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5章 万毒谷

禹天对弈 禹影 2078 2019.08.13 20:23

  逼近禹木,腾蛇吐着信子,威胁道:“若是你放弃了,我会遵守赌约将你吃掉,这样也好,我也不至于失了信誉。”

  “前辈你还真是个认真的蛇,比大多数人族还要将信誉,既然你不愿意做这个坏人,那只能我来做了!”

  禹木雷切在手,肌肉微微壮大,背负白色羽翼冲向腾蛇。

  “神族?”

  腾蛇又是一惊,对战之时,观察着眼前的小子。

  它曾有幸受过一位神族的战士点化,若眼前人真是神族,它便不该再出手。

  几番观察后,腾蛇认定禹木只是一介人族,只是不知什么机缘下获得了神族的力量。

  “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一只手,留下,便饶你不死!”

  面对腾蛇一次次诚挚的劝道,禹木嘴角一直抽搐,骂道:“就非得要我点东西是么!老子给你一肉饼可好!”

  说话间,一击带着兽骨的重拳击打在腾蛇的脑袋上。

  “轰——”

  一个巨大蛇头被砸到地上,腾蛇其他几个头往后退了退,满眼的恐慌,颤颤惊惊地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你身上会有它的气息?”

  腾蛇自己本就是怪物,现在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禹木。

  “你身上有老族长的气息,可你并不是异兽族……而且你身上还有神族的气息,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见腾蛇突然之间对自己怕成这样,禹木亮了亮手上的戒指:“呶,这本是两节兽骨,你知道它的来历么?”

  “错不了,这是老族长的遗骨,当年与人族团长一战,老族长身陨,或许是那之后化成的兽骨。”

  腾蛇想起往事,不禁有些神伤,几千年过去了,老友多成了白骨,留下自己这把老骨头,着实有些凄凉。

  “既是老友之骨理当奉还,只是这兽骨是朋友所送……”

  “无妨无妨,既已是旧事,两节兽骨还有何可纠结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既然在你手中,好好利用便是。”

  在这个小子身上看到无数不可思议的事情,腾蛇已无战意,转向将头伸向婉儿。

  “魂主大人,今天多有冒犯,不要见怪,老夫留下这枚蛇鳞作为赔罪,以后若有危险,将水魂的纯水点在上边,我自会现身。”

  腾蛇身上金光一闪,一片蛇鳞便化作手链套在了婉儿的手上。

  “谢谢小腾!”

  “小腾……”

  听到这个称呼,腾蛇和禹木都是一脸黑线,这么个庞然大物被叫做“小腾”,老脸都没地儿搁了。

  “对了,你们来这毒瘴林做什么?”

  “我是来找爹娘和爷爷的,他们都进了这林子,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腾蛇想了想,回忆道:“确实是有过一队人和一对儿夫妇在几日前穿过了这毒瘴林,但是没看到有老人家。”

  “一队人?难道爷爷是被掳走的?小腾,毒瘴林里是不是有一个毒师?他们是去找毒师了么?”婉儿连忙问道。

  “那队人确实推的车上有几个麻袋,或许真的藏的是人,至于这毒瘴林内部,我也没有去过,我只是途径这里打了个盹,知道的不多。”

  “那我们得赶紧去看看情况,多谢了前辈。”

  禹木抱拳谢过,带着婉儿继续往林中赶去。

  “吵吵闹闹的,我还是去别处睡吧。”腾蛇见二人已经走远,钻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毒瘴林里没有风,常年积聚着毒障,越往里这毒障越浓,二人秉着呼吸,快速赶路,终于穿过了林子。

  “憋死我了!”

  出了林子,婉儿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望着背后的粉色瘴气林,这辈子都不想再走这条路了。

  往旁边望去,一块牌子竖着:“重返毒障犹有活路,再踏半分唯有死路。”

  这块牌子后边是一处山谷,四周都是高山。

  这片山谷便叫做万毒谷,是毒师的住处。

  站在牌子旁边,婉儿冲山谷喊道:“毒师爷爷!婉儿有事相求!”

  “小丫头片子?怎么有空跑到这儿来了?想听爷爷讲故事了?进来吧。”

  一旁的禹木,小声对婉儿说道:“你这个毒师爷爷怎么觉得比你那个二叔好相处多了?”

  婉儿哼了一声,嘀咕道:“毒师爷爷只是选择的道路不通,二叔是真的坏!”

  两人走进山谷,四周空地的围栏里种满了药草,五颜六色,看着很是鲜艳。

  婉儿在一株粉色叶片红色叶脉的植物前停了下来,叹气道:“这草叫美人香,我这个毒师爷爷小时候就给我讲过,一个美女很喜欢这种草,既有观赏性,又有淡淡的香气,便让人在屋子里养了很多盆。”

  见婉儿讲到这里便停住了,禹木问道:“然后呢?”

  “没了啊。”婉儿一摊手。

  “什么就没了?”

  禹木疑惑之时,身后一个棕色胡子的老者笑道:“当然是那个美女没了。这美人香种在室外,有净化空气的作用,但若在室内又不经常通风,那便成了致命的毒药!香气吸入过量后手臂便会出现紫色的丝线,这丝线到了肩膀,便是神仙也难救喽。”

  “我都这么大了您以为那些吓唬小孩子的故事我还会怕么?”

  婉儿见了毒师,不由自主地躲到禹木背后,像是找到了避风港。

  “丫头啊,都长这么大了,也不回来看看爷爷,这会儿过来,是有什么事儿?”毒师一捋胡子笑道。

  禹木拱手道:“前辈,我和婉儿是听说家中有人入了这毒瘴林,所以来此地……”

  “哦?你小子是谁?丫头,不会是你的相好吧?”

  “您别管!说正事!”

  “我哪管得了?你总得告诉我找谁吧?”

  “我爹娘和爷爷都进了这里,至今下落不明。”

  看着婉儿担心的样子,毒师皱起眉,说道:“你爹娘确实来过这里,也是询问你爷爷那老鬼的下落,可是我未曾见过,后来他们便离去了,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

  毒师隐居此地,每日潜心研究毒术,从不与外人打交道,初时东方牧夫妇来时,只道是老友年岁大了走丢了,这会儿婉儿也来到此地,事情想必没那么简单。

  婉儿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与毒师爷爷,希望他能参谋参谋。

  毒师越听越觉得这事情中有些蹊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