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此生愿伴你地老天荒

禹天对弈 禹影 2331 2019.05.18 10:39

  禹木迎着风戟直上,真气凝聚的巨手被瞬间打散,挺身硬接了一击风戟,腰间被刺中,顾不得疼痛,借机抓住凉城的右手,禹木右手手指兽骨显现,一击打在凉城腹部。

  一击之下,凉城身后风魂和风戟一同消散,自己也软绵绵地摊在地上。

  婉儿拖着受伤的身体走了过来,伤口上凝着水珠,问道:“她没事吧”。

  “婉儿你没事太好了,凉城应该只是脱力,我们出去吧,九歌一直没进来我有点担心。”

  站起身禹木扛着凉城,两人便往外走。

  婉儿挽着禹木的左臂,总觉得湿漉漉的,抽出手,才看到自己手背上都是血。

  “啊!”

  婉儿赶紧扒开禹木一直挡着的左臂,一个血红的口子正血流不止,心疼地拉住禹木,“怎么会这样,我先帮你止血!”

  婉儿耳坠中水滴飞出凝于伤口处,瞬间被染成红色,止住了流血。

  “谢谢。”

  看着禹木苍白的脸,婉儿强忍着眼泪,搀扶着走出结界。

  结界外,九歌木木地抱着奕莺,旁边兰哲也躺在地上,学长们已经不在,想来已经走了。

  “九歌,发生什么事了?”禹木放下凉城,向九歌走来。

  “怎么伤成这样!”九歌回过神,看见满身是伤的二人,拿出一个小瓶,取了些药让几人吃下。

  “这是小药师那日留给我的,可以快速调理伤势。”

  两人服下后运转功法,身上伤势很快好了一小半。

  兰哲和凉城这时也醒了过来。

  “你的风魂失控了,差点没把我们团灭……”婉儿看着凉城打趣道。

  凉城看着自己的手,低落地说道:“失控……还是没控制主么……哪怕这样还是败了么……抱歉添麻烦了……”

  “和我们两人之力只能把你击晕,单打独斗你并未落败。”禹木看出凉城的心思安慰道。

  凉城摇摇头,便去看兰哲和奕莺,兰哲伤的不轻性命无碍,奕莺却还在昏迷。

  “到底怎么回事?”禹木看着九歌,他猜想他们在结界战斗时外边一定发生了什么。

  九歌便将紫烟蛟龙的事告诉了众人,至于关于他姐姐的事便没有提及。

  “夺人心智……真是可怕……”看着晕厥的奕莺,凉城有些担心。

  凉城搀起奕莺和兰哲,以风旋托起借力,跟众人道了声谢,“今日承蒙照顾,我得回去为奕莺治疗,日后有缘再见。”

  说完,冲婉儿点了点头,转身带着二人离去了。

  试炼之森远处,浩大的波动传来……

  “那是……是紫烟蛟龙离去的方向,不好!”九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定是谁跟那蛟龙交上手了。

  “我们去看看。”禹木自打刚才一战白色羽翼显现,便真气充沛,恢复的速度也奇快,搂着婉儿的肩膀,向那波动的方向走去。

  “我好怕……”婉儿总觉得心里不舒服,眼中充满了不安。

  禹木还没见过婉儿这样,抱紧婉儿,“别怕,我在呢。”

  几人跑到波动处,交手的竟是李西。

  “义父!”

  “别过来!”

  李西对眼前这人丝毫不敢怠慢,冷冷地盯着。

  “看客不少,不过老兄弟我不太喜欢被围观,今日就这样吧。”那紫烟蛟龙很快化成一丝烟气向远处飞去。

  “义父,你没事吧?”婉儿跑过来心疼的看着义父。

  李西拍着婉儿的脑袋,大笑道:“不碍事不碍事,你们考试结束了?我乖闺女伤的不轻啊,心疼死我了,禹木那小子有没有欺负你,要是有的话你来说我来打。”

  “前辈……那紫烟蛟龙是……”九歌拱手问道:“到底是什么……”

  李西神色凝重地说道:“是我原来小队的搭档,鬼才——零,他一直在做一些违背常理天理的事情,研究人类借助其他生物的潜能开发,被发现后逐出了国家,刚才你们所看到的是他的神识化身,本体在哪就不得而知了……以后遇见一定不能交手,他太危险。”

  “借助其他生物的潜能开发……”九歌沉吟道,神色渐渐凝重起来,像是想到了很可怕的事情。

  “啊哈哈哈,就此别过,还有事在身,禹木你小子不许欺负我闺女听着没!”李西不等众人挽留,便径自离去了。

  躲闪到远处一个树屋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仅靠神识……就已经强横到这般了么……”。

  回到学院后九歌说去看看奕莺他们的伤势,禹木和婉儿便回到了住处。

  婉儿见禹木伤势愈合神速,心下大喜,说道:“禹木,我去屋里擦点药换身衣服,我换好以后帮你擦药。”

  “嗯。”禹木顾不得换衣服,铺了张单子就这样躺在前厅的床上,抬着左手,越看越觉得这只手就不像是自己的,不对,这身体都不像自己的,他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了陌生感。

  “进来吧,我给你擦药。”婉儿在屋里柔声道。

  禹木支起身体,一放松下来反倒觉得有点倦意,慢步走进婉儿屋里。

  婉儿穿着睡衣,拿着药箱,脸上笑嘻嘻地说道:“禹木小哥哥,上衣脱了,我给你擦药,嘿嘿。”

  禹木迟疑了一下,去了满是破洞的上衣。

  他能感觉到棉球在自己伤口上滚动,感受到药物反应的刺激,忽然,肩膀一股热流滴下,那热流流经伤口刺激的生疼,禹木的肩膀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么,禹木,我不小心……”婉儿带着哭腔说道。

  禹木反手将婉儿拉了过来,抱在怀里,任眼泪滴在自己背后的伤口上,摸着婉儿的头,禹木也有些哽咽,“是我的错,我没能保护好你”。

  婉儿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止不住地流,她不知道怎么自己这么不争气,她不知道她的端庄哪去了,她不知道她的俏皮哪去了,她也不知道在屋里下了这么久决心,迎着一副笑脸的她为何现在哭得像个孩子,她什么都不想管,紧紧抱着禹木,只想放声大哭。

  禹木神识中,飘进一滴婉儿的眼泪,点在那颗种子之上,本落在那一方土地上的种子突然悬起,钻出一个绿色的胚芽,一幅婉儿的画面出现在禹木的神识中,但是神识中的婉儿跟她所认识的不太一样,身上是碧蓝色流水状甲胄,手中提一把剔透的长剑,飞在天上,硕大的水枪排在身旁,直指天空,转过脸望向自己,那一眼,美到心脆,又美到凄凉,“你永远不会离开我对么……”。

  “禹木……”

  禹木听到趴在肩头的婉儿叫了一声自己,回过神来。

  婉儿羞着脸说道:“禹木……你永远不会离开我对么……”

  “当然不会,我会一直守护着你。”禹木轻轻抚摸着婉儿的后背,他不知道刚才那一声到底是来自那颗种子还是婉儿……也不知道那副画面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过去?亦或是未来?

  不管如何,这一刻两人彼此只想抱着对方,不做过多言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