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有心栽花花成柳,无心插柳柳成花【想】

禹天对弈 禹影 2187 2019.05.17 19:37

  “南宫老师是我们啊!我是婉儿啊!你们快过来,老师怎么了?”婉儿看见一直发抖的南宫白有些不知所措。

  禹木几人也神情慌张得看着南宫白。

  “睡得脖子疼,硌死我了,真硌得慌。”南宫白见一众人围了过来,使劲晃了晃脖子,打着哈欠说道。

  “来人!把这个为老不尊的扔下去喂鱼!”婉儿见南宫白一醒过来就没正形,冷冷地说道。

  “有!”禹木和九歌两个人一个抓肩膀,一个抬腿,说着就要把南宫白扔下去,逗得旁边的船夫和罡星纳哈哈大笑。

  “喂喂喂!我是你们老师!伤员!我错了!”

  “靠岸喽!”

  船夫拉着长调喊着。

  几人不再打闹,罡星纳率先跳下了船,九歌和禹木两个也跳了下来,婉儿留在后边极不情愿的搀着南宫白。

  “前边就是魁之国了!”说实话,罡星纳没想到自己还能回到故乡,心里别提多开心了,他不想管今后还要面对什么危险,只想赶快将自己一身的本领奉献给自己的国家。

  “怎么了?走啊,我带你们去转转!”罡星纳见几人下了船却没有要走的意思,有些纳闷。

  “我们有时间会回来看你的,现在,我们的任务结束了得回去了。”婉儿过来摸了摸罡星纳的头。

  南宫白敲了敲自己的脑门,闭着眼想了想说道:“任务在身,还得回去交差,一码归一码,下次无事一定专程来找我们的大药师。”

  禹木和九歌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罡星纳走到禹木跟前,郑重地说道:“这次多亏小哥哥关键时刻搭救,大家才幸免于难,这颗种子送给你,他跟别的植物的种子都不一样,是我在一个山谷里捡的,养了半年也没反应……但我觉得它不一样……”

  禹木知道这是罡星纳的一番心意,就收下了那颗种子,手一遮,扔进了神识空间。

  回去的路上,南宫白勾着禹木的脖子,盯了半天。

  “干嘛?你这样看我很不自在的!”禹木对这个神经兮兮的南宫白满心防备。

  南宫白双手插在胸前,坐在船沿儿上,向禹木一行人说:“是这样的,我想直接让你们参加影考。”

  “干什么的?”禹木不知道南宫白哪句正经哪句不正经,怕又是框他的。

  婉儿转着手中的蝉羽扇,向禹木解释道:“影考就是国家兵团考试,是嘉雨学院组织学生参加的一种考核,考核一旦认定合格就可以加入雇佣兵团特种部门——影,承接国家专门派发的任务。”

  九歌对此也略知一二,问道:“据我所知,影考应该不是第一年新生就可以参加的。”

  南宫白挥挥手,笑道:“新生很少参加,主要是实力和经验不足,怕在考核中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你们几个多少都有些自保的手段,可以去试试。”

  下了船,回到浅滩,金有的尸体已经不见了,鱼肠剑也不知所踪。

  “还是大意了,最后都没有检测一下尸体,不知是没死还是被人弄走了?”南宫白对这个金有并不惧怕,单挑完虐不在话下,就怕禹木一行人被盯上,好在回到学院就安全了。

  “鱼肠剑本就怪异得很,不必再找,埋于浅滩也省的祸害人了。”

  一行人穿过嘉雨森林刚回到学院。

  “刷——”

  南宫白一进学院门就消失了,不知道溜哪去了,对比,几个人也见怪不怪了。

  “禹木?乳臭未干的小子,哼。”

  一进门就有两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人是个少年,身后背着两把剑,一头白发,蒙着面罩,一身黝绿色铠甲;另一人是个女子,灰色有些弯曲的短发刚到肩膀,披着蓝色白边的披肩,一袭白色金边的长裙左右开叉,上面绣着蓝色的梅花,腰间束带中间是一朵金属雕花,束带两侧各有两条皮质的坠带,搭在裙下黑色的紧身裤上,脚下是一双浅棕色金边的布鞋。

  “别在此生事。”那女子冲着禹木一行人赔了礼,柔声说道:“小女子奕莺,这位是兰哲,他生来好武,我们刚到不久,听闻禹公子实力了得,多有得罪。”

  “哪里。”禹木看兰哲虽然无礼,同伴却是知书达理,回了个礼。

  “不知道我们来干嘛的呢?兰——哲——”

  上方传来一声厉喝,兰哲立马缩了缩脖子,颤声道:“凉城……你听我解释……”

  众人才看到旁边巨树上一个女子,双手插在胸前,一只脚脚尖点在树枝上,长发飘飘,头上带着一个树叶形状串成的金色头环,碧绿色的披风,右肩肩膀上有两只羽毛装饰向后飘着,后边窄而长在中部分叉,末端束着两个金环,上身碧绿色皮胄,中间系着两根交叉的束带,下身短裙,左高右低,芡着金边,长袜过膝,脚下一对棕色皮质高跟鞋。

  “啊——”

  禹木正看着树上的女子,突然腰间吃痛。

  正是旁边的婉儿狠狠地给了禹木一个肘击,咬着牙低声道:“再看,要不要请到屋里做个客喝杯茶好好看看!”

  禹木苦笑,勾着婉儿的肩膀冲着树上来人喊道:“几位打哪来?来嘉雨做什么?看装束不像是这边的人吧……”

  凉城看着下边的禹木,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没有搭话。

  “学院又不是只有你们嘉雨一处,我们是云之国的,来参加影考,你们自己学院办的考试自己不清楚么?”兰哲冷嘲热讽地说道。

  “多事,走。”伴着一阵风,凉城从树上跃下,瞥了一眼婉儿,似乎在想什么,没说什么转身就走。

  “得罪。”奕莺点了点头,便招呼兰哲离开。

  “慢着,姑娘叫凉城是么!”婉儿对眼前这个女子突然很有兴趣,蝉羽蝉一展,随即合上把手背到身后。“是,你的名字?”凉城本就有些在意婉儿,既然对方已经问话,没有不答的道理。

  “东方婉儿。”婉儿不卑不亢地答道:“希望,下次见面就是交手的时候。”

  “嗯,我很期待。”两人就这样盯着对方,眼神中慢慢有了战意。

  “姑娘,在下九歌,可否……”九歌看着凉城的眼睛有点直了,说着便凑了上来。

  “没兴趣。”凉城一跃而起,一点没搭理后边的九歌,兰哲“切”了一声也跟了上去。

  奕莺羞答答地红着脸跟九歌道了个别:“九公子有缘再见。”说完便向二人方向追去。

  禹木把手搭在九歌肩膀上,惺惺相惜地说道:“这叫什么?有心栽花花成柳,无心插柳柳成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