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暗夜黎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鸟头人

暗夜黎明 清林 7834 2003.07.04 21:42

    时间在不被人觉察的时候总是过得很快。已经接近正午12点了。丽瑞可也终于在迷迷糊糊的僵梦中,让充满饥饿感的肚子拉回了现实。

  周围的空气比起先要闷热些,但不太明显。树林里的唏唏唆唆的声音也更响了,只是没办法分辨是由哪些生物发出来的。蚂蚁们正兴奋于普兰香那粉红的花瓣上分泌的甜液,而被叶间泻下的阳光照到的蚯蚓正不安地扭动着不知哪头是头哪头是尾的身体,拼命地往泥地里钻着。各种飞虫也热闹地交头接耳,发出令人讨厌的嗡嗡声。

  这不是节生物课,丽瑞可没有多余的心情去研究普兰香花瓣是如何分泌甜液或是它吸引蚂蚁的目的。她只知道,她现在仍然没有让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办法。

  膝盖还很痛……脖子这里没发炎,但肿起来了……最重要的是——肚子饿了……

  丽瑞可靠在那棵冷松的树干上,完全没有一个人经过休憩后的精神饱满,而是漫无目的地挥舞着从一开始就一直抓在右手上的塔布尔的枝叶来驱赶那些蛰人的飞虫。

  身后的草丛发出沙沙声——有人来了。

  丽瑞可安静并且快速地为自己施了一个“反弹咒”,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在认为冷松已经完全从声音传来的方向遮住自己后,极其谨慎地探出头。

  “布莱克!?”丽瑞可看清那个人的样子后失声叫了出来。

  “谁!”詹姆斯极快地转身并用魔杖对这声源处,警惕地盯着那棵冷松。

  “是……是我,格林。”丽瑞可忙着拿掉身上的草屑树皮,好让对方认出自己。

  “丽瑞可·E·格林!太好了,总算找……”詹姆斯原本如释重负的神情一下子变成了不可置信:“你……你怎么……哪里受伤了,怎么受得伤?没什么大问题吧!天哪,你脖子上的伤口很深!是不是碰到什么野兽了……你的膝盖……我这里没有带药啊……萝丝很担心你,都哭了……你……”语无伦次。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是怎么进来的?”丽瑞可很惊奇地看到詹姆斯除了鞋上沾了点泥以外,整个人完好无损!难道他已经厉害到这个树林里的奇奇怪怪的动植物都伤害不了他的程度了?

  “我?我是走进来的啊!”詹姆斯被丽瑞可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给怔住了。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进来的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吗?”说完后,丽瑞可开始怀疑“麻烦”这个词用在这里能否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麻烦?除了路不好走以外倒也没什么麻烦。”詹姆斯看了一下怀表,已经是12:17了,“已经进来半个多小时了,艾伦和萝丝他们肯定已经急疯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不管你现在心情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好让萝丝放心——说实在的,萝丝因为你失踪的事和艾抡一阵大吵,把大家都吓傻……格林?喂,丽瑞可·格林,你在想什么?”

  “啊?哦……哦,我只是想不通……别告诉我你是踩着这条蓝色晶石撒出的小路走进来的!”丽瑞可忽然发现詹姆斯脚下发着荧荧蓝光的晶石粉末,她进来的时候也是看见了,但那时以为是个人为的陷阱,避之不及地躲开了。没想到这竟然是人为的引路标志!

  天那!丽瑞可忽然觉得自己今天的行为是多么傻气,仿佛被那蛇蔓草化成营养液吸收或是被丛林灰狼吃了也是应该的事。

  “你是说这条特别加护的小路吗?整个鬼林只有在这条路上是绝对安全的……这一点杨教授还特别指出并让我们做了笔记……呃,你旷了第一节地理课,我记起来了。难怪你会受伤……”詹姆斯带着有些崇拜的口气说。按照教授的说法,丽瑞可已经达到半个魔法特种兵的水准了。

  “你说什么?这里是……鬼林?!”喜欢**的丽瑞可当然知道鬼林是什么地方。她又觉得自己从蛇蔓草的藤蔓中逃脱并成功地杀死了两只丛林灰狼是一件多么值得自豪的伟绩丰功。

  也许是被自豪感冲昏了头脑,丽瑞可在被詹姆斯拖进特别加护小路并抱在怀里一阵小跑后才有所反应:“你确定这个方向是对的?”她不敢肯定詹姆斯是否和她一样是路痴。

  “当然。要快些了。鬼林里是不能使用全球定位系统和留言通讯设备的。我可不敢保证艾伦他们是不是已经去报告老师了。”

  听这话,丽瑞可更是羞愧不安地把头埋进詹姆斯的怀里不敢抬起来了。

  衣服摩擦的声音……胶鞋踩到泥地上的声音……草木被碰触时的声音……詹姆斯的喘气的声音和心跳的声音……茵鸟和朋月鸟扑腾翅膀的声音……手上的塔布尔摇曳的声音……

  念咒声……看来布莱克要施“加速咒”,不过好像没有成功……他气喘得更厉害了。

  “休息一下吧,这样子你也跑不了多久。”丽瑞可好心提醒道。

  “呼~好吧,我……呼~确实是跑不动了。呼~”詹姆斯把丽瑞可轻放到地上,看样子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看来,呼~学校,呼~设置体能训练课,呼~是很有道理的……”

  ……

  “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詹姆斯看着瞳孔放大的丽瑞可,担心道。

  只见丽瑞可颤抖地伸出左手,用食指指着詹姆斯的背后:“鸟……鸟……”她使劲咽了口口水,“鸟……头人!鸟头人!”她想要尖叫,但只发出嘶哑的、断断续续的声音。

  “你肯定是看见幻觉了。鸟头人生活在雪山顶上,怎么可能来这里?”詹姆斯笑着安慰丽瑞可。

  “不!是真的!他正朝这边走过来!他……他……”丽瑞可恐惧得说不出话来。

  鸟头人对于人类来说就是一个灾难——他们吃人!而且是很喜欢吃人!所有鸟头人都受到国际反恐怖生物特别部队的追捕和屠杀!以至于鸟头人被迫群居在塔塔国和黑色海峡附近的雪山顶上,以高原尾鹿和雪山牛为食。他们的强悍和凶猛是世界闻名的,要对付三个以上的鸟头人,至少要调动超过国际反恐怖生物特别部队的15个人员。

  开玩笑的吧!鸟头人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出现!

  但当特别加护小路的防护壁(透明的)被撞得不停震动的时候,詹姆斯才意识到,丽瑞可既没有出现幻觉,也不是在拿他寻开心。

  他二话不说就抱起正为自己不相信她的话而阴沉着脸的丽瑞可,三步并作两步地飞奔。

  丽瑞可也很配合地给詹姆斯上了“加速咒”和“轻灵咒”。如果是在平时,詹姆斯肯定会对丽瑞可为什么可以施展高级巫师才会施展的“轻灵咒”,但现在,狂奔中的他根本管不了这些。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些离开这个恐怖的“鬼林”。

  鸟头人似乎因为自己没办法接近两个人类小鬼而十分气恼——这是一个高傲的种族。他不甘心地追逐着詹姆斯他们——已经破了防护壁。

  丽瑞可双手搭着詹姆斯的肩,把下颚抵在他的肩上,把詹姆斯身后的鸟头人的一举一动看了个清楚。

  这个鸟头人大约有3米高,应该是一个成年的鸟头人。他强壮的身体上覆盖着用来蔽体的兽皮。红色的皮肤,上面布满了令人作呕的肉乎乎的疙瘩,手上还有很多好像是伤疤的粉红色的痕迹。他的头一直到肩部都长满了棕色的羽毛。他脸部的左侧,羽毛有些凌乱、变形,想必是刚才撞在防护壁上的结果。他的嘴,不,是喙,形状很像苍鹰的喙,颜色却是灰白色的,有深色的斑点在上面,很丑。

  丽瑞可盯着鸟头人不放:“莫那隆西里——欧里——斯贝托尔玛!赛安多加!”阻滞咒+混乱咒+加强咒——非常强横的一个空间术和精神法的混合咒,再加一个附加辅助咒——这是丽瑞可所知道的能阻止鸟头人追击的最强有力的魔法,如果这个也不行的话,那可就真的不行了。

  谢天谢地!起效了——鸟头人的速度一下子放慢了很多,并且发疯似的捶打自己的身体,甚至开始自残!

  “格林,发生什么事了?”詹姆斯对身后发出的痛苦而残暴的声音感到不安,不过速度却没放慢。

  “我向鸟头人施了咒……它现在在自残。”丽瑞可显然没有想到一个“混乱咒”会造成鸟头人的自残,声音不禁有些颤抖。

  “这样就能甩开它了。看,前面就是出口了。我想鸟头人应该出不了鬼林。”詹姆斯狂奔着冲向出口。

  跑!跑!跑!

  出来了!

  就仿佛在一瞬间,四周都亮了起来——离开鬼林了!

  詹姆斯放下丽可,气喘如牛。这让丽瑞可担心他似乎很快就要断气了。

  “你……需要去医务室吗?”

  詹姆斯吃力地将用来喘气的力气用来摇头和苦笑。

  事实上,真正应该去医务室的是丽瑞可自己——这正是詹姆斯苦笑的原因。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通知萝丝他们。”丽瑞可用通讯留言卡向萝丝报平安。

  等她发完信息,詹姆斯的气也喘直了:“丽瑞可,我想你应该去医务室看看。”

  “好的。今天……谢谢了。”

  “没关系的。你知道……艾伦这人说话向来都是口无遮拦的,你可千万不要因为他说了什么而不高兴。”

  “不不不,今天发生这种事……其实也不全是因为他。还是要谢谢你,布莱克。那么……我去医务室了,今天真是麻烦你了。再见了。”

  “可你的脚不方便,要不要我送你去?”

  “不用了,真的,已经不怎么痛了,我自己可以的。”

  “那我先走了,再见”

  两个非常讲礼貌的人碰在一起总是有一大堆的完废话好讲。

  丽瑞可在医务室里吃了午饭。因为只是一些皮肉伤,既没感染也没中毒,所以在下午两点的时候就回到一年级休息室了。

  萝丝、詹姆斯、比尔、本、艾伦都在那里。

  “我的主神啊!你可吓死我了知道吗丽瑞可!”萝丝看着丽瑞可大叫。

  詹姆斯:“……”。

  比尔:“……”。

  本:“……”。

  艾伦:“……”。

  总算是有惊无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令人大跌眼睛的是,丽瑞可回来后的第一句话竟是:“你们谁的地理课笔记作得最全,可以给我抄一下吗?还有,作业是什么?”当然,詹姆斯请艾伦到“第三个太阳”酒吧的事也不了了之——其实在那个时候,两人都已经忘记这件事了。至于鸟头人的事,因为太过匪夷所思,谁也没有把这件事跟六人以外的任何人提起。

  以后的几个星期里,他们六个人之间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关系——丽瑞可和艾伦总是势同水火,而詹姆斯、比尔、本、萝丝则在两人中间,可以暂时起到隔离墙的作用。其中,本老是被弄得里外不是人,比尔大多保持沉没,詹姆斯总能缓住艾伦,萝丝则劝阻丽瑞可。好在人相处久了后就很容易彼此习惯,更何况是小孩子?

  日子箭一般地去了四个多月,入冬后的第一场雪提醒了所有人——就要期末测验了。然而对丽瑞可来说,六人中除了自己和詹姆斯,其他人的成绩都令她担忧。尤其是艾伦和本,因为她是本年段的学习督察组组长,所以她可以看见他们平时作业评价单,那上面一片一片的“C”和“D”,这让她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Oh,艾伦,你听我说……我是说,你是不是应该在历史和算术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要知道……要知道这两门课是很容易补上去的……”

  “也许吧。你知道吗,詹姆斯最近一直在给我补算术,可效果并不怎么样。”

  “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就提高,坚持一下,过了期末测验,你就可以看出效果了。真的,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说实话我以前算术也不好。”

  “好吧好吧,我去写作业了。”艾伦有些不耐烦,他始终对丽瑞可这个学习狂有些头痛。不过也没有办法,因为也确实是因为丽瑞可,他的药术已经不会再出现“B”以下的分数了。

  “……”

  ※※※※※※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在为期末测验紧张兮兮的时候,丽瑞可在一个夜里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一次性信件——拆封30秒以后立即成灰的信,还附带了有两个拳头大的小包裹。

  因为是在自己的寝室里,这里没有其他人,所以丽瑞可毫不犹豫地拆开了信

  这里面没头没尾的只有一段话:

  “自从你入学以来——成绩非常优秀;无缘故地旷了一节地理课;脱离了蛇蔓草的捕食;消灭了两只丛林灰狼;重创鸟头人。由于你的丰功伟绩,特此奖励一只手镯和一条项链。它们的颜色和你头发的颜色非常相配,旦愿你会喜欢,可爱的姑娘。”

  刚看完,信就化成了灰烬。

  丽瑞可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怎么可能!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了,况且那些事我根本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包括詹姆斯他们。我在鬼林的时候被人跟踪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啊!为什么因为那些事情而奖励我?鬼林不是不能随便进去的吗?怎么会这样!寄信的人会是谁?我和他有什么关系?除了西组长和萝丝他们还会有谁?这字迹我可从来没见过啊……”

  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手镯和项链了。丽瑞可忙拆开包裹,只见一个水蓝色的大手镯在昏暗的灯光下隐隐地泛着淡紫的光芒,手镯旁还有一条用细银链,上面有一个镶着银边的指甲盖大小的蓝宝石——这些确实和自己的发色很相配。

  丽瑞可是个很仔细的人,她很快就在那颗蓝宝石项坠镶的银边上找到了刻在上面的极小的,密密麻麻的字符。不只这些,连手镯上里面,也若隐若现的有些字符。可是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

  那个手镯确实很大,如果带在手上是会很快掉下去的。丽瑞可试着戴了一下,结果手镯一戴进去就缩小了,根本褪不下来——天哪,这到底是什么手镯?!她又犹豫地看着那条项链,甚至怀疑自己一戴上就会被勒死,不过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后,她还是试着戴上了那条项链,这条项链到没有什么变化,戴进去了还是原来的样子,没大也没小——丽瑞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然而她很快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那个环口消失了,银链子变得浑然一体——也就是说没有办法解下来了。她又试着把项链从头上套出去,还是失败了。丽瑞可这才想起来,学校是不允许6年级以下的学生佩带首饰的,这可怎么办?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她在镜子中看不见手上的镯子和脖子上的项链!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对了,那封信中提到过鸟头人,也就是说那个寄信来的人知道鬼林里有鸟头人!可这又肯定不是萝丝他们,那会是谁?鸟头人是极端危险的高级动物,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安奇路丝,寄信的人知道鸟头人,那么他和鸟头人出现在鬼林就有着密切关系!那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要这么做?

  丽瑞可躺在床上,手镯和项链处传来丝丝的清凉。她来来去去地想着这个问题——她并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包括萝丝——好不容易有了几个算得上是要好的朋友,她再也不想被任何人看作是异类了!

  然而这种状态并未持续很久,床头的复习笔记让她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了三天后的期末测验上,她可不想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来影响自己的成绩。

  ※※※※※※

  “我知道你们一定非常奇怪安奇路丝作为一所学府却充满了可怕的陷阱。这当然不是为了提高同学们的野外生存能力或是对付危险境遇的经验。我想已经有很多人猜到原因了。那么,这节课的作业已经诞生了——写出原因并发表不少于300字的看法……”艾伦学着杨教授的声音讲话,有模有样的,真不知道过了这么久,他是怎么把教授的话一字不落的记下来的。接着,他又撇撇嘴:“我可没猜到是为什么,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写了?”

  “那可不行,这个作业你必须在期末评定出来以前补上!你都已经拖了快四个月了,再不交,你的地理作业那一栏上就要有个永远也抹不去的污点了!”一提到艾伦的作业,詹姆斯就会很头痛。

  “好吧好吧,可我不知道原因更别提看法了,怎么写?”

  “别忘了,安奇路丝已经建校496年了!结合一下五百多年前的历史背景,还有,安奇路丝的前身是一所军事训练营。这样总会了吧!”詹姆斯已经提醒到极限了。

  “可我写不出那么多字啊!”这好像才是艾伦一直不肯动笔的真正原因。

  “就算是乱蒙也要给我写出来!”詹姆斯已经忍无可忍了。

  “如果是乱蒙就算了!诺,快点抄,被别人看见可不好。”丽瑞可今天竟然善心大发——答应给艾伦抄作业!天哪,这简直比太阳从西边升起还要令人不敢相信。

  艾伦甚至认为是自己一直想要抄作业的愿望实在太过强烈而造成了幻觉:“嘿!詹姆斯,詹姆斯,快,快来掐我一下!我出现幻觉了!”

  “我……我好像也出现幻觉了……还是你来掐我吧!”

  “你们这是什么反应?!有这么不可置信吗?”丽瑞可有些不满。

  “没有没有,我们这是在开玩笑呢!真的!”艾伦陪笑道——有作业可抄却不去抄的作风和他从来扯不上边。

  “你最好快点,那篇作业我写了大约有1000字,你最好省略着抄。”丽瑞可瞄了一眼窗外的大钟:“午休时间还有三十分钟,你要抓紧时间了。”

  “老天!我最近老是睡不饱……困死我了!”本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对了,本,《常见金属基本炼制》的重点已经帮你作好记号了。”丽瑞可把本子递了过去,“……是划了紫红色的波浪线的。重点词句下边做了个实心三角。”

  “噢,谢谢。”本最近被炼制弄得头大无比——他的炼制从来没有超过“C”。

  “你们有看见比尔吗?”萝丝拿了一叠练习卷在丽瑞可身边坐下。

  “他去图书馆了。”丽瑞可翻着《中级药术大全详细版》的书页,手上飞快地作着笔记,“有什么事?”

  “他借了我的《基本巫药100例》还没还呢!我现在有用。还有……你在看《中级药术大全》?而且还是详细版的——这好像是超纲的吧!”后天就要举行测验了,能不急嘛!

  “我要在这个学年结束以前争取到中级巫师药术免试。呃——《基本巫药100例》是吧?在这里,压在《常见热带水生植物详解》下面,自己拿。”丽瑞可用笔端碰了碰她跟前的书堆——少说也有七八本的书。

  “我说格林小姐,请您不要再刺激我了可以吗?”艾伦用几乎哀求的口吻说。

  “少讲废话,快抄!”丽瑞可瞪了他一眼,“还有26分钟。我们还要花去保守估计是10分钟的时间赶到炼制室上课!”

  ……

  这种混乱一直持续到测验的前一天(这天不上课),而且有越来越混乱的趋势——

  “天哪天哪天哪!谁有看见我的算术错题集?”詹姆斯的最大缺点就是经常丢三落四。

  “刚才好像是在比尔的右手边来着。”本回忆着。

  “在桌子底下,被艾伦踩着。”丽瑞可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

  “谁可以告诉我,古特兰酒是哪个地区的特产?”本慌慌张张地问。

  “好像是吉吉尔吧。”艾伦凭感觉说。

  “我记不清了,但不是吉吉尔,《初等世界历史·第三章》讲‘莫林蒙族的兴衰”那里有提到。”萝丝刚才正好翻过那里,“在二百三十多页那里,找到了和我说一下。那个……‘利什唐贝尔热’是怎么拼来着?是不是拼成这样——L-I-C-H-T-A-N-B-E-I-G-E-R?”

  “不对,是L-I-C-H-T-E-N-B-E-R-G-E-R,Lichitenberger。”丽瑞可纠正。

  “‘B-E-R’的发音会是‘贝’吗?”

  “姓名的拼写本来就有很多不规则……可以的话去查字典。”

  “世界名人的前十位是谁啊?在《名人附录》里没有排名!”邻座的威廉敏娜·樊尚(WilhelmineVincent)哭丧着脸。

  “《名人附录》里提到的前十个人就是了。”一边的比尔不太耐烦的回答,他正发疯似的记“从古鲁维尔到鲁维尔的政权变更”。

  “噢,也许是命中注定——明天……11月28日是我的生日!”三十七班的佐拉·杜邦(AolaDupont)伏在桌子上,好象虚脱了。

  “那也是巴拉细里亚的建国日。”詹姆斯叹了口气。

  “我、会、记、住、的!”艾伦咬牙切齿地说。

  “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的是做什么?!”艾伦的噩梦——一年级纪检员马丁出现了:“艾伦·瑞得,这已经是你在这个月里第六次大声喧哗被我当场遇见!1000字的检讨明天交给我!还有,罚你和你的同伴们——詹姆斯·布莱克、比尔·怀特、本·格洛弗、萝丝·斯迈尔还有佐拉·杜邦和威廉敏娜·樊尚在期末测验的几天里负责打扫试场的卫生!”

  “……”

  “很好!希望下次可以见面愉快。”马丁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

  一直到听不见他的脚步声(马丁总爱用很响的脚步声来增加别人对他的注意力),艾伦才敢小声嘀咕:“吃了过期三年的老鼠牌臭袜子味****的大脚老头儿!”

  “天哪!我倒真的希望这世界上有老鼠牌臭袜子味的****可以给他吃。”比尔继续翻书。

  “为什么格林可以不用被罚?”威廉敏娜嘟囔着。

  “因为她的好成绩对那个包了层干橘子皮似的老家伙也是有一定震慑力的。”本阴阴地说,“而我们没有。”

  “顶多我到时候自愿留下来帮忙。这也有那么多的话好讲吗?”丽瑞可试图将大家的注意力拉到学习上,“离明天早上8:00的测验只剩下17小时30分左右的时间了。”

  “用不着你提醒!”艾伦烦躁的说,“对了,那个用蜥蜴尾巴粉、仙人掌汁、马血和蚂蚁唾液配的是叫什么来着?是叫‘马加加’还是‘里热农’?呃——就是用来消炎止痛的那个。”

  “是马加加。”詹姆斯心疼地发现写了大半张纸的计算步骤是错误的,只好丢进了身边火烧得正旺的壁炉里。

  “应该是栗特玛蜥蜴尾巴粉、热带沙漠仙人掌的汁水、褐伦马死后心脏里的凝血和黑蚂蚁工蚁头部分泌的蚁酸。”丽瑞可对药术本来就尤其擅长,更何况她这几天手里一直拿着本《中级药术大全详细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