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遭遇——元组织·血奴

禹天对弈 禹影 1945 2019.06.02 08:13

  “哎呦呦……”

  禹木一脚踏空,险些摔倒,向前踉跄了几步,稳了身子,长叹一口气说道:“看来这地儿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前辈也没在……我该去哪呢?”

  “混小子!”

  就在禹木发愁去哪的时候,北边跑过来一个黑煤球,不是金无又是谁?

  “不是……前辈,您这跑来跑去的干嘛呢,锻炼身体呢?”

  “混小子!我可是好心来提醒你的,还调侃我!”金无气的胡子都炸起来了,冲禹木吼道:“老子是怕你刚拿了老子的秘籍,就英年早逝,所以来提醒你,这北边啊,说什么也去不得,有个全身血红的怪人啊,去不得去不得,还有个人啊,露着一条手臂,周围袖子影儿都没见着,你说多可怕,这一定是那怪人摸着什么就能把什么化成灰烬!”

  “露着胳膊……左臂还是右臂!前辈?是不是左臂!”

  “这我哪记得清……我想想,是,应该是左臂!”

  “左臂……是不是一身白袍?”

  “是,白的很!你认识?”

  “不好,是南宫前辈!我得去看看!”

  金无一把抓住禹木,厉声道:“小子!你说那人是南宫白?不是,我说什么你是没听见么,我说那里去不得,你还非得去,那人若真是南宫白,他自己能全身而退,多了你可能还是个累赘,他若自己都不能全身而退,你去了不就送个双杀么?”

  禹木把手搭在金无手上,郑重道:“前辈,这事儿我已经决定了,南宫前辈是我的老师,我不能留他一个人身处险境!这秘籍还给你,另则贤能吧。”

  说着禹木便伸手去掏秘籍,被金无一把按住,

  “小子!老子做的决定没后悔的!你愿意送死就去,老子送出去的东西岂有要回来的道理?我也没说就南宫白一个人啊,地上有几个,站着的除了南宫白,还有一个少年和一个姑娘,那姑娘长的……美!”

  “姑娘?”

  禹木想来最可能的就是婉儿回来了,这下就更不能不去了,急忙向金无说道,

  “前辈……还有一事相求……”

  “婆婆妈妈,老子是铁定不会跟你去的,你爱去自己去!有话呢……就说,有屁呢,就放!”

  “最近不是很太平,我想您无事的时候多帮我照顾米亚他们。”

  “我放着满世界好吃好喝的,去照顾孩子?你当我是谁啊,我可是金无啊!”金无瞥了一眼冷脸相对的撒掖,冷哼道:“何况还有个一直想戳死我的家伙,算了!我也不是小气人,反正也经常在这一带走,路过了看两眼,别耽误老子赚钱就行,这够意思吧!”

  “谢过前辈。”

  “米亚!大哥哥走了,有时间回来找你!”

  “这马送于恩人了,也好省些脚程!”

  禹木此刻确实着急赶时间,便没推脱,道了声谢,上马向北边疾驰。

  “大哥哥再见!”

  金无看了一眼米亚父女,又望着离去的禹木的身影,背在身后的手骚动个不停。

  一个半时辰之前,在北边一片荒草地上,南宫白与九歌并肩站在一起,对面是一个满身血红色的男子,一头卷发,头上还带着皮制的头饰,右手戴着一个钢爪,还带着五颜六色的手腕脚腕,应该是聚灵的装备。

  “你是何人。”

  此前,南宫白和九歌在客栈时接到小二送来的一封书信,上边赫然写着“城外东边,血红色男子,务必拦下!——天枢”

  二人一看是天枢的书信,便急忙出城,就在此与书中人相遇。

  “我?我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赶着来送死?”对面那人撩了撩额头上搭下的卷发,蔑视地说道:“赶过来也是不容易,死之前明白点,也算我的恩赐了,我叫血奴,对了……”

  血奴从包裹中拿出一件画着八卦的紫色披风,披在身上后转手就扔到地上,披风里边还写着一个“阴”字。

  “元组织!”

  南宫白和九歌大惊,摆好架势时刻准备应战。

  “你们是不是也觉得这个字不适合我,可是没办法,就这么分配给我一个‘阴’字,每次动手之前还得把披风披上,紫不溜秋的,古怪之极,所以我能不披就不披,我喜欢血红色!可是没有血红色!我喜欢‘刑’字,可是被人拿了!怎么什么都这么不如意!迟早!我要当老大!先换名字!再换衣服!噶唔!”血奴看着旁边的披风,显得极其不悦。

  “你来这儿做什么,还有玄女……你们在图谋什么!”

  南宫白厉声问道,他前几天在玄女那儿亲身体会元组织成员的实力,此刻不敢轻敌。

  “你们看到玄女了?我们来这儿做什么?我哪知道!我要知道就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每次什么都不告诉我,跟我说进了城就知道了!凭什么!凭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每次知道该干什么的时候也没时间说!为什么!老大是有毛病吧!一定是!有毛病才会什么都不告诉我!”血奴抓着头发,扑通跪在地上,喊道:“好想知道啊,这次任务是什么!对!进城!进城就知道了!”

  南宫白看着眼前有些癫狂的血奴,似乎不像是在说假话,怕也是因为他这癫狂的性格才不将任务告诉他。

  “我要走了……我不能再在这里耗着了,我还有事,你们可以上路了!”

  血奴右手血红色暴涨,红色气衣在右臂上缠绕飞转,手腕中迸发出大量火焰,径直一拳击出。

  “火拳!”

  一拳击出,那火焰竟有半个人那个大,外型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被火焰包裹的拳头,向着南宫白飞去。

  “水盾!”

  就在南宫白准备动手时,数串水流向着身前激射而来,化出几面水盾挡在前边。

  不远处一队人骑马赶来,马上几人正右手平举施法,领头的是个一身劲装蒙着面纱的女子。

  那女子翻身跃下马背,在空中平展双臂,化作数把巨大水枪,指向血奴。

  “齐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