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死神镰刀

禹天对弈 禹影 2049 2019.07.09 11:17

  飞身而出,散了衣服上的水气,堕天晃着禹木的意识体喊道:“快醒醒,再不起来就不用醒了!”

  “什么?不用醒就多睡会儿呗……”禹木意识体苏醒过来,见堕天着急的晃着自己肩膀,不紧不慢地说道:“做事要稳重,你自持上仙,怎么遇到点事情就慌成这样?”

  “要死了!快滚!”

  事态紧急,堕天懒得废话,一巴掌将禹木扇出神识空间。

  回到本体的禹木,剧痛感瞬间在神经中蔓延。

  低头一看,一把断刀已经插进自己的身体。

  眼前一个男子左手揣兜,右手正抵在刀柄上,一脸轻蔑地看着禹木。

  “雷切!”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禹木发了怒,一脚踢开揣兜男,闪身后撤,左手捂着腹部的伤口,右手提刀指着对面两人,喊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下此毒手!”

  “切,一个废人,还那么多废话,拿把道具刀晃悠个什么劲儿?”绿衣男见禹木身上没有发生变化,失望的吐了一口痰。

  揣兜男无趣得踢了一脚草皮,一甩断剑上的血迹,收回腰间,冲绿衣男说道:“没有中彩,得了,赶紧收拾干净,走了。”

  “你自己下去,还是我动手?”绿衣男逼近禹木威胁道。

  “杂碎!”

  好在伤口不深,禹木简单处理后,站起身来,雷切猛地向绿衣男劈去。

  “噗——”

  血光一闪,绿衣男的右手已经没了知觉,眼中透着恐怖。

  直到看到自己一条胳膊被卸下,才抓着伤口在原地杀猪一般地惨叫出来。

  听到惨叫声,揣兜男猛一回头,看到已经被人废了的绿衣男,才知道大意了,这个少年绝不是常人!

  “不可能!你没有武魂!不是魂使!你到底是什么人!”

  揣兜男将手从兜里拿出来,一个响指,人后便出现一个扛着镰刀的男子,那男子飘在空中,一脸不屑的看着禹木。

  看到那人背后飘着的男子,禹木惊诧道:“你也身负元素之魂?”

  “什么狗屁元素之魂,老子这可是武魂!”揣兜男指着背后,一脸傲慢,突然瞪起眼睛吼道,“你能看到我的武魂!不可能!难道你也觉醒成魂使了?”

  揣兜男仔细观察着对面的少年,能这么迅速地废了绿衣男,还能看到自己的武魂,一定是个魂使,或许在被断剑刺中之前就已经是魂使了。

  只是揣兜男看不出他的魂使到底拥有什么样的能力,甚至根本就看不到他的魂使。

  “你一定是带着能隐身的魂使!就算是在团里也是稀罕物,这样吧,今日之事就算扯平了,我引荐你给干部,兴趣还能受到重用。”揣兜男嘴上说的好听,手上却没放松,时刻保持着战斗状态。

  绿衣男捡起手臂,忍痛向来路跑走,便跑便冲后边的揣兜男喊道:“杀了他!快杀了他!”

  揣兜男没有理会绿衣男,挑了挑眉毛,问道:“如何?”

  禹木冷冷地说道:“让我先插你一刀再说。”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揣兜男飞身冲向禹木,身后那人如影随形。

  禹木看那男子的动作,就像一个低阶武者,身法和步伐都说不上高明。

  虽说禹木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但是还有些问题要问,也不打算夺了他的性命。

  侧身闪过,雷切正要搭在那人脖子上,揣兜男身后的男子镰刀已动,飞速斩向禹木。

  “好快!”

  雷切从揣兜男背后抬起,禹木挡住了那如死神般的镰刀。

  “什么!”

  镰刀和雷切碰在一起的瞬间,揣兜男和身后的镰刀男闪身后撤,扔出一颗弹丸,在空中炸开,形成一阵烟雾。

  烟雾消散时,那人已不见了踪影。

  揣兜男在团里代号“死神赵及”,虽说入不了“上边的”法眼,但是在干部手下用得还是很顺手的,要不然干部也不会放心得将“断剑轩辕”交给他。

  赵及是经历干部考核时觉醒的武魂,武魂的名字叫“死神”,一把镰刀格外显眼。

  面对禹木,赵及之所以选择撤退,是因为这个奇怪少年身上有很多超脱他常识的事情。

  这个少年手持一把薄刀,不太可能会是异兽族的人,异兽族的人向来不屑于使用这类武器;从血液的颜色来看,他也不可能是流着神鬼血脉的外族人;但若说他是人族,也必定是个异类。

  第一点,人族被轩辕刺中,不是殒命就是觉醒武魂,成为魂使,但是他既没有死,也没有显露武魂。

  第二点,只有魂使才能相互看到对方的武魂,从这一点来说,哪怕没有见到他的武魂,他也必定是魂使,或许真是稀有的透明武魂。

  当年赵及在觉醒武魂时,虽然不知道身后扛着镰刀的怪家伙是什么,但是好像会遵循自己的意愿行动,不管是保护自身还是攻击别人。

  刚获得这力量时,赵及到处寻衅滋事,后来受到干部的警告,这才有所收敛,毕竟干部身后的家伙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除此之外,赵及还从干部那里得知,背后的家伙叫做武魂,拥有武魂的人便成了魂使,武魂无法被平常的人族感知。

  种种迹象都显示出眼前的少年极有可能拥有武魂,而且这武魂怕不是他赵及能招惹的。

  第三点,也是最让赵及在意的事情,就是少年的那把武器。

  照理来说,寻常武器在自己武魂死神的镰刀下会被瞬间摧毁,但是,眼前的少年竟然能以一把薄刀挡住自己死神的镰刀,若非神器便是与自己镰刀一样的魂器。

  不管那个少年身上到底有多少如自己所猜测的一样,又或者还有更多的秘密,赵及都觉得“走”才是上策。

  赵及做梦也想不到,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一个选择,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岸边,禹木确认那人已不再四周,捂着伤口,踉跄两步,一个后仰,半躺在草地上,长长吐出一口气,自语道:“他身后那个玩镰刀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