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6章 万年不灭的男人——“老祖宗”

禹天对弈 禹影 2117 2019.07.15 19:05

  手中突然空空如也,禹木睁开眼睛,怀中的传记就像凭空消失一样,不见了踪影。

  禹木摆好架势,警惕四周,试探着喊道:“老祖宗?”

  就在这时,四个方向射来四条白布,向禹木袭来。

  眼见白布就要近身,禹木瞬身闪过,雷切已经提在手中,喝道:“前辈,现身吧!”

  仍是没人搭话,原本射向禹木的四条白布撞在一起后随即折返,又从四个方向袭来。

  “得罪了!”

  禹木雷切刷刷快斩,飞快地将白布撕成碎片,漫天的碎布散在空中,缓缓飘下。

  角落里,一个人走了出来,手中握着一卷书。

  “你是?”

  禹木有些吃惊,眼前这人不过二十多岁,难道除了老祖宗还有别人住在这里?

  那男子目光落在禹木身上,四周碎布快速汇成一条吐着信子的长蛇,紧紧缠住禹木,随后又化作白布。

  “坐。”

  男子右眼闪着金光,仰身向后躺下,一把藤椅从一旁很快移动到那人身后。

  “为何不坐?”

  那人做了个请的姿势,手指在空中一点,禹木就觉被人推了一把,重心不稳差点摔倒。

  踉跄几步,倒在另一把藤椅上。

  这会儿虽说是被人绑了起来,但是还有藤椅坐,想来眼前的男子也没什么恶意。

  放弃挣扎,禹木将雷切扔回神识空间,正坐在藤椅上,张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哦?”

  那男子将手中书卷丢在一旁,金色的右眼微微一眯,反问道:“你不是知道我是谁么,怎么这会儿开始装糊涂了?”

  “我知道你的谁?”禹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道:“你是老祖宗?”

  “也是,也不是,老掉牙的称谓了。”男子叹了口气,“不过,也没有什么喜欢的新称呼,将就着叫吧。”

  禹木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男子,老祖宗在万年前延续了寿命,外貌还是个四十多岁的人的样子,这会儿怎么会越活越年轻,就连声音也?

  “刚才在宫殿外,跟我说话的也是你?”禹木问道。

  “当然是我。”苍老年迈的声音从男子嘴中发出,听着极其不协调。

  “别光问我啊,说说你吧,你是谁,到这里来干什么,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存在?”男子恢复了声音向禹木问道。

  禹木意识微动,绑在身上的白布先是转移到了神识空间中,又转到了左手上。

  翘起腿,禹木任白布从手中滑落,这会儿对面年轻版的老祖宗透着一股贵族气质,让禹木也不得不抬了抬姿态。

  禹木打了个响指,一杯泡好的茶出现在手中,右手拿起杯盖,轻轻划过,闭目闻了闻茶香,淡淡对老祖宗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此行的目的。”

  神识空间中,堕天右手提着茶壶,左手的茶碗突然消失,不用想也知道是禹木的杰作,眼睛一翻,骂道:“死木头,拿本仙子的茶出去摆谱!”

  没有理会神识空间中燃烧着小火苗的堕天,禹木抿了一口茶,问道:“如何?”

  老祖宗微微一笑,右手侧出,空中飘来一个精致的茶壶和一只剔透的茶碗,茶壶倾斜,茶水从壶嘴中涌入茶杯,屋中溢着淡淡的茶香。

  端起茶碗品了一口,老祖宗手一松,那茶碗竟就这样稳稳地飘到一旁。

  眼见禹木要吃瘪,堕天一边品茶一边看戏,心中舒坦极了,掩面笑道:“轮到你了,木头,别愣着啊,人家都出招了还能不接啊?”

  禹木本来只想默默装个样子,增加点自己谈判的资本,没成想老祖宗却杠上了。

  这会儿禹木心中开始暗暗叫苦,他早就该想到会是这样,连湖边遛弯的老奶奶都能控制自己悬空而起,何况这个活了一万多年的老妖怪。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痛不痛?”堕天继续嘲讽道。

  输人不输阵,手中茶杯轻轻上抛,禹木取出鱼肠剑,手指轻轻拨动,鱼肠剑在身边飞速转动,插入地面,掉落下来的茶杯正好稳稳地落在剑柄上。

  又是一个响指,鱼肠剑停下转动,就像是一个高脚茶座,立在茶杯之下。

  “啪啪啪——”

  老祖宗称赞道:“看着年纪轻轻,倒是有些本事。”

  客气两句,老祖宗继续问道:“说吧,找我这个废人做什么?”

  “废人?”

  禹木打量着老祖宗,也没在他身上发现有什么异样。

  任禹木的目光扫过,老祖宗淡淡一笑,将衣服撩开,两只腿竟是假肢。

  觉得自己现在的坐姿有些不妥,禹木将翘着的腿收了回来,皱眉问道:“这是谁做的?”

  “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先说说你的事吧,可别再吊我胃口了,我耐心不是很好。”老祖宗收起苦笑的脸,阴冷地说道。

  “我此行的目的想必您已经猜出来了,何必再问。”禹木拱手答道。

  老祖宗见禹木修为不俗,懂得不少,还会瞬身之法,饶有兴致地问道:“你是为了婉儿那丫头的事儿,你是怎么知道她就是水仙子的,你又是南宫家的什么人?”

  禹木从藤椅上站起身来,行了个礼,说道:“在下是南宫白的学生。”

  老祖宗手一挥,又将禹木扇回了座位上,轻喝道:“胡说八道,南宫白死了快一万年了,哪来的徒弟?”

  一指旁边的鱼肠剑,禹木问道:“那我问你,你可识得这茶杯之下的剑是何物?”

  老祖宗初时还没注意,这会儿细细一瞧,将禹木的茶杯控到一旁,右手一抬,鱼肠剑拔地而起,飞入手中。

  鱼肠入手,老祖宗眼中邪恶诡异的目光一闪而过,抚着剑身,喃喃道:“不会错,这把剑入手便有一股摄神的力量,鬼器——贪婪之罪无误。”

  “哼。”老祖宗冷哼一声,“鱼肠确是万年前消失的鬼器,但被你捡到了也不能说明什么。”

  老祖宗反手将剑丢向禹木,又立回茶杯之下。

  禹木知道此刻如果不能给出一个令老祖宗信服的答案,话题是没法进行下去的。

  就在这时,禹木想到一个人,对老祖宗说道:“我知道奇浓嘉普。”

  “王朝更名也就几千年,知道奇浓嘉普王朝的人不在少数。”老祖宗不屑地说道,他觉得谈话逐渐变得无趣。

  禹木见老祖宗眼皮有些塌,缓缓说出:“我所说的是初代团长奇浓嘉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