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受伤的南宫白

禹天对弈 禹影 2086 2019.06.08 05:46

  “禹木,南宫老师呢?”

  婉儿完全清醒的时候,就已经在禹木背在了,虽是有千言万语想说,却还是忍住了,因为被背着真的好爽!

  她迷迷糊糊的时候依稀记得九歌跟自己说要保密,保什么密来着倒是记不清了,干脆也没提九歌。

  “南宫老师在里边那屋睡觉呢,对了,九歌呢,你看到了么?之前好像是和南宫老师在一起。”

  禹木这会儿问起,婉儿有些吃惊,难道禹木不知道那只大哈士奇就是九歌!那算了,我也不说了……

  “啊……他……对,没见到。”婉儿一副乖巧的样子,眨着眼说道。

  婉儿心中喊苦,一会儿南宫老师醒了还得叮嘱南宫老师,真是累,九歌到底跟我说了啥呢。

  “咚咚咚——”

  “客官,您的菜好了,方便么,不方便我先给里边那位爷端过去。”

  “方便,进来吧。”

  婉儿不怀好意的看了眼禹木,“你没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呵呵。”

  胖掌柜一步步挪了进来。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爬的楼里,怕是得爬好一会儿,可能还得歇一会儿爬几阶,再歇一会儿……

  婉儿看着掌柜的实在有些好笑。

  “我这儿跑了周围的摊子,要了些小菜,热乎着呢,早点吃,我给那位爷也送过去。”

  胖掌柜擦着汗,感觉有上句的气儿都不一定有没有下句的气儿。

  “不必了,放在这里吧,我们一会儿就拿过去。”

  禹木客气道。

  “不碍事不碍事,上都上来了,不差这几步。”

  “真的不用了,那位前辈还在睡觉,还是先不去打扰了,掌柜的慢走。”

  “哦哦这样啊,那好。”

  胖掌柜放下一半多的菜,将小一半留在篮子里,憨厚得道了句请便,便离去了。

  “你掐我干嘛!”

  禹木轻轻打了掐着自己腰间的婉儿的小手一下。

  “我……我差点没憋住,掌柜的好好笑啊,就跟弥勒一样,哈哈哈哈。”

  “你憋不住笑掐我有用么。”

  “事实证明,有用,刚才这不是就没笑出声么!”

  “那我就让你笑个够。”

  “你敢!”

  听着屋里的吵闹声,胖掌柜摇摇头道了句“年轻人~真是~”。

  离去之时脚下竟然没有半点声音,谁能想到这二三百斤的胖掌柜竟这般身轻如燕。

  “禹木,你有没有觉得那个掌柜的有问题?”婉儿在屋里静静问道。

  “你也觉得有问题么?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的,但是说不上来……”禹木经婉儿提醒也觉得有些别扭。

  “你不觉得……”

  “觉得什么……”

  “他太胖了么!你说他平时吃什么呢?难道天天吃火锅?”

  “你就想说这个么?”

  “不然呢……”

  禹木一头黑线,还以为婉儿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心想,没错了,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个厨子,婉儿是店里的常客,一定是这样。

  “我也是常客!”

  对……还有神识空间的那位,也是常客,禹木真是想知道上辈子究竟是欠了多少饭,能不能这辈子继续欠着,到下辈子再还。

  “这个……嗯……不错……你这几天去哪了?”婉儿一面问着禹木的事一边大口地吃着菜,形象什么的怕是掉地上了。

  “你慢点吃吧,又没人跟你抢。”

  禹木取了双筷子也吃了起来,这几日的事情除了皇叔的事都告诉了婉儿。

  “偏心!老师为什么让你去找天猪前辈,不让我去!”婉儿鼓着嘴将筷子摩来摩去。

  “是天枢前辈!或许是因为前辈并不是精于术法的人吧,老师这么做应该是有道理的。”

  “有个屁道理,偏心,哼。”

  “咳咳!”

  门外一声咳嗽声传来,装腔作势的问道:“这个,不知道谁口出什么言呢?”

  “老师我错了……”

  南宫白门都没开,便瞬身进来了,闻了闻饭香问道:“你们两个在这吃独食啊,也不知道孝敬孝敬老师?”

  “这篮子里留着呢,半只烧鸡和馒头,还有些小菜。”

  禹木瞥了眼婉儿旁边的篮子。

  “半只……烧鸡?这半只烧鸡的鸡翅膀和鸡腿呢?留个鸡头、鸡胸也没多少肉了这是几个意思?”南宫白凑近一瞧,哪还有半只鸡,也是饿了,凑合吃吧,抄起馒头就着小菜吃了起来。

  婉儿低着头,把咬了两口的鸡腿递给南宫白,小声说道:“不好意思,老师,我以为篮子里的是我的……就……咬了两口……”

  “不必了……你吃。”

  对面的禹木看着眼前另外半只鸡的残骸,心中一万只野马奔腾,和着这只烧鸡基本都被婉儿消灭了,自己比南宫老师还惨,好歹南宫老师还有点鸡胸肉,自己这儿只能啃鸡架子了,禹木心想不行,这太失风度了。

  “禹木小哥哥……这鸡腿,我咬了两口,你不会嫌弃吧?”

  “咳,不会。”

  “给你,晚上请我吃火锅!”

  半个鸡腿夹到禹木碗里,婉儿就起身出去了,“我去洗手~”

  “禹木,辛苦了。”

  “老师您严重了,其实婉儿……”

  “嗯,我懂。”

  南宫白看着禹木碗里的鸡腿,摇了摇头。

  饭后,禹木随口向南宫白问道:“老师,九歌之前不是和你一起呢么,他去哪了?”

  从门外回来的婉儿听到禹木又问起九歌的事,眼见南宫老师要张嘴,大喊道:“洪流!”

  一股水柱将南宫白卷起扔出了窗外,随后自己也跳了出去。

  “这?”

  “我……我给南宫老师洗洗手!”

  肥掌柜闻声从店里跑出来,哭道:“我的百年老窗户!”

  “对不起!掌柜的!”

  婉儿扔下一锭银子,随着水流而去。

  待远离客栈,婉儿弯腰冲着湿漉漉的南宫白说道:“老师!你不能说九歌的事!我记得九歌让我保什么密!所以不能说!”

  “就因为这事?”南宫白看着湿透的衣服,捂着肚子,差点没把午饭吐出来,一摊手笑道:“大小姐,我早知道了,这出手也太狠了吧……”

  “抽取……”

  婉儿一扬手,便将南宫白衣服里的水分抽出甩到了路边,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样啊,那冒昧了……”

  南宫白的心很累,站起身,便向城外走去。

  “老师……”

  “我去下下食儿,你们不用管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