽。

  这又要叫他怎么应对?

  安宁轻笑一声:“再者,我自认鄙陋,大字也不识得几个,很做不来官夫人的应酬那一套,没的耽误了钱老爷,倒不如咱们一别两宽,钱老爷再娶那能帮你的如花美眷,以后你日子过的和和美美的,我也放了心。”

  她心道才导呢,你以后必然杂事一堆,再无和美可言。

  钱都更说不来什么。

  他想说不嫌弃,安宁却也看出来了:“便是钱老爷不嫌弃我,我自己嫌弃自己,若是再跟着你,我只怕用不了多久便会想不开郁郁而终,钱老爷若还念些夫妻的情分,倒不如遂了我的意,叫我在自己家里过几年清静日子。”

  安宁这话的意思便是你要是想让我早死,那便要我跟你走。

  这话真是堵的钱都更加难堪。

  难道让他直言不讳的说不怕安宁早死,安宁死的越早他越高兴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