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7章 神秘的钱九爷

禹天对弈 禹影 2045 2019.07.25 13:05

  当察觉到一个气团飞向自己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打从一开始就错了。

  这枪中根本没有一丝真气波动,所射出的只是纯粹压缩的空气!

  这样压缩的气团打在身上会有多大的威力,禹木不知道。

  因为判断的失误,发现气团的时候,距离已经很近了,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考虑。

  而眼前那个左手伸向后腰的女子也还没有动作,这会儿该不该瞬身躲开,还是就这样什么都不做?

  危急时刻已经到来!

  气团离自己越来越近……

  “拼了!”

  禹木决定搏一搏。

  “彭!”

  气团贴脸划过打在身后的墙壁上。

  禹木侧过头用余光一瞥,墙上有一个不小的引子。

  这样的威力打在常人身上想来就算不至于致命,也得好一会儿才爬的起来。

  后边开枪那人将家伙拍在桌子上笑道:“抱歉了,枪走火了,哈哈!”

  “哎呦,表现不错嘛,这都没被吓着。”

  女子提了提后腰的腰带,扭了扭胯,从兜儿里抽出两只手套。

  带上手套,“甜甜”地说道:“例行检查。”

  禹木将手平举,应道“不碍事,演戏的么,心理素质都得好一些。”

  检查完身体,女子轻笑道:“倒是干净,连个碎银子都没带,你们出门都不用花钱的么,难道是靠脸吃饭?”

  “来得匆忙,也没带什么。”

  “那姐姐就不陪你进去了,进门以后依次按下137这几个按键,就可以了。”

  女子附在禹木耳旁,又补充道:“小心点,别离牢门太近。”

  “踏踏踏——”

  踩着高跟回到座位上,那女子将腿又抬到了桌子上,轻佻地说道:“要是还想见着姐姐,就怎么进去的,怎么出来,可别做些给姐姐添麻烦的事情。”

  话罢,旁边一个人按下了一个红色的按钮,禹木眼前便开了一道门。

  禹木道了谢,便走了进去。

  开门的男子等他进去便关了门,瞅着旁边的女子问道:“怎么着,红烛,还舍不得这小子了?”

  红烛痴痴地笑道:“有那么一点点,还挺可爱的不是么?”

  但是,她也知道,见到钱九爷面儿的人十个里得有八九个都得死,这小子活下来的概率小的可怜。

  进了门,禹木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装到了一个大箱子里,除了眼前九个数字什么都没有。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137是钱九爷的房间号么……

  依次按下三个数字,他觉得脚下开始晃动。

  地震了?这么巧么?

  禹木半蹲下身子,他发现脚下的地面在移动。

  原来,137是地下一层37号牢房,禹木所处的“箱子”叫“箱车”。

  平行移动一段后,箱车又开始向另一个方向移动。

  不多时,禹木一侧的门打开了。

  出了门,眼前全是囚室。

  虽说是囚室,但是内饰比起一般家庭的条件竟还要好一些。

  禹木心想钱九爷竟是个囚犯,难道是当上干部以后犯了事?

  “你就是禹木?”

  囚室里还有一扇门,门中走出一个穿着睡衣,有些赘肉的男子。

  男子头上有两只角,像是饰品,又像是真的,手里一只大烟袋。

  “钱九爷?”

  “不错不错,是我,你的事情我听南御拉明说了,他有没有跟你说考验的事情?”

  “提了一句。”

  “口风还是一如既往的紧嘛,是这样的,兵团的事情我还是给你交代一下吧。”

  钱九爷叩了叩烟灰,填了新烟叶,嘬了一口,继续说道:“王朝这边打理日常的都是些兵团外围的人,内部的人呢反而在一些不太起眼的地方,南御拉明是个例外,谁也没让他起早贪黑去卖山楂串,哈哈哈。”

  笑完,他才吐出一片烟圈。

  “团里需要些有能力做事的人,忠不忠诚无所谓,反正谁也不是谁肚子里的蛔虫,说多了也是大话,能办事就行了。”

  往囚室边上的铁栅栏靠了靠,钱九爷仔细瞧了瞧禹木,“你的考验有两个,第一个,便是杀死一个兵团里的人,也就是所谓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一点你已经做到了;第二个呢,也不难,帮我买点烟草回来就行。”

  钱九爷将手伸出栅栏,递过一个装烟叶的袋子。

  进来前,红烛曾特意叮嘱他不要太靠近牢门,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缘由?

  但这会儿也由不得禹木了,他将手慢慢靠近,接过袋子。

  钱九爷手一松,将手收了回来,笑呵呵地说道:“成了成了,去吧,明天找个时间拿给我就行了。”

  禹木点点头,心想这个钱九爷所说的被我杀了的人是谁?难道是那个断臂的,还是南御拉明说过什么?

  现在也不是问事儿的场合,禹木拿着袋子,便离开了。

  将袋子装满烟草再拿回来,这种事情,也算考验么?

  回到红烛他们值班的地方,禹木又被叫住了。

  “姐姐不是说了么,怎么去的就怎么回来,你这一身的烟味,难道?”

  红烛摸了摸禹木的口袋、裤腿,发现没有什么东西,手从禹木的袖子上划过,点在禹木的拳头上。

  “手里是什么,让姐姐瞅瞅呗。”

  这话刚一说完,旁边的男子将枪从桌子上拾起,指着禹木也不说话。

  眉头轻佻,红烛催促道:“听话。”

  禹木手掌慢慢张开,手中什么都没有。

  红烛闭着眼,拍了拍他的胸口,这才放过他,“出门在外,可得小心点,有时间了回来看看姐姐。”

  “一定。”

  禹木感觉红烛话里有话,动身离开时,又仔细回味了一下那句话。

  他总觉得值班的几人心里知道从钱九爷那儿回来的人多少都会带点东西,只不过能不能查出来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待禹木离开,红烛纤细的手指不停地敲着桌子,喃喃道:“钱九爷那里回来的,我们杀了的有几个,外边死了的有几个,活着的又有几个?”

  “手里带着东西的,都被我们灭了,太多了记不清,外边死了的也不少,你要说能活着回来串门的,怕也就一个人吧。”

  “我总觉得有点期待呢。”

  红烛干脆躺在桌子上,闭着眼,像是看到了禹木回来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