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话唠

禹天对弈 禹影 2059 2019.05.12 15:29

  禹木心态有些崩了,本以为力三这副模样,妥妥一个武炼者,可是怎么看这手岩障也不是武炼者的技法,禹木的三观又被刷新了。

  “嘿嘿,禹木小哥哥,我早就觉得他的护腕像是聚灵用的,果不其然,他会术法,不过吧,这术法嘛,比我还是弱了一些。”

  婉儿一脸得意,在禹木面前坏笑起来。

  力三也是嘿嘿嘿的傻笑,他因为这副模样确实也经常被人误会。

  “咦?”

  树上那人对力三也来了兴趣,他凭现在的修为竟始终看不透力三的真实境界。他知道眼前这个皮肤黝黑的壮汉压制了自己的修为,却不知意欲何为,所幸出手时气衣虽淡却能看出是金黄色,感不到一丝恶意,便暂且放下心来。

  “也罢也罢。”

  禹木一行人,循着声音,看到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从树上一跃而下,穿着件轻薄的白袍,右手长袖材质和白袍明显不同,看着粗糙很多,还勾勒了很多奇怪的形状,而左臂整个露在外边,没有一丝遮盖。

  “不错不错,你这黑大个还真是有趣,想是一边修习拳脚,一边参悟术法,这手岩障拿捏的漂亮啊。”

  话罢,那男子轻飘飘落在三人旁边一块石头上,盘膝而坐,眯着眼盯着力三。

  “嘿嘿嘿,过奖过奖,俺献丑了。”

  那男子收起目光,闭只眼,又随手捏了两枚树叶,射向婉儿和禹木,这力道比之刚才又加了几分。

  婉儿不敢怠慢,运转功法,蝉羽扇平展,一片水雾显现,随后凝成弧状,

  “水刃!”

  一发水刃正击落迎面而来的树叶,正当婉儿准备发出第二发时。

  禹木侧身微动,右前一步,左前一步,轻描淡写,闪过树叶。

  “嗯,基础不错。招呼已经打完,开始入学考核吧。”

  那男子伸了个懒腰,

  “黑大个,你可以直接走了,剩下两个留下。”

  力三看了眼婉儿,又看了眼对面男子,似是有些话早说。

  “走吧走吧,没你事了,你通过了,直接去学院报到吧,别影响我考核。”

  “那俺就先走了。”

  力三不好再说什么,跟禹木二人拱了拱手便向前去了。

  “前辈。”

  “晚辈禹木。”

  “晚辈东方婉儿。”

  禹木和婉儿对视一眼,向对面男子作了个揖。

  “嗯嗯,我看看,东方婉儿,禹木……对了,刚走的那个叫什么?”

  “前辈,他叫力三。”

  “哦,我查查。”

  对面那男子懒散地在一个小本上查着什么信息。

  “东方婉儿,女,十六岁,东方世家,三岁被送往雇佣兵团,李西义女,十四岁入小元境,术者。”

  “禹木,男。”

  “力三,男,二十八岁,十五岁入雇佣兵团……哦?”

  读到此处,男子停了下来,摸着下巴。

  “哦对,两位好啊,禹木上官婉儿,上官婉儿禹木,对吧,这个,啊对,忘了自我介绍了吧,我没自我介绍吧,那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南宫白,南宫的南宫,红橙黄绿蓝靛紫的白。”

  “噗嗤~”

  未曾想看着这么高冷的一个人,开口这么能说,旁边的婉儿实在憋不住了,笑了出来,禹木也是微微一笑。

  “好笑么?”

  突然,南宫白的脸出现在二人中间。

  “好快!”

  禹木二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被吓了一跳。

  “不好笑不好笑。”

  婉儿赶紧把嘴捂了起来,一副乖巧的样子。

  “嗯。”

  南宫白消失后又回到了石头上。

  婉儿对冲撞前辈有点不好意思,冲着禹木做了一个鬼脸,却发现禹木眼睛瞪的很大,直直得看着南宫白。

  “怎么了,禹木?”

  “看地上。”

  “什么?”

  “你看这地上,南宫前辈来回一趟,叶子半分未动。”

  婉儿也大为吃惊,

  “这若是术法,需要在高速移动的同时,控制一条路上所有树叶不受自身移动的影响,保持原位置,还要走在叶子之上,不损坏叶片,这可能实现么……·”

  南宫白控制一片叶子飞在指尖,把玩起来,

  “能实现么?这确实是个问题……·”

  “前辈!”

  禹木一直盯着南宫白,突然开口,

  “前辈您是不是过来之时,根本没有经过这些叶片,或者说,前辈您根本没有过来。而是在一个地方消失后,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婉儿大惊,

  “这怎么可能?”

  南宫白眼中冒着火光,手中叶片飞出,击向地面,顿时树叶纷飞。

  “我阅人无数,什么人没见过,都见过,什么都见过,今天倒真是开了眼了,两个后辈真是有意思,有意思,极其有意思。”

  南宫白说完一跃而起,消失在视野中,

  “你们通过试炼的条件就是和黑大个活着走到学院门口,哈哈哈。”

  说话间南宫白的声音已越来越远。

  “不好!力三有危险。”

  二人对视一眼,飞身向力三离去的方向追去。

  “婉儿,你有没有闻到有一丝腥气?”

  “没有啊,禹木哥,怎么了?”

  “没事,我们快一些吧,救力三要紧。”

  不多时,二人便看到前方一个壮汉哼着歌晃晃悠悠走在前边。

  “力三,没事吧?”

  “这不是大小姐和禹公子么,嘿嘿嘿,能有啥事,无聊死了一路上,什么都没有,你们情况怎么样,那位前辈什么来路。”

  婉儿见力三没事,便逗趣得聊起南宫白的事,两人有说有笑的在前边走着。

  “你说是不是啊,禹木小哥哥,南宫前辈特有意思。”

  婉儿说着便回头问禹木。

  禹木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嗯是。”

  力三也来招呼禹木,

  “禹公子,我看没多远就能出去了,嘿嘿嘿。”

  “好。”

  看婉儿和力三此刻有说有笑,禹木回头望了望来时的路,心中疑惑众多。

  那一丝腥气不会错,应该是异兽的血,在他们找到力三前一定有人和异兽战斗过,可力三身上一点伤没有。

  还有,这一路除了南宫白以外没有遇到任何人和异兽,实在让禹木想不通。

  “唔……唔……”

  就在禹木一行人来的路上,谁也没注意到,一棵不起眼的树背面绑着一个人,嘴被人用东西堵住,满眼惊恐的看着四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