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兽人的木屋

禹天对弈 禹影 2123 2019.06.09 17:42

  从瘦猴镇到裴多之城的距离不算远,两个时辰差不多,这一路上两边都是茂密的大树,也不会太晒,还挺适合散步。

  眼看已经是饭点,婉儿摸着只装着一小块牛肉的胃,无精打采且有气无力地说道:“都快回城了,什么动静都没有,瘦猴镇还有准备的小菜没吃呢,这一来一回,怕是又吃不上了。”

  “要是什么事都没有,还回什么瘦猴镇啊,回城里吃火锅啊。”禹木没好气地说道,好歹婉儿是吃了一口牛肉,自己可是啥都没吃,这会儿也是饿的够呛。

  再看堕天,那叫一个吃喝不愁,有滋有味,哼着小曲,看着一本闲书,手中捏了两瓣儿橘子。

  禹木趁着堕天不注意顺手便将橘子转到手中,把一瓣塞到婉儿那想火锅想得快要流出口水的小嘴里,另一瓣扔到了自己嘴里。

  “哪来的橘子,还要还要!”橘子入口,甜的像是恋爱的味道,还有一丝冰冰的感觉,婉儿的眼睛顺便就醒了,摇着禹木的胳膊。

  “就这两瓣儿,先垫吧一口,忍一忍。”禹木往大叔那个方向瞅了一眼,示意婉儿不要出声,旁边大树后似乎有什么动静。

  婉儿不再说话,也盯着大叔那边的动静,堕天却不能不出声了,在神识空间大骂道:“好你个死木头,偷本仙的橘子送妹子,害本仙咬到手指,嘘什么嘘!装什么大尾巴狼!本仙!本仙怎么这么命苦!”

  堕天撅着嘴,抄起骨弯刀,化成一把精致小刀,边削苹果边骂道:“死木头,给你一刀,再给你一刀,敢抢本仙的东西,迟早有一天,让你连本带利还回来!”

  大叔晃来晃去推车到那大树跟前时,一个长着褐色长毛、身材高大的兽人冲了出来。

  “啊!”

  大叔还没来得及喊救命,只觉得那庞然大物将什么东西塞入了自己的嘴里,然后眼前一黑就被装进了一个麻袋中。

  那兽人不顾麻袋里的人如何折腾,扛上肩膀便跑进了森林。

  “不好,大叔被带走了,居然真的有怪物,这世道真可怕,什么都有……长翅膀的、长毛的……”看那兽人不是九歌,婉儿算是暂时放下心来,拽着禹木说道:“走啊,还不去救人?”

  “你说长翅膀的是我么?”禹木没好气得问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贫!”婉儿瞪着禹木,赏了他一扇子。

  “这事急不来,我们先跟着,你看那怪物掳人和走路的姿势,哪像是野生的?”禹木觉得眼前的怪物是有智慧的,不是上来就吃人的怪物。

  “你的意思是它是家养的?别废话了,我们赶紧去看看吧,别真让他把大叔吃了。”

  树林中,那满身是毛的兽人扛着一个麻袋却行动自如,飞快得穿梭其中。

  突然,那兽人猛地停住了脚步,头微微后转,重重跺了一下脚,一声低吼中透着威胁,随后又自顾自跑开了。

  禹木不再躲藏,从树后走出,叉着腰静静看着那兽人的背影。

  “死禹木,你干嘛出去,快回来,不怕被发现么!”

  “它早就发现我们了,刚才这不摆明了么,警告我们不要再跟去了。”禹木觉得这个兽人不仅不傻,而且对周围敏锐的很。

  “那我们还追不追了?”婉儿看着被树枝划破的衣服,皱着眉头埋怨道:“这怪物带的什么道,越来越难走,早发现我们了直说啊,害我们走的这么费劲,躲躲藏藏,衣服都破了。”

  禹木也不知道这兽人什么用意站在原地闭目思考,这时旁边走出来一只绯绯,快走几步来到婉儿面前。

  “咦,这是什么?好可爱啊~”婉儿第一次见绯绯,背上蓝汪汪的毛很漂亮,一张似狐似狸的小脸儿,眼睛还大大的。

  那绯绯在婉儿面前停住,歪着头闻了闻蝉羽扇。

  婉儿见状捏着扇柄,轻声说道:“这个是蝉羽扇,漂不漂亮?”

  “亮”字出口,绯绯突然咬住蝉羽扇,转身向那兽人离去的方向跑去。

  “禹木,我的蝉羽扇!”婉儿哪知道这个小家伙这么调皮,本是想拿蝉羽扇逗逗它的,没成想直接就把扇子送“人儿”了。

  禹木本来在想兽人的事儿,直到睁眼看到腓腓跑开,才注意到它嘴里的蝉羽扇,迅速追了上去,回头柔声道:“婉儿,跟紧我,那是腓腓,很机灵的,要是让它把扇子叼回群落就不好拿回来了。”

  “啊,你怎么不早说,我们快追,要是那兽人折回来也是一样惨。”婉儿将腰间的束带坠儿塞进腰间,紧紧跟着前边的禹木。

  “啾啾——”

  腓腓在前边跑边停,时不时还回头看看,在这森林中,禹木虽是身法全开,却也碍于树木枝干太多,速度提不起来。

  “雷切。”

  禹木一把薄翼般靛蓝的长刀握在手中,长刀在手,禹木遇到藤曼、搭在半空的枝杈也不再躲避,挥刀上挑下劈,快速清理着沿途的障碍。

  跟在后边的婉儿顿时觉得像是跑在一条林间小道上,不用左避右闪,步伐轻盈了很多,很快追上了禹木。

  “还跑?”

  眼看前方有了暗暗的光芒,想是快出森林了,禹木瞬身抓住蝉羽扇的扇柄,本想将腓腓也抓在手中,那腓腓却是直接弃了折扇,踏着禹木的胳膊冲出了森林。

  天边已是残阳,浓墨天空染了一抹暗红,初从森林出来眼睛还有些不适。

  禹木和婉儿从大树中走出来,是一片树桩地,从树桩的切痕来看应该是人为的,树桩地里矗立着一个很大的木屋,腓腓正在那木屋的栏杆上踱步。

  “这腓腓难道是有人饲养的……我在不祥之地所遇的都是三两成群,暗地不知还藏着很多,很少看到单只的。”

  禹木初时还以为二人已经到了森林的边缘,此刻看来,全然不是,这一片树桩周围依旧是高耸的树木,完全看不到头,木屋斜后方有水流声,远远望去是条小溪,看着也就四五尺,算是饶有一番意境的地方。

  “这么大的木屋,住的怕就是那个怪物吧,倒是很会享受嘛。”婉儿躲在禹木身后,环视了一圈周围,心里还有些羡慕。

  婉儿纵是面对血魔那样的高手也不会胆怯,但是对于这类似人非人的生物是一点抵抗力没有。

  “咯吱——”

  门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