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酬谢的十五两黄金

禹天对弈 禹影 2102 2019.06.22 09:47

  被救下的凌飞屹,昏迷了很久,当他醒来时,旁边坐着一个脸上有个闪电形状疤痕、穿着兽皮的人。

  “啊……阁下是?”

  凌飞屹只记得在和劫镖的几人血战,也不知道怎么一醒来就在床上,看身边有人,便捂着疼痛的身体问道。

  “快躺下吧!”

  那人见凌飞屹要起身,赶忙上前轻轻按着他的肩膀,“你伤的很重,别起来,我是雇佣兵团的,人家都叫我老闪。”

  凌飞屹也不再逞强,躺下身,忍着疼痛问道:“我怎么会在这儿?镖局的人怎么样了?他们……”

  “他们没事,那日他们回到城里便找了我们兵团,说有群恶人劫镖,让我们去救人。”老闪说道,“虽说我们没责任去帮着压镖,但是听他们的口气,那伙人确实来头不小,我便叫了几个好手随他们去看了看。”

  老闪看着凌飞屹,有些酸楚,苦笑道:“我们赶到的时候,你独战四人,整个就是个血人儿。”

  “四人……对,我有印象,有两人被我击毙了……”凌飞屹回忆着那天的场景,不可谓不惊险。

  “你知道那伙人是谁么?”老闪突然问道。

  凌飞屹摇摇头。

  “不知道也是好事。”老闪笑笑,张了张嘴,轻叹了口气,还是没有说什么。

  “别见外,既然都叫你老闪,我也就跟着叫了。”凌飞屹攥了攥拳头,问道:“老闪,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直说吧。”

  “爽快人办不了腻歪事儿,那我就直说吧。”老闪拍着胸脯说,“我平生阅人无数,硬汉见了不少,你倒是个硬汉中的硬汉,我老闪是真的佩服,想邀你加入我雇佣兵团,如何?”

  “不必了。”

  凌飞屹笑了笑,他心里是真的感激老闪这么看重他,但是他知道,从醒来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失去了当武者的资格,自此再与修炼无缘,淡淡说道:“承蒙厚爱,我心在镖局,不会去别的地方,膝下一子,盼他能成大器,余生足以。”

  凌飞屹没有提及自己伤势的事情,怕老闪担心,但其实他被众人送回来的时候医师已经确认过,修为已失,此生再无护镖的能力了。

  老闪自是知道这些事,依旧邀请他入兵团,是真心想让他指导些新人,看凌飞屹态度坚决,点点头,“入不入兵团,也是虚事,我老闪交定你这朋友了,我去跟他们说一声,免得都还在担心你,你等着。”

  “不必劳烦大家了……”凌飞屹想自己起身出去,这身体实在是不听使唤。

  “老凌醒了?”

  “醒了就好!”

  “大家伙儿,老凌醒了!”

  院子里热闹起来,镖局的镖师和兵团的人都来了。

  镖局的当家、几个镖师和老闪走进屋子。

  镖局当家陪着笑脸说道:“飞屹啊,你现在可是大英雄啊,独战一众好手,可是在城里传遍了啊。”

  “当家的,见笑了。”

  见凌飞屹想坐起来,一个镖师感觉扶起凌飞屹,在后边给他垫了一个枕头。

  “这样,镖局是这样想的,你为镖局出了这么大力,也受了伤,是得好好回去修养修养了,我们自然是不能亏待你,我取十两黄金给你,算是安家费,如何?”镖局当家冲外边喊道,“那个,小蔡,去帐上取十两黄金来,快点。”

  镖局当家什么意思,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嘴上说的是衣锦还乡,暗则是凌飞屹修为尽失,又惹了一帮来路不明的人,想要把凌飞屹当瘟神送出去,以后有仇有怨,和他镖局一点关系没有。

  旁边的镖师有些看不过,张嘴道:“当家的,这……”

  “十两黄金啊那可是!”镖局当家瞪着眼忍着不发作。

  “当家的,十两黄金。”外边一个束发少年端着一个木盘进了屋。

  瞧了瞧那十两黄金,镖局当家摇了摇牙,说道:“再取五两来。”

  “啊?”

  “啊什么啊!去啊!”

  “好的,小的这就去取。”

  少年放下那木盘,又跑了出去。

  看着账房的小菜跑来跑去,院子里一个大汉冲了进来。

  “哈哈哈,老凌,你这是要发达啊,打赏这么多。”

  那大汉,络腮胡子,袒着胸,典型的粗汉子。

  见屋里没人吱声,那粗汉子摸了摸头,心想难道又说错了话。

  “这……这是,飞屹安家的钱……”旁边一个镖师悄悄说道。

  “安家?安家这十两也够了啊,不也是好事么?”粗汉子还是有些懵圈,不知道为什么气氛这么尴尬。

  “你们当家的意思是让凌飞屹离开镖局。”旁边的老闪淡淡说道。

  凌飞屹一早就知道自己的当家是个什么人,这会儿让自己离开镖局出去安家也算是对镖局负责,他也没什么怨恨,只是老闪把这句话说出来,听到耳朵里,确实有些酸楚,眼眶中有些湿润,倒不是因为别的,当个独当一面的镖师是他的梦想,那天他终于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他问心无愧当了次称职的镖师,醒来以后,梦这么快被点破,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不是的,当家的是看我伤重,让我好好休养,我也觉得这样最好。”凌飞屹解释道。

  粗汉子看看老闪又看看凌飞屹,问道:“你们什么意思,怎么把我弄糊涂了?”

  “我说,当家的,这到底什么意思?这要是让老凌离开我可不答应。”粗汉子冲着镖局当家嚷嚷道。

  “行了行了别添乱了,赶紧出去。”镖局当家不想跟他掰扯,不耐烦的挥了挥袖子,“大头,这儿人天多,热,送他出去。”

  一个跟着镖局当家一起进来的镖师,顶着个大脑袋走过来,也有些不好意思,搀着粗汉子的胳膊就往外边推,“叔,咱先出去,院子凉快。”

  “不是,话都没说清楚,怎么就撵人?”粗汉子皱着眉头嚷道。

  少年端了另外五两金子回来正碰到粗汉子被推出来,也不敢多问,怯声怯语得问道:“当家的,黄金拿来了,我能进去么?”

  “快快快,进来!”

  镖局当家招呼着,接过木盘,放在之前的木盘之上,托起十五两黄金,看了半天,着实肉疼,一副谄媚的笑容,走到凌飞屹面前:“我呢,代表镖局上下,谢过了,这十五两!收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