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蜕变的少女

禹天对弈 禹影 2535 2019.06.19 18:27

  魅影,是酒仙、克斯和二人下属小队的老二,平日一身黑色劲装,擅长暗杀,“神出鬼没”这个词形容她再合适不过。

  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正被人钉在大树上。

  铭柳嫣一边处理着伤口,一边分析道:“我初时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我所能得到的所有信息只有你发出声音的位置,竟然傻白甜得以为能靠着风羽箭的速度直接把你拿下,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你若是一直那么傻白甜,被人穿几个大洞钉在树上的就不是我了吧。”魅影自嘲完又继续问道:“然后呢,是什么让你有了发现?”

  铭柳嫣取了一截树枝,掰了一段,在地上画了两个小人和一棵大树。

  “我在射出第一支风羽箭之后,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当时还没注意到,因为背后遇袭让我慌了阵脚,我马上转头看向背后,但是什么都没有,快速包扎的时候你的声音又从那棵树后边响起。”铭柳嫣在一个小人身后画了一支箭,又继续说道:“你说话间射出一支飞羽,惊慌中我又中一击,当时我只知道行动起来总好过当活靶子,便一个劲儿的跑。”

  “那时候你已经开始怀疑我的攻击方式了?”魅影笑着问道。

  “还没有,当时脑子很乱,什么也想不出来,直到你的第二支飞羽,我既听到了你的声音,也看到了你的手,本来想若以风羽箭回射,必定能将你击伤,但是这一箭又空了。”铭柳嫣摸着受伤的肩头,“随即我又中了一剂攻击,但是这一下没有白挨,因为我注意到两个细节。”

  “哦?什么细节?”

  “第一,我发出的风羽箭的声音。”

  “声音?”

  “是的,我的风羽箭在摩擦空气时会有特殊的声音,在穿透大树后,风劲犹在,声音虽然变小,但还是能察觉到的,只是我发现穿过大树后,那声音不是正常的慢慢变小,而是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人截了下来一样。”铭柳嫣指着一个小人背后的短箭,继续说道:“这第二,就是射伤我的这股力量,我当时能辨别出是风元素的术法攻击,但是因为看不到,只是认为你和我一样善用类似的术法,可是越想越不对,这简直就是弱化的风羽箭。”

  魅影没有插话,侧着脸静静听着铭柳嫣的分析。

  “这之后,我还有几个问题没有验证,第一,你的攻击是不是可以随时出现在我的身后,对于这一点,从我躲进树冠中就能看出来,并不是,你还是需要掌握我的位置才能攻击我的背后的;第二,你的攻击是怎么出现在我身后的?第三,你射出的飞羽,杀伤力明显不足,如果不是为了重创我,又是为了什么?第四,就是我最大的假设,你从我背后进行的攻击,难道就是我自己的风羽箭……”

  “你很聪明。”魅影不得不承认眼前并不只是个不学无术的大小姐,“所以你后来的几发风羽箭并不是漫无目的的,而是在试探,对么?”

  铭柳嫣点头,在地上的两个小人中间画出几只箭,继续说道:“对,我跳出树冠,站在你面前,一共射出了七发风羽箭,这七发箭就是为了印证我的想法。”

  “哦?”

  “这七发风羽箭均是射向你说话方向的,而且不是同时发出的,我错开了点时间,射出后我仔细听着箭上的声音,有两支的声音像之前一样突然消失,而剩下五支的声音则是缓慢消失的。”铭柳嫣在地上圈了那七支箭中的两只,又在左边小人身后画了两支,继续道:“而我身后,正好中了两支箭,也就验证了我的假设。”

  “不仅如此吧,我接触那两支风羽箭时,力道小了很多,本以为是你受伤脱力,没成想,这也在你的算计之中,因为你早就猜到这风羽箭会打在自己身上,故意减轻了力道。”魅影称赞道。

  “谬赞了,被一个搞暗杀的小姐姐夸奖,我也不会说谢谢的。”铭柳嫣打趣道,又圈出一支飞羽,“这样,你飞羽的用意也就显而易见了,不在伤敌,而在迷惑,一来让我没时间思考,二来让我混淆你的攻击手法。”

  “说重点吧,你是怎么发现我是在影子中攻击你的?”

  “伤口。”

  “伤口?”

  “嗯,我想你从来没有机会体验自己的攻击,因此你也忽略了一些事情,在身体受到这种程度的伤害时,剧痛感会让人根本无法辨别攻击的具体方向,因此直到最后我也只知道你是在背后攻击的,但并不知道具体方位,直到我想起来一件事。”铭柳嫣解开手臂上的半截袖子,指着伤口说道:“我包扎伤口的时候有些印象,这划痕的方向并不是水平的,而是斜着的,就像是……”

  “就像是从地下钻出来的攻击是么?”魅影苦笑道。

  “是的,直到现在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最后射出的风羽箭为什么没有伤到自己?做了什么手脚?”

  铭柳嫣移开左手,大腿上的衣服破了一个洞,就像是脱线了一样。

  “线?”

  “对,我最后的一支风羽箭其实是附着在丝线上的,发出时感受着丝线上真气的变化,在你出来的一瞬间便拉紧丝线,就能止住风羽箭的去势。”铭柳嫣摊开左手,小手被磨出一道血红色。

  “啪啪啪——”

  远处,一个公子哥走了过来,拍手道:“真是精彩极了。”

  铭柳嫣站起身来,右手平举,随时准备给他来几发风羽箭。

  “误会,误会。”

  那男子见铭柳嫣的架势,陪着笑脸,连忙摆摆手。

  眼前的男子,可以说是风流倜傥,气质比之九歌、禹木丝毫不差。

  铭柳嫣现的状态“好”是真说不上,只能算勉强站着,见又来一人,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张开嘴还没来及问来历。

  只见树上的魅影收起了那张苦笑的脸,冷冰冰说道:“哦?又来一个?事已至此,都谢幕了!”

  只见魅影身上窜出一道道灰色纹路,爬到胳膊上、脸上……

  “是你该谢幕了。”

  那男子脸上虽说在笑,半眯的眼中却透着寒意,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你们不是一伙的?”

  铭柳嫣看着发生变异的魅影,急忙向那男子问道。

  男子不答,低声喃喃了一句,右手握拳,抵在自己的额头上。

  “颂赞?”铭柳嫣看着男子奇怪的姿势,也没听清说的是什么,好像是“颂赞”,急忙喊道:“什么颂赞不颂赞的!别摆姿势了!你快走!她很危险!”

  几乎同时,情绪不稳定的魅影突然安静了下来,身上的纹路也退了下去。

  铭柳嫣本想凑近看看,只见魅影眼睛瞪得滚圆,嘴角也渗出了很多血。

  “死了?”那男子叹了口气,就像个过路客一样,绕开魅影,自顾自唱着腔离开了,也没有搭理旁边被吓呆的铭柳嫣。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虽然我已经玉~树凌风,风~流倜傥,但是我该不该有广阔的胸襟和强健的臂膀?”

  回过神,铭柳嫣觉得这里处处透着诡异,不宜久留。

  “这么久了,力三和那个绷带男谁都没有过来,难道都受了伤?”铭柳嫣有些担心,包扎了伤口便向着来路赶去。

  就在铭柳嫣离去之后,本来被钉在大树上的魅影倒了下来,身后都是大大小小的洞。

  后边的大树也好不到哪去,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没多一会儿也砸了下来。

  远处一个声音幽幽说道:

  “稍微有些……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