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5章 婉儿的传记

禹天对弈 禹影 2081 2019.07.14 19:06

  见禹木没有说话,小虾米一个巴掌打在自己嘴上:“说什么呢,嘴秃噜了,我是说二八分,您八我二……”

  禹木仍未搭话,这让小虾米有点慌了,八二分账还不行,这是遇到狠碴了。

  小虾米一咬牙,心想就当自己倒霉,钱财毕竟是身外之物,要是一个不小心丢了性命,还分什么“您八我二”?

  “我的意思是您直接带走价值连城又轻便的‘八’,我在后边帮您扛着那不是那么值钱又笨重的‘二’,对,是这个意思。”

  小虾米嘴角继续上扬,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圆着自己刚才的提议,这会儿哪还管得了别的,只求保个命。

  见小虾米一个劲儿的给自己倒贴,禹木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故意缓缓塌了塌眼皮冷冰冰吐出两个字:

  “再说。”

  这两个字听在小虾米耳朵里就像是来自极寒之地一样,不禁背后一凉,赶紧点头伸着脖子应道:“好好好,再说再说。”

  小虾米心想自己把好处都吐出来了,怎么还“再说”,还有什么好说的,难道搭时间搭力气还不行,还得自己贴上老本?

  看着旁边眼神发慌的小虾米,禹木扔了颗定心丸,说道:“好好干,有你的好处。”

  “哎呦哎呦,不敢不敢,只是有您实在看不上,觉得碍眼的,您告诉我,我帮您处理了。”小虾米听禹木这话的意思,不用倒贴,还给自己留了点油水,赶紧应和道。

  瞅了瞅墙上那块方方正正的大洞,禹木摇摇头,明明能从墙上翻过去,跑来钻什么洞啊。

  看着禹木在墙前边发愁,小虾米赶紧趴在地上。

  “干嘛?”禹木看着小虾米那滑稽样儿问道。

  “您踩着我的背,钻过去啊,不是,这个走进去,也不对……”小虾米也知道从洞里钻过去有些失身份,这会儿结结巴巴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走你的吧。”

  禹木一抬手,拎起小虾米,将他从洞口扔了进去,自己则轻轻踏墙,左右借力上了宫墙,一个鹤子翻身,落在小虾米身旁。

  小虾米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进了宫墙,笑呵呵地说道:“哎呦,今儿个运气真不错,还真让我进来了!”

  瞧了瞧四周,禹木没有理会小虾米,径自向着老祖宗的宫殿方向走去。

  “兄弟……不是,老大,你去那边搜么?那我这边……”小虾米又说错了话,咬了咬不争气的舌头,一缩脖子,指了指另一个方向。

  禹木脚步未停,很快就消失在小虾米的视野里。

  “那个……三个时辰以后还在这里……碰头……好吧,当我没说……”小虾米招了招手,却又不敢大声喊叫,无奈的落了手,一头扎到一旁的宫殿里。

  跑向旁边的小虾米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朝禹木的方向望去。

  小虾米见禹木落地之后目光直直地盯着那边,丝毫没有犹豫,想必一定是有重宝。

  若是这会儿跟过去,说不定还能捷足先登,这样一想,小虾米还真有点心痒。

  “不行不行!”小虾米摇摇头,加快脚步往之前的方向走去,嘴里念叨着:“这要是被发现了,还不是手起刀落,直奔十八年后了?还是乖乖拎点东西走人比较稳妥。”

  没走几步,小虾米又停了下来,冲着禹木离去的方向跑去,心中暗喊:“十八年就十八年!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

  禹木也察觉到了小虾米也跟了过来,不愿与之纠缠多生事端,加快身法,几个起落来到了那处上了锁的宫殿前。

  “小娃娃,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速速离去。”

  宫殿中一声满是沧桑的声音响起。

  禹木听这声音,有几分沙哑,但是依旧能听出来是老祖宗的声音。

  “在下……”

  正想搭话,一股浩瀚的力量迎面而来,轰向禹木。

  举刀斜劈,禹木卸去了那力量上的劲道。

  见里边人无意相见,禹木只得大步走向宫殿。

  宫殿处处透着诡异,门上的锁头依旧光亮,就像是每天都有人拿油擦拭一样。

  这一切都和禹木第一次被老祖宗引来时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次是禹木主动找上门。

  见里边再无阻拦之意,禹木拱手道:“那就打扰了。”

  手都没伸,径直撞向宫门。

  正如禹木料想的一样,身体渐渐融入门中,进入到了内殿。

  内殿的布置和之前相差不多,只是又添置了一排排书架,这数量比之往昔,怕是多了不止十倍。

  在一排排书架前走过,堕天突然提醒禹木道:“你看,这几个书架上都是建造、制造、神族文化的书籍,想必都是从‘天工’中衍生出来的。”

  禹木也表示认同,这些如果都是老祖宗的手笔,那一切都能说通了。

  “这本传记?”

  快速转过几个书架,一本古书映入眼帘,禹木怔怔得盯着那本书,颤巍巍地将手伸了过去,指尖慢慢滑过那本书的书脊,心中思绪万千。

  禹木来到内殿已有些时间,老祖宗依旧没有现身,他初时在这个少年身上察觉到了神族和鬼族的气息,却不是来自血脉的,而是来自灵魂的,这足以让老祖宗警惕。

  而现在,眼前的少年指尖又落在了那本书上,更是让老祖宗这潭静了万年的水起了波澜。

  书架旁的禹木,一颗心剧烈得跳动着,他有一种感觉,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偶然,是有人故意要告诉他一些重要的事,而现在,那些重要的事很有可能就写在这本书中。

  打开书的第一页,禹木快速扫了一眼,接着翻开了第二页、第三页……

  “为什么没有了?”

  禹木发现前边都是些琐碎旧事,后边又都是白纸,什么都没有写,一页页仔细又翻看了一遍,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字,就像是被人有意抹去了。

  本来燃起的希望似乎成了别人的玩笑,禹木心中多少有些不甘,闭着眼,将手放了下来。

  那本被翻皱了的传记还垂在禹木手中,封皮上赫然写着“东方婉儿传”。

  将书揽在怀中,禹木闭目凝神,无论如何他也要查清婉儿的事。

  感伤之际,禹木手中的传记渐渐透明,最后竟在怀中消失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