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坠落裂谷

禹天对弈 禹影 2275 2019.07.02 09:27

  众人随禹木来到悬崖边,说是悬崖,倒不如叫大裂谷,因为对面并不是平原或者大海,而是有对岸的,对岸比几人所站之处要低上很多,两岸就像是被擎天巨斧从中劈开一样。

  兰哲往后缩了缩身子,咽了口吐沫问道:“你在开玩笑吧,这宽度,怎么过去?摔下去可就必死无疑了。”

  奕莺看着两岸的地形,比对了一下宽度和高度差,也点点头说道:“我和小姐虽说能幻化羽翼,但是只能静止悬空一段时间,要想飞跃这么宽的裂谷,根本不可能。”

  禹木切了一棵大树,向凉城问道:“如果以风元素术法推动大树,能行进多远?”

  凉城抬了抬手,巨木吃力的飞了没多高就落了下来,对禹木说道:“风元素术法一般都是操控细小之物伤敌,这种巨木,估计没多远就会掉下去。”

  兰哲这时候突然拍拍禹木的肩膀,说道:“既然主题是借东风,干脆帮你用树叶组一个圆弧形的帆布,你拽着帆布,将你吹到对岸吧。”

  “可是……”

  凉城刚想说什么,禹木便打断道:“这个办法也行,时间紧迫,麻烦诸位了。”

  奕莺也觉得哪里不对劲,只是这会儿心里一直挂念九公子,也说不上有什么不对劲的。

  凉城闭着眼再次问道:“你真的要这样做么,能活着到对岸的概率可是微乎其微。”

  “嗯,我愿意一试。”禹木点点头。

  凉城双手一挥,绿叶纷飞,很快形成一个绿色的大帆布。

  禹木双手分抓两头,将帆布拉在身后,做好奔跑的姿势,对身后的凉城和奕莺喊道:“我准备好了,我一脱离崖边,你们就用最大的力量将我吹起。”

  风之魂显现,凉城咬着嘴唇,盯着禹木的身影,奕莺也做好了施展术法的准备。

  禹木奋力狂奔,结结实实地踏出最后一步,飞至空中。

  “呦呦呦,这是干嘛?怎么我一醒来,你就在做奇怪的事情?”堕天揉着睡眼,看到禹木正在跳崖,起身端坐在床边,急忙开解道:“怎么了这是?怎么就轻生了,是不是失恋了,这不还有我么,年轻人,不能这样就放弃自己的生命啊,生命对于我们每个人只有一次,是我们享受一起权力的基础……”

  禹木神经正紧张,没有时间分心回应堕天,跃到空中后,只觉得一股磅礴的飓风,从身下吹起,直接将自己甩到高空。

  不得不承认,凉城和奕莺对于风元素的操控非常娴熟、拿捏准确。

  “逆功法,转乾坤!”

  就在这时,神识空间的堕天双目失神,越来越沉,飘起身子,头向后微微仰着,嘴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只见堕天双眼已闭,只是嘴巴在动,身上不断发出强烈的灵魂波动,冲击着禹木的神识空间。

  此刻,禹木神识空间中的空间禁制受那波动的影响,已有小部分开始破碎。

  不仅如此,混沌之地也剧烈晃动,不断出现细小的缝隙,黑白两色的诡异气息在禹木的神识空间中肆虐。

  “啊——”

  飞在空中的禹木痛苦地喊道,用力抓着帆布的手上青筋暴起,满是汗水。

  “堕天!这个时候别开玩笑!”禹木冲着神识空间喊道。

  这才看到堕天已经失去了意识,完全是本能的释放那恐怖的波动。

  禹木头痛欲裂,又见手中帆布叶片开始散开。

  岸边的凉城和奕莺也是大汗淋漓,之前和星怨的战斗本就耗费了大量真气,此刻持续操控风元素,更是耗尽了体力,禹木距离这边已远,纵是竭力全力,也无法再操控叶片维持帆布的形态。

  屋漏偏逢连夜雨,禹木手中的帆布散去,神识空间被冲击,双手抱着剧烈疼痛的头部,根本无法集中精神操控真气。

  “你们看,禹木有些不对劲!”

  兰哲指着空中的禹木,虽说绿叶化作的帆布已经消散,但是,凭着真气操控,还是大有希望到达对岸的,但是这会儿的禹木竟丝毫没有操控真气稳住身形的意思,在空中蜷着身子,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不好,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平日里沉着稳重的凉城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快步走上前。

  “小姐?”奕莺一把拉住凉城,问道:“你要做什么?”

  “我要去救他。”凉城将奕莺的手挣开,幻化绿色飞翼,跃到空中。

  “小姐!”

  奕莺和兰哲眼看凉城也冲到半空,慌了神,大喊道。

  凉城飞身接住下降的禹木,两人齐齐坠落裂谷。

  “我要去救小姐!”

  平日姐妹相待的奕莺流着泪往崖边跑。

  “冷静点,莺姐!”兰哲抱着奕莺,任由奕莺捶打,轻轻说道:“我也很难受,但是我们应该相信小姐,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又身负风之魂,一定没事的。”

  奕莺也不知听没听进去,趴在兰哲的肩头,伤心得哭着。

  另一边,婉儿收拾完“暗夜三蠢”,将他们绑在树上,便带着凌云离开了森林。

  半路上,婉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黑衣女子,背后都是伤口,像是被圆锥一类的东西刺穿的。

  走进仔细一看,婉儿发现那黑夜女子背后的大树竟被掏空了树干,而且还是从地下掏空的。

  树干下本该都是树跟,此刻却都是泥土,就像是被填进去的,着实诡异。

  后半程,婉儿又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刀带,身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伤痕。

  “你不觉得他好像瘦了么?”一旁的凌云问道。

  “怎么可能?人怎么会平白无故瘦了呢?”婉儿不解地问道。

  “不会错的,他虽然身上都绑在绷带,但是我能看出来,他的身形比第一次见的时候瘦了一圈。”凌云指着自己的眼睛说,“我自由学习打穴,对于人体的观察比常人要细致,不会错的。”

  “又吹牛!”婉儿不想搭理凌云,转身要走,不小心踢到刀带的胳膊。

  “啊!”

  婉儿大叫一声,躲在凌云身后。

  “怎么了?”凌云赶紧问道,要是刀带没死,怕又是一场恶战。

  “他的胳膊是软的……”婉儿有些害怕,她觉得这种诡异的事让人很不舒服。

  凌云回头看了眼婉儿,没有搭话,上去谨慎地捏了捏刀带的胳膊,回头说道:“他的骨头已经碎了。”

  又摸了摸同侧的腿,凌云又点点头。

  婉儿鸡皮疙蛋都起来了,向凌云问道:“怎么会这样?他不是被力三打败的么?怎么可能骨头都被捏碎了?力三做的么?”

  凌云摇摇头,说道:“恐怕这林中还有别人,力三擅长土元素的术法,术法的控制能力很强,无论如何也不会造成这种程度的伤害,就算真能,力三也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一击结果了不就完事了,他又没有施虐癖。”

  “除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