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轰鸣的雷切

禹天对弈 禹影 2079 2019.05.21 19:37

  “承让啊老哥!”

  禹木蹲在琴鸣身旁,一拱手说道:“老哥谦让,禹木这里谢过了~”

  趴着地上的琴鸣此时已经转醒,听到禹木这一番话,满腔的怒气就要爆了出来,但是转念一想:现在还不能起来,现在起来干嘛,再打过?都被锤成这样了,有什么可打的,不打吧,也没面子。

  思前想后,琴鸣倒是干脆,忍着疼痛闭着眼,自顾自地睡觉。

  看眼前的琴鸣还抽了抽腿,禹木也是憋笑,想来这个人也是有意思,代表国家出战,打不过装睡,真是有一套。

  也没打下去的必要了,禹木站起身来,右手高举振臂。

  “第一场,奇浓嘉普王朝一品爵爷禹木胜!”

  禹木刚下下台,鳞之国的君主发了话:“爵爷武艺超群,真是令人佩服啊,看爵爷也是未尽兴,这样,我这边还有两个不成材的公子哥,要不就一并打发了?”

  禹木虽说刚打完一场,好在琴鸣处处放水,消耗也是不大,这时候也不是自己做主的时候,还是得跟王朝君主打好关系,带婉儿去川之国的事儿才方便些,便向台上一拱手:“承蒙厚爱,体力尚可,此事还由君上决断。”

  两国青年间比试,本就是国家后备力量的展示,若是一人能技压群雄,想来鳞之国也会收敛很多,对附近国家也是一种震慑,王朝君主便应了下来,“既然体力尚可,那便盛了这番美意吧。”

  “休整片刻,第二场由鳞之国沐风学院狼跤对奇浓嘉普王朝一品爵爷禹木!”

  狼跤跃上演武台,一身劲装,一副干练的样子。

  婉儿跑到台边,冲着台上禹木招了招手,禹木不知道这个时候婉儿叫自己干什么,便走了过去,蹲在台边问道:“怎么了大小姐,饿了?”

  “饿你个大头鬼,我是想问你需不需要些装备,我可以把耳坠借你,万一有用呢~”婉儿说着便把耳坠摘了下来。

  “你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大男人,戴什么耳坠,何况我也没打过耳洞……”禹木真是服了这个鬼丫头。

  “那就揣着,打完还我。”说着婉儿蹦着就回去了。

  禹木摊着手,装作把耳坠揣在衣服里的样子,心想自己又不擅长水的术法,这不是纯粹碍事么,便扔进了神识空间。

  “哎呦,死木头!不知道这边还有人……不是还有仙么,再乱扔东西,我送你个五雷轰顶!”不偏不倚,耳坠正好砸到还在睡觉的堕天,气得堕天开口大骂。

  “抱歉,忘了还有你呢,先拿着,一会儿我就取走。”禹木无心跟堕天闲聊,缓步走到演武台中央。

  堕天看着落在枕边的耳坠,“还别说,耳坠挺漂亮。”随手便戴在了耳朵上,“落我手里的东西还想拿回去,开玩笑。”

  “准备好了?”狼跤问道。

  “嗯,开始吧。”

  禹木话音未落,狼跤已经开始行动,橙色气衣一闪便敛入体内。

  “眼前这人和琴鸣完全不是一个性子,有一点不注意就会被钻了空子。”这是禹木对狼跤的第一印象。

  狼跤飞速在禹木身边移动,就在离开禹木视野的一瞬间,狼跤出手了。

  “火莲花!”

  狼跤右手手套中火苗飞出,像盛开的莲花一样袭向禹木的左臂。

  “术者!”

  禹木看这个干练的少年,一时间竟没想到是个术者,禹木闪身向右,脚下突然觉得不对劲,似乎地面高出一截,身体彭的一声撞到一面厚重的墙上。

  “岩墙!”

  “大火焰!”

  狼跤左手深入地面,右手发出一只大火球。

  “火元素和土元素的双元素术者!”

  逃是来不及了,瞬身的距离也穿不透这堵墙,禹木心神一动,冲堕天喊道:“耳坠给我!”

  “那不可能!”堕天捂着耳朵,瞪着上边。

  禹木真气爆发,白色羽翼展开挡在前边,神识空间禹木本就可以随心而动,瞬时将耳坠传了出来,催动真气化出水柱,却是碰到那火球就成了蒸汽。

  火球轰炸开来,禹木勉强挡下,气衣被轰散,身上也是受了不小的伤,衣服上还留着火苗。

  耳坠已回到神识空间,堕天憋着笑说道:“来来来,姐姐给你熄火~”,化出一串水流熄灭了禹木身上的火苗。

  堕天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拖着长音喊道:“你行不行啊,不行我上啊!本仙也想动动手~”

  在对面狼跤岩墙和火焰的夹击下,禹木真是一点近身的机会都没有,一拳重重击入地下,缓缓抽出一把薄刀,正是神识空间中的雷切,这样做也是为了掩人耳目。

  狼跤一眼就看出那刀不是凡品,未等禹木抽出雷切,两发火球便轰向了禹木,同时在禹木身后竖起了弧形的岩墙。

  “雷切!”

  禹木双手握刀,刀刃向上斩去,瞬时在空间抡了一百八十度。

  刀起刀落,火球在前方炸开,岩墙也跟纸一样被切开。

  “好刀!”

  “削铁如泥,吹毛立断啊!”

  “岩牢!”

  “落火!”

  狼跤大喝一声,禹木身边竖起四面高墙,一团火从手飞出,砸向高强中的禹木。

  “刷刷刷——”

  禹木三刀切开一个口子,飞身冲向狼跤,转眼间,一把泛着电花的雷切已到狼跤脖子。

  “我认输。”

  狼跤也是识趣,转身跳下了擂台。

  一把雷切插在地上,禹木盘腿坐下地上,问道:“下一个是谁?”

  “下一场,是……”

  “是我……龙御天!”

  “喝!”

  一个男子束着发带,一身古铜色看着非常结实,上了台大吼一声然后也坐了下来。

  “你最好直接投降,我知道你有几分实力,我们此行目的只是赢下这场比赛,你没必要枉送性命。”龙御天眼中泛着血丝,又继续说:“一旦我开始动手,怕是你再投降就晚了,你可想好了……”

  禹木总觉得眼前这个人很奇怪,话语虽是威胁的口气,却很真诚,就好像一直在控制着自己一样,“龙兄好意心领了,不过,这一战不得不赢,可否开始?”

  禹木站起身来,龙御天却没动。

  “稍等片刻。”

  “嗷——”

  远方天空,一只通体绿色的飞龙飞了过来。

  “御兽者本就稀少,他竟是龙骑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