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无限流之至高神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酆都富商

无限流之至高神域 登上高楼 2305 2020.09.15 16:51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个看法,至少酆都的普通民众们还是看得大呼过瘾。

  不过站在高处的楚然很快发现了一件事情。

  那黑脸汉子的刀势虽然凶猛,看似是要取人性命的战法,但实际瞄准的却是白衣侠士身旁的空气。

  劈砍之间极有分寸,好像白衣侠士是件精美的瓷器,稍微擦碰便会支离破碎似的。

  而那白衣侠士每次腾空而起之时,则都会转头向着某个方向望去。

  虽然每次都只是一瞥便重又移开视线,但却瞒不过楚然的眼睛。

  假赛吗?楚然唇角微掀,顿时感觉事情变得有趣了几分,

  顺着白衣侠士的视线望去,楚然发现某个阁楼三层的雅座之上,一个穿着贵气的中年男人正在默默饮茶。

  几个明显是护卫的下人静立一旁。

  神奇的是,楚然居然认识此人。

  酆都富商陈晖虎,早年间是个小有名气的江湖帮派头目,专事那些介于白色与黑色之间的灰色产业。

  几年前,还曾被官府缉拿入狱,花了好大的价钱才把事情摆平,免了牢狱之灾。

  后来他金盆洗手,做了商人,成功将自己洗白。

  初到此地的楚然,自然不会曾与这陈晖虎有过交集,那就只能是【交流】系统传输进他脑海的信息。

  通常情况下端脑不会告知某个特定人物的信息,这次则应该算是特例了。

  直觉告诉他,这陈晖虎,没准会在此次的位面任务中扮演重要角色。

  看来这看似普通的江湖比武,其实里头还暗藏极深的门道。

  人群中有黑衣的男人双手各捧一个钱箱四下穿梭。

  每当他们从身旁经过的时候,不少民众便会争先恐后地取出铜板丢进其中一个钱箱。

  穿着体面些的就会丢进去些白花花的银子或是银票。

  他们是在押注,押黑脸汉子与白衣侠士的输赢。

  看上去大家都更加看好黑脸汉子一些。

  押注白衣侠士一枚铜板,便有机会赢三枚,而押注黑脸汉子,则只能赢一枚。

  有人在这上面输的倾家荡产,也有人赚的盆满钵满。

  陈晖虎就是那个赚的盆满钵满的人,确切来说,促成这场“江湖比武”的幕后之人就是他。

  他在外围开设盘口,收取赌金,然后操纵战局,愚昧民众们的钱财纷纷涌进他的腰包。

  终于,想必是赌金收的差不多了,陈晖虎端起白瓷茶杯,轻抿了一口。

  这显然是个信号,白衣侠士的攻击顿时凌厉了起来,手中长剑交错递出,招招都是向着黑脸汉子的要害而去。

  不消数息之间,黑脸汉子便“无力支撑”,被长剑架住了咽喉。

  围观的民众群中顿时响起了阵阵喝倒彩的声音,听得白衣侠士的脸上清白一片。

  稍微思索了一会儿,楚然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不过这些事情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既然要在酆都扬名,在众目睽睽之下打败强敌,显然是最佳的途径。

  于是他下楼,用巧劲挤开拥挤的人潮,踩着高台的边沿一跃而上。

  折扇一摆,袍衫一振,楚然傲然立于擂台的中央,出尘的身姿与俊秀的面庞吸引了一众小家碧玉心生痴恋。

  见楚然一步跃上高台,陈晖虎握杯的手轻轻一颤。

  “这小子是何人?”

  他的手下皱眉思索了片刻:“是生面孔,此前从未见过。”

  “那他来凑什么热闹?”

  手下轻蔑地笑笑:

  “大人不必多虑,看这年纪,想必就是个学了点三脚猫功夫,就想在江湖捞点名声的愣头青,碍不了事儿。”

  这一边,刚刚赢得一胜的白衣侠士也有些发懵,心说剧本里可没有这出啊。

  转头看向陈晖虎,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白衣侠士重新转向楚然,面色愈发不善了起来。

  “幽云宫瑜天阔,不知这位兄台姓甚名谁?”

  楚然心中了然。

  江湖切磋,讲究先礼后兵,自报家门是历来的规矩。

  这也是为了保险起见。

  若双方都是来自毫无关联的小门小派倒也罢了。

  万一有一方来自江湖名门,另一方下手之时就得多加分寸。

  既是要扬名,那就不能藏着掖着。

  “楚然,没有师承,不要废话了,赶紧开始吧。”

  楚然轻佻的话语激起了白衣侠士的怒火。

  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楚然在说谎。

  在这个时代,无门无派的江湖高手几乎是不存在的。

  原因无他,只有加入了某个门派并成为内门弟子,才能有机会接触到该门派的心法奥义。

  而心法,则是江湖人强大的根本。

  至于自己摸索心法之道,那简直就是扯淡,你以为你有挂吗?

  不过围观的民众可不知道剧本的存在。

  他们只看见有人想要挑战强大的瑜天阔,还是个气质如此出尘的俊雅公子。

  当下便有一阵新的叫好声猛烈爆发出来。

  于是黑衣人们重新抱着钱箱游走起来,新一轮的投注随之开始。

  “兄台小心了。”

  瑜天阔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身形前压,剑尖直逼楚然的心脏而去。

  楚然没有拔刀,这种级别的对方也不需要他拔刀。

  脚步一错,便躲过了瑜天阔的攻击。

  瑜天阔倒也不认为区区一击便能建功,当下便想飘然而退,另觅机会再攻。

  凭借幽云海阔心法,他对自己的轻功有着极高的自信。

  但他飞退的身影突然停滞在了半空,因为楚然如闲庭信步般探出手来,一把擒住了他的右腿。

  随手将折扇收起插在腰间,楚然冷冷一笑,骤然发力:“给我过来!”

  他以耕农锄地的手**起瑜天阔成圆,然后狠狠地砸在地上。

  瑜天阔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直接失去了意识。

  惊呼声顿时连成一片,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民众们甚至来不及下注。

  不过作为始作俑者的楚然也被吓了一跳。

  在他看来,瑜天阔也只是收收黑钱打打假赛而已,无论如何也罪不至死,可谁知道他如此不经打。

  于是赶忙俯身,探了探瑜天阔的鼻息。索性他只是晕了过去,并无大碍,楚然这才放下心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战胜幽云宫弟子,声望提升8,当前声望8(籍籍无名)。】

  只有8点吗?楚然咂了咂嘴,看来这个提升声望的任务并没有想象中这么简单。

  这时,又是一个壮硕汉子登上擂台,腰间缠着一对带尖刺的流星锤。

  这汉子本该在黑脸大汉之后登台,不想却被楚然捷足先登。

  不过没有关系,按照计划,瑜天阔本就该由他打败,就算对手换成了楚然也没有任何关系。

  这就是完整的剧本,没有告诉黑脸汉子也没有告诉瑜天阔,只有陈晖虎和宋石知道真相。

  之所以会这么安排,是因为陈晖虎太过了解民众的心思,知道如何调动他们的热情。

  在民众们眼中,幽云宫便是邪恶的一方,那么出自幽云宫的的瑜天阔自然也是邪恶的化身。

  而只要宋石能够正面击溃“邪恶”的瑜天阔,那便是正义战胜邪恶,皆大欢喜。

  同时,宋石也不会对瑜天阔有丝毫留手,必然会向瑜天阔施以严厉的制裁。

  反正是江湖切磋,刀剑无眼。

  既然敢上擂台便等若签下了生死状,即便是一不小心有个什么死伤,去到哪里报官都没用。

  可怜的瑜天阔绝对不会想到,楚然的横插一脚,反而救下了他的性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