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暗夜黎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暗夜黎明 清林 6908 2003.07.02 20:46

    “比尔,詹姆斯,你们看那边!快看!是霍梅露希族的人哪!我以前只从书本上看到过,真酷!橄榄绿的头巾把所有的头发都包起来,只露出发梢——和书上说的一模一样!”艾伦·瑞德对死党兴奋地朝不远处指点着。

  “艾伦,把手放下!这不是一种礼貌的行为!”比尔·怀特不满地皱眉。

  “就是!再说又没有人规定霍梅露希族的人不能到安奇路丝来求学。”詹姆斯·布莱克补充道。

  不远处两位霍梅露希族的女孩对周围好奇的目光反应不一:

  个子高的那个满脸黑线:“世界闻名的安奇路丝学府将来的学生就都是这种素质?”

  矮小些的女孩低垂着眼帘,安静地翻着手中那本厚重的《世界地理》的书页:“排队,报道,分宿舍,熟悉校园。这是我们今天所有的事,其他的我们什么也不用管。”

  “……”

  “嘿,比尔!看!这是我叔叔好不容易弄来的入学试成绩单。我打听清楚了,那个小个儿霍梅露希族人可是第一名!高一点的那个是124名,只比詹姆斯低了27名,也很厉害!”艾伦的注意力显然还没从两个霍梅露希族女孩身上移开,他拿着一个普通直尺大小的金属显示卡片,上面不断显现出各人的不同成绩和排名及相关备注。他停了一下,瞄了一眼正一脸好奇的比尔,有点不高兴地用魔杖在显示卡上点了点:“你也很好,看,在第三行,是211名。我就不行了,才529名。差太多了!”

  比尔笑着吸了吸鼻子:“一共是录取1300人。你得承认529小于二分之一的1300。”

  “哦,好吧。这听起来是个不错的理由。”艾伦笑道,虽然他知道这个排名不包括考试通过但不入学的人。

  消失了的詹姆斯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三瓶饮料:“我想我要是以后找不到工作,在安奇路丝附近开家食品杂货店也不错,生意会很好。比尔,香蕉味的里奇果汁已经没有了,苹果味的凑合着点。还有艾伦,薄荷味的。”

  艾伦一手接果汁,一手递显示板:“哪,入学成绩显示卡。”

  “不是说不允许排名的吗?”

  “是不允许公布排名。”艾伦纠正。

  “你哪来的?”詹姆斯怀疑这东西的可信度。

  “是我对我叔叔死缠烂打要过来的,不信算了!”一想起这家伙97名的成绩就气不打一处来。

  “看光泽好像是蓝金铜,挺高级的啊,应该是真的吧。”詹姆斯翻看显示板,扔出了这一句让艾伦和比尔绝倒的话。

  “詹姆斯,我想比起去当一位杂货店的老板,你更有成为鉴定师的天赋。”比尔打趣道。

  “谢谢。”詹姆斯低头看着显示卡上金色的文字,“我是……第97……586.5/700……这样算的话相当于……83.8%左右。”

  “不是吧,这你都要算出来!”艾伦张大嘴,语气夸张。比尔则见怪不怪地直摇头。

  “看看第一名是多少。”詹姆斯似乎乐此不疲,“第一……688/700……哇噻!98%还多!名字……丽瑞可·埃玛罗德·格林?古怪的名字。”

  “就是那边那个在看书的霍梅露希族人。”艾伦有些不耐烦地嘟哝,“这个时候都在看书,死都不会是第二名……”

  ※※※※※※

  安奇路丝无疑汇聚了世界各地的年轻精英。一般情况下,成绩好的人有天天睡觉的天才,也有天天抱着一摞书的勤奋努力的人。但在安奇路丝,只有天天抱着一摞书的勤奋努力的天才才不会被挤出同年段的上游,这绝对是一个残酷的现实。

  这里是明日社会精英的四大工厂之一,享誉世界。它在世界终极学府的各种排名榜上,一直与阿丹多姆学院角逐第一。

  安奇路丝没有统一的着装和服饰的要求,所以整所学校看起来更像一座年轻而富有活力的城市,事实上,它已经有近五百年的历史了。

  它的占地面积相当于一个国际大都市,目前仍在扩建,规模直逼世界第二大城市耶契讹捺。

  它一共分为13个学区,森林覆盖率达*.74%(官方统计数据),是加苗国的一所由私人创办的私立终极学府。

  由于没有政府拨款,其收入主要来源于学费、世界各地的NGO的各种名目的援助、世界教育基金的定额拨款、部分学区对外开放的旅游收入、相关延伸产业的回报、知识产权专利以及其他项目。

  在安奇路丝,共有9个年级段。

  初级魔法检测(入学试)通过,便有“初级巫师”的证书。如果收到入学邀请(年龄在10到16岁之间)并接受,则入校修习(每次招收1300人,分有50个班,每班26人)。当然也有只为了考个“初级巫师”证书的人(无年龄限制),这类人大多不会收到入学邀请。

  4年级时会有一次普及魔法检测考试(简称“普考”),有校外的人参加:不通过,有两种选择,要么补读一年,再考一次(补读没有次数限制,但要交钱),要么退学;通过,则获“普及魔法使用认证”证书(社会上俗称“中级巫师”证书),留去自选,如果留下则再交一次学费(比前一次更贵!)进一步学习。这时会调整班级。

  到6年级的第一个学期期末,学生要挑选专攻科目(最多两门)和辅助科目(最多五门),并从下一个学期开始到专门的学区钻读。此时,分班的制度会被取消。

  9年级时,先是国家先进魔法通考(由国家魔法协会主持),然后是国际高级魔法竞考,接着是高级魔法检测既“高级巫师”认证,过后就有“高级魔法使用认证”和“魔法师”的证书。最后是安奇路丝毕业考试(有设立高级魔法学科的各终极学府联考)——通过就获得“安奇路丝毕业证书”。

  当然,没有人要你去全考,除非自愿。如果是立志要成为“魔法学者”(进入各种终极魔法研究协会)的,就只有先通过国家先进魔法通考,然后通过选拔获得国际竞考的资格,在国际高级魔法竞考中获得前157名(这个数字表示世界魔法团结——现在世界上承认魔法的合法地位的国家是157个)才有机会成为“魔法学者”——当然,还有其他途径可以(只要是国家先进魔法通考通过,就能获得“高级巫师”认证了,不用再参加高巫检测)。不过这种人不会太多,大多数人只用通过联考获得“高级巫师”认证并通过毕业考试(安奇路丝的毕业证书是就业时的一块金字招牌)。

  安奇路丝的教授、导师都是国际顶尖的……研究人员,是的,是“研究人员”。他们大多一边任教,一边搞研究,一旦授业与研究有时间或其他什么方面的冲突,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扔开授业,埋头研究。不过这基本上不成问题,因为在低年级时,是不会有这种状况出现的;高年级时,没有固定的班次、课程,只用积学分,如果有什么疑问,完全可以找另一个教授、导师解惑。

  魔法指的不仅仅是挥挥魔杖念几句咒语,它的定义十分广泛:包括咒术、药术、炼制、催化、操控术(咒术分支)、精神法、空间术(咒术分支)等支支末末,有一些人甚至将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或精神状态归为魔法。

  话再说回来,在魔法中,咒术是最古老且含盖面最广的一支。

  注意一点,一定的魔法有一定的魔法使用器械。比如说咒术就用到魔杖或法杖,药术或是炼制则需要魔法笔(药术和炼制之类的魔法需要专用的魔法笔在器皿上刻画咒文和图符来实施),但如果在配制药物或在炼制时用到咒术,则仍需要使用魔杖或法杖。

  在这里,我们就来提及一下霍梅露希族。这是一个少数民族——当然,这个世界并不缺乏少数民族,据不完全统计就有一千多个,单说在安奇路丝穿着各种奇异的民族服饰的人就不在少数——但这是一个十分神奇的民族,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群可以直接通过自身身体对外物或自身实施魔法的人。这种能力可以完全摆脱魔法使用器械对巫师的限制,也是世人梦寐以求但一直无法做到的。

  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人们只会用魔法做家务、交通移动等一些生活琐事。所以,“初级巫师”的认证通过对一些人(那些工作是与魔法无特殊关系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在这个社会中,魔法是被要求每一个人都得会的,但没有要求没个人都得会到什么程度,因而几乎没有太多人会去拼死力考中巫或高巫的认证。相反的,一些别无特长的巫师反而会去学习其他专业到社会上工作——因为纯粹的巫师是不受欢迎的,这代表他是个纯粹的消费者。

  但安奇路丝和阿丹多姆等高校出来的巫师是十分被看好的,因为他们大多是素质比较全面的。拿安奇路丝来说,单要通过中巫普考,就对算术、历史、地理、生物、语言、文学、政治、经济等方面有较高的要求。至于高巫,包括前面的,又提高了对规划管理、伦理道德、乐音、审美、等方面的学科的要求——这也是为什么要在安奇路丝毕业要通过长达9年的学习时间(一般的设有高级魔法学科的终极学府都是5年制,即使是一些以魔法为主的终级学府基本上也是6年制。当然,像安奇路丝这样世界闻名的学校——例如阿丹多姆,它也是实行9年制的)。

  ※※※※※※

  “戈伊特大战是世界历史上,游牧文明对农耕文明的第三次侵略。这是五次侵略中对后世影响最大的一次。费龙杰铁骑征服了当时高度文明的远安王朝。在索恩也就是现在的格列侬平原的北部、鄂鱼峡谷谷口处,随着那里的守卫军——远安王朝最后的一道可以称之为防线的防守的攻破,戈伊特大战取得了不可逆性的胜利……”保罗·克利普教授(历史)在台上滔滔不绝,台下学生飞笔疾书,右手几乎失去知觉——这正是克利普教授的变态之处,非要学生徒手作笔记,禁止使用魔法记录。更何况他语速不慢,发音不准(鼻音极重),一讲到一些民族战争就激动得忘记自己在上课,让学生们大感头痛。最过分的是他没收了所有人的历史书,说什么要将历史印在脑海中,对历史要有对现实生活一样的忠诚和热情。“互相帮助”不是没有人试过,“小聪明”不是没有人耍过,但安奇路丝的教授们的魔法是拿来开玩笑的吗?所以,老实点吧!

  “……我们现在所说的戈伊特文明就是由戈伊特大战之名而来,由戈伊特文明所带来的第二次人类文明的飞跃开始于索恩大捷150多年后。在这里,我们要粗略地记一下它的时间。上节课在历史上各文明体制中提到的斯兰军政体制的建立,就是一个里程碑……”詹姆斯觉得自己的右手应该是断了。

  “……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戈伊特大战所促成的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撞击带来的……”对,没错,现在才是正题!詹姆斯认为自己快疯了。

  ……

  过了两个小时,在教授离开之后,全班齐齐甩手——要尽快使手恢复正常。他们知道,下一节课是乐音课,因为是初学,所以大家都还要留着手去打拍子。

  “老天保佑这节乐音课是欣赏课。”艾伦甩着手说。

  “不可能,上节乐音课就是欣赏课。特纳教授(乐音)在第一节课的时候不是已经说了,嘛,一节欣赏课或理论课一节实练课轮着上。没的逃的。”比尔很快地浇灭了艾伦的幻想。

  “与其去幻想,还不如留出时间和脑力去记一下功课。艾伦,我刚才一不小心,好像看见你的已经交上去的预习册里把远安王朝的最后一任君主记成了摩沙嘉隆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摩沙嘉隆的弟弟,孔斯菲特。”詹姆斯似乎是很遗憾地告诉艾伦他的错误。其实他也不喜欢乐音课。

  “我、知、道!”艾伦咬牙切齿地回答。今天似乎有很多人和他过不去。

  心情不好——艾伦习惯性地扯袖子。然后,他发现了一件令他的心情更差的事情——袖口的纽扣被扯掉了。他条件反射似的想到了一个出现在自己的噩梦中次数最多的人——纪检员马丁——仅仅因为自己有一次“不小心”碰掉了他的假发。那个会因为自己一不小心在墙上留下指纹而发彪,弄得全段鸡飞狗跳了一个星期的老头,如果看到他袖口没有纽扣,那自己岂不是要被冠以“衣着不端”或是“毁坏校园美感”的罪名?一个头,两个大!

  “对不起,艾伦·瑞得同学,我想要告诉您的是您的袖口的纽扣掉了。”乐音课上,艾伦身旁的一个扎着马尾辫的褐发女孩小声地提醒艾伦,艾伦认出她就是在入学报名时看到的两个霍梅露希族女孩中个子高一些的那个。

  但不管说这话的人是谁,这在艾伦听来就仿佛是在讽刺他:“那个马丁老头,你惹得起,我可惹不起。别老出些毛病让大家都不得安生!”艾伦的肺几乎要炸了:“混蛋!”

  非常不凑巧的是,这时特纳教授正寻思着让谁来演示节拍,尽管这很简单。

  “好吧,那位……”学生证终于有了用处,“那位艾伦·瑞得先生,你来演示一下《光明安魂曲》第二乐章的节拍。允许把速度放慢一倍。那么开始吧。一……二……三!”

  “……”然而,艾伦终是没有作出任何反应,因为他根本记不起《光明安魂曲》的任何内容,任何!

  “噢,非常遗憾,瑞得先生。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向温文尔雅的特纳教授也皱起了眉头,不过还是很快就消散了。他转过头去,继续上课,“谁能替瑞得先生来演示上上节课教的节拍,亲爱的?哦,太好了,斯迈尔小姐……”那位坐在艾伦身旁的女生站了起来开始演示。从特纳教授的微笑中,艾伦知道,教授对她的表现非常满意!

  “她是故意的!”下课后,艾伦的情绪仍未平复。显然,在他被特纳教授告知去抄三遍《光明安魂曲》第二乐章的节拍后,他的负面情绪一路彪升——他可以如此大声的对好友詹姆斯和比尔嚷嚷。

  詹姆斯苦笑着捂着耳朵,比尔则写了一脸的“我没在听”。

  “比尔,你怎么可以……”艾伦大吼,他认为自己快被气死了,如果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一定要去做祷告——他平素不做祷告。

  “啊,什么?抱歉,你应该知道赫尔玛西家的刚多兰小姐真是太迷人了。好了,你可以继续。”比尔一如往常的微笑,但这时在艾伦看来尤其欠扁。

  “不要学着小说里的花花公子的口气说话!”

  比尔这才意识到艾伦的脸色很不好看,故意扯开话题“呃,艾伦……我是说……是这样的……其实……”他左顾右盼的眼神停留在了艾伦的袖口上,仿佛找到了一棵救命的稻草,“我是说你袖口的纽扣掉了。”

  一旁的詹姆斯快笑出内伤了。

  艾伦彻底崩溃!

  ※※※※※※

  在艾伦看来,他自己的厄运似乎并没有停止的迹象。

  第二天的咒术课上,艾伦的搭档便是萝丝·斯迈尔小姐,就是那个在乐音课上提醒他掉了纽扣的褐发女生。

  “这不公平!”不等德博拉·彼得教授(咒术)开口,艾伦便叫了出来,“她是霍梅露希人!”她是霍梅露希人仅仅是原因之一,更主要的原因是艾伦根本不想和这个女生搭配,他讨厌她!不得不说,昨天乐音课残留的不满正在起作用。

  “不公平吗?那你倒说说她是霍梅露希人对你有什么不公平?”彼得教授似乎认为以这种方式开始他的课程并不是件坏事。

  “霍梅露希人可以不用魔杖!”艾伦想也不想就说出来,“他们可以摆脱魔法使用器械的限制!”

  “那么所谓的魔法使用器械的限制是什么?”彼得教授耐心地“循循善诱”。

  “限制?限制就是人们在实施魔法的时候必须使用相应的质量合格的没有受到损害的魔法使用器械,否则将无法实施魔法。”艾伦一脸“这还用问吗?”的表情,可惜他没看见他身后詹姆斯和比尔的“你是白痴”的眼神。

  “艾伦·瑞得先生,可以告诉我你右手上拇指与食指之间夹拿的东西是什么吗?”

  “当然是魔……”艾伦一口噎住。他这才缓过神来,只要是他手里拿着这魔杖(魔杖课前由教授统一分发,不存在质量问题;艾伦手脚灵活,不存在使用问题),那就没有魔法使用器械的限制的存在。

  “霍梅露希人的先天的特异功能导致了世人认为他们在魔法方面更声人一筹的思想误区……”彼得教授侃侃而谈,从她有些得意的神情中可以看出,她是故意将两个霍梅露希人拆开和别的学生搭配的。而且现在看来,这一举动的确起到了很好的教育效果。

  “好,言归正传。今天我们要学习和练习的是‘变色咒’。是个非常实用的咒术。如果你们觉得你们身前黑褐色的桌子不太漂亮,那换成橘红色试试。”彼得教授点了点长桌的桌面,念咒极快,那长桌桌面瞬间变成了橘红色,“效果不错,不是吗?或许我应该建议校长把安奇路丝所有的桌椅都换成橘红色……”

  教室里响起一片的笑声。

  后排的詹姆斯笑着拍拍艾伦的肩:“艾伦,别老板着个臭脸。你得承认,彼得教授讲得确实很棒……今天下午没课,我请你去‘第三个太阳’消遣消遣,怎么样?”艾伦这才咧开嘴笑。

  “第三个太阳”酒吧,一个高级消费场所,艾伦仿佛看见詹姆斯破财后肉疼的样子。但他忘了詹姆斯只用了“请”,而非“请客”。

  但不管怎么说,艾伦还是要面对那位萝丝·斯迈尔长达两个小时的时间。

  彼得教授让同学们互相改变对方头发的颜色。

  然而艾伦至始至终都没能把萝丝·斯迈尔的头发成功地变成绿色,只是让她浅褐色的发色稍微变浓了些。而萝丝想把艾伦变成满头白发的企图也只是以艾伦头上多了几根白头发的结局而告终。

  在这节课的最后几分钟,彼得教授开始检查学生们的成果。

  “噢,丽瑞可·格林小姐和本·格洛弗先生,真是太棒了!”

  随着彼得教授惊喜的声音,全班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们两人(是一组)身上。

  丽瑞可·埃玛罗德·格林的头发呈水蓝色,中间夹杂着几束蓝紫色的发束,看上去简直是一件艺术品。

  本·格洛弗的发色呈火红色,像燃烧了起来一样,异常的耀眼夺目。

  “教授,我想您是搞错了。”安静的教室里,丽瑞可看着彼得教授,冰冷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每位学生的耳中,“我头发的颜色是天生的。”

  她又转头看了本一眼,本的发色一下子变成了很一般的,甚至有些灰暗的红棕色——这才是他原本的发色。

  这时,铃声响了,下课了。议论声中在施了“还原咒”后,所有人都从教室鱼贯而出。

  但是本还呆呆地站在那里,红着眼圈,就是没哭出来。丽瑞可的话没说错,但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让本觉得自己受到了藐视和侮辱——他原本脏兮兮的发色就是他的一个痛处。

  忽然,他觉得有人在拉他。他抬头一看,原来是詹姆斯。

  “嘿,我说伙计,着没什么大不了的。全班本来就没几个成功,对吧。”詹姆斯安慰道,“我们还有一节地理课才到午饭时间,打起精神来。”地理教室在七区,这里是四区,还有好一段路要走呢!

  “就是,那种人少去理她,她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啊?切,她们什么也不是!”艾伦很热心地帮腔道。而他话中,从“她”到“她们”的转变,想必是在说丽瑞可时又想到了萝丝,把她们两人归为一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