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暗夜黎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鬼林

暗夜黎明 清林 8445 2003.07.04 11:32

    他们还不知道,走廊上,走在他们前面的两个霍梅露希女孩正在发闷火。而非常不凑巧的是丽瑞可听到了艾伦的话。

  丽瑞可:头发天生这个颜色,我有什么办法!怎么没看见我的眉毛也是这种颜色,还有睫毛……我又没得罪人,干吗老因为头发的颜色和我过不去!从小就这样!

  萝丝:霍梅露希族人怎么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又不是公园里的大猩猩——拿来让人指指点点的!走到哪里都是打量的眼神!咒术课的时候躲我像躲鬼似的!

  丽瑞可从小就被周围的人看作是怪胎——古怪的名字、奇异的发色、孤僻的性格……还是一个被西族长收养的孤儿。只有萝丝一个人可以算得上是朋友。委屈不说便不说。今天的事就是一个导火线,让她一下子想起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不愉快。本以为到了安奇路丝这么一个全新的环境,可以摆脱那些烦恼,谁知开学还没几天就闷了一肚子气。丽瑞可越想越觉得不公平,越想越觉得窝囊!便跷了节地理课,哭着跑到这里附近的树林里去发泄了。

  萝丝自己还管不过来呢,也没注意到丽瑞可。

  这是开学以来第一节地理课。根据课程规律,通常这种课是可有可无的睡觉课。

  果然,杰里米·杨教授(地理)告诉所有人,这是节介绍“安奇路丝地理”的课。不过同学们在课前还是被他警告过:不听可以,但要是闯了什么祸,责任就全在你们自己,到时候是扣分还是处分就看老天怎么说了。

  “安奇路丝的十三个学区,按面积从大到小的排列为:1、9、6、3、7、5、4、2、8、10、11、12、13。

  “对外开放的学区是第2、8两个学区。

  “除了对外开放的学区外,你们这些初级巫师可以进入的是第9、3、7、4学区。

  “等到你们考取“中级巫师”后,就可以进入第6、5学区。

  “六年级选定专科和辅科后,将到第1学区(最大的学区)进修。那时,就只有第12、13学区不能进。有必要提醒一下的是,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进第10和11学区,原因么……等你们六年级时再说。”

  ……

  “第十二学区,是各种世界专业考证、考级的测试场地。那里各种测试评估终年不断。同时在学区内,也有试题存放地。非法进入,即使是误闯,也会被视为窃取考题。处罚嘛……去参考《安奇路丝学生守则》中关于考试作弊的相关处罚条例。

  “第十三学区(最小的学区)里,珍珠湖的东北面的各个楼阁都存放着不同领域的终极魔法资料,是供国际终极魔法协会等终极魔法组织协会调用的资料存储地点之一。湖的东南面是国际炼制机构的分机构所在地……总之,那里是很多国际性的组织的驻地,除非是特约魔法学者、特派员、驻地成员等有权进入的人员。你们中的谁要是进去了,轻的退学,重的就会被送交国际法庭,判个二三十年或更多的监禁。(所有人都打了个寒噤)”

  杨教授瞄了一眼学生,非常有成就感地看着所有人惊惧却好奇的神情,兴致高昂地用魔杖指着墙上那张旧得发黄的安奇路丝校区图。

  “还有一些注意事项。最好记一下。即使你们现在用不到,以后也会用到。这种课不会上第二次。

  1、三区那条路两旁都是四季百合的“百合街”是条死路。如果你认为自己时间多得没地方浪费的话,可以去走走。

  2、二区和八区的指示牌是提供给游人看的,是用来告诉他们观光景点和出口用的。你们迷路了就到小摊上买个地图来找,也可以去看魔法路标,就是别看那些指示牌。当然,如果你是有时间到处玩玩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3、在你们学会漂浮术或是轻灵咒之前,最好不要接近七区的诡异花园,那里的移动沼泽绝对不是拿来开玩笑的。

  4、不要进六区的迷林,那个迷宫可不是你们平时玩的迷宫索宝的迷宫,里面的景物是会瞬移(瞬间移动)的,头脑再好也没用。如果真的一不小心进去了,就闭上眼睛,给自己施一个“东南西北咒”,确定方向后就不能改,一直走下去,不管怎么说,总会走出来的。

  ……

  29、如果不是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就不要进到鬼林——就是第四和第七学区的交界处的树林。那里是八十多年前,萨(萨拉奇)加(加苗)两国对峙时,国家用来训练“魔法特种兵”的地方。如果你们中的谁进去了但没有踩着特别加护的小路走却还有命出来,那么我想学校会写一封介绍信给国家魔法特种兵总部的(有人轻笑)。

  30、九区的藏书楼的6楼和6楼以上的地方,当年一个恶趣味校长设置的恶趣味陷阱现在仍然保存完好,谁有兴趣,可以随时去那里体会一下什么叫作‘恶趣味’,那里的所有人都会热诚欢迎他的到来。

  ……

  “……我知道你们一定非常奇怪安奇路丝作为一所学府却充满了可怕的陷阱。这当然不是为了提高同学们的野外生存能力或是对付危险境遇的经验。我想已经有很多人猜到原因了。那么,这节课的作业已经诞生了——写出原因并发表不少于300字的看法。”

  下课铃响后,各个教室的学生都一路拥向食堂。

  萝丝这才想起——丽瑞可不见了!

  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找咒术课和格林在一起的本。开什么玩笑,那丫头是最在意自己的头发不过了。怕是咒术课上受刺激了。

  她很快在詹姆斯和艾伦中间找到了本。

  “格洛弗,有看见格林吗?”萝丝急急地问。

  “天知道那个家伙哪儿去了!我们又不是她什么人,斯迈尔小姐找错人了吧。”艾伦不等本开口便十分厌恶地回了嘴。

  “艾伦……”比尔示意艾伦说话口气好些。一边的詹姆斯看着萝丝煞白的脸色忙打圆场,尽量表现出一种很无辜的表情:“对不起,艾伦在和人拗气,别在意。不过我们在咒术课后确实没看见她。”

  萝丝尽量使自己的呼吸平稳一点:“我不管我或是丽瑞可哪里得罪了你们或是你们哪里刺激了她。我今天过来不是和你们吵架的……现在她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如果她有什么意外的话,我是对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却带着哽咽,眼中水光隐隐,眼看就要哭出来。

  艾伦虽然有些后悔,但却死要面子地硬撑下去:“你怎么确定她失踪了?她……她又没有必要到哪里都向你汇报。”

  “你以为你是谁!”萝斯彻底爆发了,眼泪像绝了堤的洪水,她这时的口气倒像极了大吼大叫时的艾伦,“你根本不了解格林但我了解。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说这钟话!丽瑞可还小,她才10岁!她需要人照顾、迁就!虽然我们不是形影不离,但她到那里都会和我打声招呼,即使不打招呼,我也能用传递魔法和她联系上。可现在无论我怎么呼叫她,她都没有回应,也没有在我的通讯留言卡上留言!”萝丝说着说着又开始慌张地东张西望,目光闪烁不定:“这样的话,说明她在那个‘联系咒’的最大联系半径以外了,那可有2公里,她……她怎么会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或者是说,她遇到了什么危险,不能回应我……”

  萝斯自顾讲着,声音抖得厉害。

  她停了一下,闭上眼睛作了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抹去脸上的鼻涕眼泪,回过身来用低沉的语调继续说:“丽瑞可她是个孤儿,从小到大就我一个朋友。她已经够不幸!但她还要忍受别人对她来自各方面的奇怪的目光和评价!”萝丝又开始激动起来,“你们到底想怎么样!仅仅因为她头发的颜色有点与众不同就这样排挤他,你们还有没有良心!你们……”

  这可把人看傻了,怎么说哭就哭,说喊就喊啊。尤其是艾伦,恨不得把刚才说的话再咽回肚子里去。本就不知所措得结巴了:“我……我没……我……”他张大嘴巴动了老半天才说清了“我没”两个字。

  还是詹姆斯把话讲了个完整:“我们并没有那个意思。是你误会了……我们现在在这里干着急的也不是办法。要不……还是我们大家分头去问,看有没有人看见咒术课后格林去了哪个方向。”

  于是,他们连饭也没吃就散开了。

  大约15分钟后,有几个人又聚在了一块儿。

  萝丝在抹眼泪:“找不到……怎……怎么办……她……她的方向感向来很差……”

  艾伦对她有些不耐烦但又不敢开口说什么。只好小心翼翼地打断了她的“哭诉”:“你别哭啊。你……你这样光是哭……哭也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啊。”又回头问其他人:“你们问出什么了没有?”

  本摇头。比尔也摇头。

  所有的希望就寄托在还没回来的詹姆斯身上了……又过了15分钟,詹姆斯仍没回来。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四人食不知味地吃了午饭。萝丝更是像丢了魂似的。本则一直低着头,好像这全是他是错。

  忽然,比尔拿起自己的通讯留言卡:“詹姆斯那边有消息了!是10分钟前发送过来的消息。”

  所有人都凑到比尔通讯留言卡的显示面跟前。只见上面只留了三个字“找到了”。

  萝丝又开始她的不无道理的胡思乱想:“他应该通知我们具体地址或是大概情况的,可他只留了短短的三个字。丽瑞可一定是出事了,所以詹姆斯只留了几个字然后忙着去救丽瑞可了……”

  其他三人被她说得心脏差点漏掉一拍。

  ※※※※※※

  话说丽瑞可离了群,边跑边哭得进了树林。等到她哭累了,跑累了,抬头看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到了一个从来没来过的地方。而且这里的树木茂密得有些不像话——这里根本找不到一条像样的路——只能踩着腐烂的树叶和纠结粗大的裸露在外的树根行走。

  发泄完情绪后内心本来就有些空虚,再加上现在又迷茫又恐惧的心理,让丽瑞可的神经一下子被吊了起来,原本混混沌沌的头脑也猛地清醒了大半。

  她毫无心理准备地打量着四周——外面正是阳光灿烂的时候,这里竟没泻下多少日光,显得阴湿晦暗。鸟鸣声,虫叫声,还有些不知什么生物发出的唏唏唆唆的声音混杂在一起,透着几分诡异的气氛。

  她往前走了几步,看见了一条撒满了蓝色晶石的小径,在班驳的树影下显得梦幻。一看就知道是非天然的,这很有可能是个陷阱,这么明显的蓝色,一定是为了吸引一些有特殊爱好的动物或是植物。要小心,可不能踩进这里。

  于是丽瑞可匆匆躲开了。

  她接着往前走,可没走几步就停住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脚裸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她低头看去,努力回想这种藤蔓的名称种类。该死的,竟然是蛇蔓草!食肉植物!她清楚地记起《世界危险植物大观》里的那几行字“蛇蔓草,多年生食肉植物,较稀有,世界一级保护生物。多分布在热带、亚热带。生长于阴暗潮湿的地方……主藤以困食大中型动物为主,支蔓以困食小型动物为主。起捕食方法为:将猎物勒捆与藤蔓内,使猎物窒息而死,再将猎物尸体包裹于大量的藤蔓内部,形成一个巨大的‘蛹’状物,‘蛹’内的藤壁上将分泌一种消化液,将猎物消化,并通过主藤外壁吸收营养物质……”

  丽瑞可想到这里就觉得一阵寒恶。但蛇蔓草的支蔓已经缠绕到她的小腿,正将她往主滕所在的方向拉去,而不远处的主藤也正在向这边靠近。丽瑞可本能地想用手将这些该死的藤蔓扯开,可手伸到半空中就停住了。她知道现在自己要尽量不动,尽量不去增加与它的接触面积,否则只会加快它的捕食速度。

  时间已经不容许她继续发呆,必须快点想办法才行。

  快!快想!

  《世界危险植物大观》中的字又开始在脑海里显现“强横的蛇蔓草曾一毒大量死亡,那时正值世界各地大面积推广播种冬果树……研究显示,东果树根部分泌的一种物质对蛇蔓草来说是一种致命的巨毒……”

  不行不行,娇贵的东果树从来没有野生存活的,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再说需要的是它根部分泌的物质,现在到那里去弄?不行!

  丽瑞可的胸口开始发闷,她现在离主藤不过3米左右的距离了。

  再想!再想!

  《千奇百怪的热带植物》中提到过“蛇蔓草之所以数量稀少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适合它的生长地同样适合塔布尔小灌木的生长,这种常绿灌木的叶面上挥发出的一种臭味可以抑制蛇蔓草的生长,所以蛇蔓草尤其恐惧这种气味,因而动物们常常会携带塔布尔的枝叶在林中行进,塔布尔以这种方式吸引动物们为自己传粉……”

  可这里附近那里有塔布尔小灌木?脖子已经被绕住,几乎不能呼吸了。

  幸而丽瑞可视力好,老远看见一棵粗大的龙须树树干旁有一株塔布尔小灌木。虽然手脚都被缠住了,但她可没忘记自己是霍梅露希族人。她集中所有注意力看向那棵塔布尔没被龙须树树干遮住的部分,轻念“空间转移”咒——这种中级巫师才会的咒术,她自己也认为成功的把握不是很大,但都快没命了,也只好赌一把了。

  不过她还是成功了。一小枝塔布尔被移到了丽瑞可脚下。此时,丽瑞可的脸已经是青紫色的了,并且开始有些精神涣散。

  还好这蛇蔓草不算迟钝,一触及到塔布尔的气味,很快扔下猎物,收回了它的枝枝蔓蔓。

  丽瑞可身体一松,浑身瘫软地摔到地上。她紧紧攥着那一小枝塔布尔,大口大口地喘气,生怕那蛇蔓草再缠过来。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东西?萝丝在那里?

  一想到萝丝,丽瑞可便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如果把现在发生的事让萝丝知道,自己非被扒掉一层皮不可:“你怎么可以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出了什么事怎么办!都这么大了还冒冒失失的!让西族长知道你打算怎么和她解释!你……”然后就是加紧看管,以后自己就没什么自由可言了。

  好不容易等气喘直了,丽瑞可才颤颤巍巍地扶着一旁的枯树站了起来。她手上仍然拿着那枝塔布尔。当然!要是再遇上一次蛇蔓草,附近又没有塔布尔的话,自己岂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丽瑞可唏哩糊涂地盲目乱走,不能分辨方向。在这个遮天蔽日的树林里,根本没办法根据树影或是苔类的分布辨别方向。

  对了,通讯留言卡上不是有全球定位系统吗?

  然而结果令她非常失望——定位系统失灵了。哎,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缝!

  谁叫她是路痴,刚才自己是哪个方向进来的都不知道。难道叫她就这样站在原地不动?开什么国际玩笑!叫她原地不动还不如让她一头去撞死来的干脆省事。闷也是会闷出毛病来的!

  碰碰运气吧,或许就刚好是回去的路呢!

  于是丽瑞可开始在树林里如同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乱闯。

  根据苍蝇乱飞多半死得很惨的事实,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丽瑞可现在十分百分千分万分地危险!

  这个“苍蝇乱飞定理”果然成立,因为丽瑞可的气还没喘直,便迎面来了一大个头。

  它的身高足足有丽瑞可的三倍还多。全身覆盖着五颜六色的……羽毛,细密柔顺,光可鉴人。看上去像是一条被涂了各色油漆的超级大狗,惟独看不出耳朵长在什么地方。乖乖,哪儿来的怪物!

  丽瑞可看到这个大个儿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拿着手里的那枝塔布尔对着它,第二个反应是想起对方不是蛇蔓草从而把高举着的右手放下,第三个反应是想要认出该怪物的种类而开始发呆……

  头顶上好像有乌鸦飞过……丽瑞可平生第一次有种挫败感和对书本实用性的怀疑——连蛇蔓草那种犄角旮旯里的植物她都认得,却不认得眼前这个看起来有点滑稽却个头大得惊人的怪物。

  这时,怪物发出了一声类似猫叫的、极其可爱的一种声音。听起来感觉甜甜腻腻的。

  “越是看起来毫无危险性的未知生物,就越危险!绝对不可以放松警惕!”丽瑞可自言自语。

  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大眼……一人一兽“眉来眼去”了起码5分钟,丽瑞可除了可以确认怪物左眼是单眼皮右眼是双眼皮以外,一无所获。

  丽瑞可很惊奇地看到怪物盯着自己看了好一会儿后,打了个哈欠——如果这种怪物真的会打哈欠的话。

  这时,她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那就是这个怪物的牙齿平整!这说明它是一种食草动物,也就是说它对自己不存在威胁。

  呼,虚惊一场……丽瑞可拍拍胸口。“还以为你要吃我呢!”她笑着对这个大个头说,尽管她知道它听不懂。

  丽瑞可向大个头挥手作别后,继续她的“苍蝇乱飞”。浑然不去在意那个大个头的“狗”从开始一直到现在的好像在沙漠腹地看见一只活蹦乱跳的河马似的目光的打量。因为无论再怎么样,它也不能把自己吃了。

  ……

  丽瑞可对周围的事物都十分好奇,但也不敢多看,免得又出什么意外。虽然好运得碰上一个怪物是食草的,但被蛇蔓草弄得差点死掉的尤新的记忆还是让她胆战心惊。

  通讯留言卡上的全球定位系统虽然失灵,但记时功能还是正常的。看看现在的时间,地理课(每节课都是1小时45分钟)还没上一半呢!现在必须抓紧时间,要赶在午饭的时候走出树林,要不然被人发现自己又跷课又失踪,那麻烦可就大了。

  思付间,不知不觉地加快了脚步。一个不留神,丽瑞可被一块突起的石头绊了一跤。膝盖似乎是擦破了。丽瑞可小心地挽起裤腿——天哪,血流多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铜板大小的一块皮肤血肉模糊的样子,真是吓了自己一跳。忙在衣服找了块比较干净的部分,撕下来为伤口包扎。

  尽管做了包扎,还用魔法消了毒,可走起路来,丽瑞可还是痛得龇牙咧嘴的。还好这里附近树木繁茂,随便扯下一根树枝都可以当拐杖来使。于是她很不幸地在入林不久,就成了伤员病号。

  老天在和她作对么?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丽瑞可才成了一个“跛子”,就遇到了三只头丛林灰狼。刚往后退了一步,膝盖那里一阵揪痛,便向后仰了下去。她一直引以为豪的跑步十分迅捷的优势根本无法发挥。只能一边死死地盯着丛林灰狼,一边用手撑着身体,一点一点往后挪动。

  丛林灰狼的克星多得用完手指脚趾都不一定数得完:群居的山克猫、黑纹棕虎、血豹、食人象……巴菩果、白森兰树皮、雨蜂、琮花鸟……有动物也有植物。

  植物么,现在自己身边一个也找不到。

  至于那些动物,山克猫哪儿找去?何况还得是群居的,少说也要一二十只。那些虎啊、豹啊、象啊的,就更不用说了。雨蜂、琮花鸟、水蝇子这类小巧而致命的东西大多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根本没办法拿来对付眼前这三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丛林灰狼。

  总之,丽瑞可在积极思考后的结论是——根本没办法,一点没头绪,丝毫没希望……

  三只丛林灰狼成三角行排列,中间的一只,是个头最大、身体最强壮的一只,也是离丽瑞可最近的一只。这只应该是老大。

  丽瑞可现在耳边嗡嗡直响,心跳声比平时更加清晰地传遍大脑。而大脑里除了心跳声带带来的振动以外,一片空白。

  为首的那只率先扑了上来,用爪扣住丽瑞可的肩膀,将她压在地上。

  丽瑞可惨叫一声后,本能的对灰狼乱打乱踢。

  “嗷呜——”另外两只似乎在给它们的老大助威。

  被这么一叫,丽瑞可脑中一下子反应出一大堆有关“如何对付危险动物”的知识。先施防御咒——现在已经太迟了,再……

  脑中的思路被脖子上传来的巨痛打断了。可恶,它是在放血!这样自己迟早要成为它们的午餐。

  “去死!”右手上用来当拐杖的树枝已经由后往前深深地插进了那只灰狼老大的侧腹——不断肋骨也该捅破了肺吧。

  丽瑞可趁身上压力稍轻,另两只还没扑上来,忙捂住颈上的伤口给自己止血。

  意外的是,那只狼老大“呜——”了一声,就软趴在丽瑞可身上断了气——刚才那一刺,刚好捅进了狼的心脏!

  天、天哪!狼、狼死……死了?丽瑞可的脑子又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嗷呜嗷呜——”那两只狼又叫了,也不知是为了同伴的死去而哀悼还是为了少一个同类跟自己争夺食物而兴奋。

  丽瑞可再次清醒过来。她使劲向后爬以便和丛林灰狼拉开距离——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是好的。“如何对付危险动物”:先施防御咒,然后是在防御罩里作好包括逃跑在内的各项准备,接着是毛估敌我的实力。最后就是根据实力毛估结果实施策略——逃跑还是攻击。

  依着丽瑞可的性子,是二话不说就逃跑的。可是现在是不可能的了。只有攻击一条路可以走了。

  丛林灰狼可没时间和耐性等丽瑞可想好攻击方法,一只灰狼已经迫不及待地扑了上来,结果还在半空中就被丽瑞可的左手掌抵住了前额。只见丽瑞可左手上蓝色光华一闪,那只灰狼就朝相反的方向飞了出去,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没想到“搅拌震荡咒”还真是有效,这个平时被丽瑞可用来使药剂或是饮料成分均匀的咒语用来对付危险动物——刚才那只灰狼少说也是高度脑震荡,不死也傻。

  还剩下最后一只。这只灰狼,看看被捅死的,又看看被震傻的,“呜——”的一声就脚底抹油,一下子消失在密林里了。

  丽瑞可丝毫没注意到那只灰狼的逃跑,她只是愣愣地看着地上的两具丛林灰狼的尸体,几乎连呼吸都忘了——她根本不敢相信它们都是她杀的。

  她仍然坐在地上,右边脖子上的伤口结了一层疤,尽管还不是很完全,血也已经止住了。她不可置信地低头瞅着自己的左手手掌,甚至还可以感觉得到刚才它抵在灰狼额上时感到的温度。

  她又抬头盯着灰狼的尸体,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声音。

  ……

  好一会儿,丽瑞可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拐一拐地走到那只被震出老远的灰狼跟前,颤抖着伸出左手抵在它的额上——冰冷,她触电似的立即抽回手,然后……哭了。

  丽瑞可没发出多少声音,只是眼泪扑簌蔌地就下来了。她捂着嘴,肩膀不住的颤抖着往后退。往后退,往后退,跌倒,爬起来再往后退,又跌倒,没爬起来却还在往后挪,一直到后背贴在了一棵冷松的树干上,才不动了。

  她双手抱膝,脑子里全是一幕幕刚才遇险的情景。

  蛇蔓草……大个头的怪物……丛林灰狼……

  丽瑞可开始做梦,她梦见一根粗大的藤条勒住了自己的脖子……藤条变成了丛林灰狼,咬着自己的脖子。可脖子却不怎么痛,感觉麻麻的,胀胀的。后来灰狼趴在自己身上——就跟刚才一样,软软的,暖暖的,但很恐怖。忽的,丛林灰狼不见了,可自己身上还是有那种又软又暖的感觉——原来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大个子怪物把头压在她胸口上,一脸看到外星生物的奇怪表情……扑扑和冬嘎(在西部落一直欺负丽瑞可的同龄人)揪着自己的头发不放,痛得她直哭,她向萝丝求救,发现萝丝身旁站着艾伦……艾伦一边拉着萝丝不让她过来,一边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扑扑和冬嘎变成了两知丛林灰狼,撕咬着自己的头发……“杀死她,她是个异类!”、“霍梅路希族的族人里,从来没有蓝色或是紫色头发的!”、“来历不明的怪物!”“看哪,那绿森森的眼仁,多想梵塞罗*的眼睛!太可怕了!”……

  ※※※※※※

  注:*梵塞罗:霍梅路希族传说中的冥神(死神)潘森娜的四个化身之一,专门指引战死的勇士和分娩时死去的女人去往弗士园(天堂之一)的使者,是一只法力无边的黑猫。但是在引导死者以外的时间里,她又是邪恶、凶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