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恭送老东家

禹天对弈 禹影 2085 2019.06.23 10:25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本是好心提醒,这会儿倒是有些显得多事了。

  入夜,镖局当家屋外满满的都是行李,忙了一天这才歇下来,入了酒局。

  镖局当家见局里还有不少兵团的人在,心想我们镖局吃个饭聚一聚,怎么他们还赖着不走。

  “闪头儿?”

  镖局当家冲向四周喊了喊,想找老闪寒暄几句、喝一杯。

  “老闪回去了,咱们喝,就当给老东家送送行!”白天的粗大汉端起一碗酒,转了一圈,停在镖局当家面前。

  “你看看,这多不好意思,大家都敬我酒,给我送……”镖局当家还本来有些不好意思,听着粗汉子的话,翻了个白眼,责备道:“这话怎么说的?一看就是喝多了,什么叫给我送行?凌当家的呢?怎么没出来吃酒,他应该是主角啊!”

  镖局当家端着酒,想起来今天主角不是他,应该好好跟凌飞屹喝一碗。

  “凌当家的还在休息,不宜喝酒,今天他在不在的,关系不大。”粗汉子嘿嘿一笑。

  “你看看,你看看,就不能多读读书,什么都不懂,今天凌当家的主场,怎么能不出来喝一碗?”镖局当家真是不愿意跟粗汉子多说,实在费劲。

  “今儿啊,您才是主角,这饭局就是专门为您设的。”旁边的一个镖师喊道。

  “折煞我了折煞我了。”镖局当家举了碗,高声道:“承蒙厚爱,承蒙厚爱,那就借着酒局,庆祝我们即将到来的乔迁之喜。”

  镖局当家顿了顿,皱着眉头,现出一副为难之色,把酒杯收了回来,继续说道:“但是吧,这个虽说镖局乔迁,对吧,卖了点钱,但是我们都是兄弟,对吧,我知道,这一谈钱就见外了,但是!我啊,承诺以后一定按原来的工钱按时按点的发,这才像样,是不是各位兄弟!”

  又举起酒杯,见没人应声,镖局当家有些尴尬,张着嘴,挂着笑,赶紧补救道:“你看你们认真的,我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亏待兄弟呢?这个,这样,每人的工钱啊,我给多加一吊钱,都是兄弟嘛。”

  见还是没人说话,镖局当家有些不悦,再一次将酒杯收到胸前,苦口婆心说道:“我作为当家的,钱该花在刀刃上,是不是,这里边的苦衷你们得能体谅,不然钱都发出去了,这镖局万一遇到点事,连个应急的钱都没有是不是?”

  “老东家……”大脑袋镖师轻声说道。

  “你们这怎么了,一口一个老东家,我今天很老么?”镖局当家觉得气氛不对头,又继续问道:“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不等众人说话,镖局当家嘴角上扬,做了个“嘘”的手势,说道:“是不是给我准备了一份礼物?让我猜猜是什么……”

  “我们不跟您离开了。”大脑袋镖师说道。

  “不跟我离开……我说呢,也没看到你们行李,合着不和我一起走啊,早说啊,那我先出去看宅子,宅子定下来你们再过去,这都不是事儿。”镖局当家挥挥手说道。

  粗汉子也不想矫情,直接了当地说道:“我们不只是今天不跟您走,以后也不会,我们要留下来。”

  “喂喂喂,玩笑这可开大了!”镖局当家没想到会是这样,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自己的镖师能说出这种话。

  “我们没开玩笑,我们要加入凌家镖局。”

  “我们也是。”

  镖师和兵团的佣兵纷纷说道。

  镖局当家这才回过神,气的直跺脚,二百两黄金卖了镖局这事儿稳赚不亏,但是,如果还得附赠全套镖师,他可就赔大发了。

  “我说你们,是不是没带脑子?”镖局当家问道,“我手里有钱的啊,你们也都看见了,这凌飞屹有个屁钱!他拿什么开镖局?他开过么他?给个杆儿就往上爬,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老东家……您……”大脑袋镖师想过来说点什么,喃喃道。

  镖局当家现在哪听得进去话,打断众人说道:“我啊,也不想说那么多话,咱们这样,今天跟我走的,我给每个月加两吊钱,怎么样?不想走的呢,就留下喝西北风,喝饱了,再来找我,我看在往日的情面上,工钱减一吊,算是给你们长个记性。”

  周围镖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心里都打定主意要跟凌飞屹,毕竟是为他们拼过命的人,根本没什么商量的余地,只是看昔日的老东家这样,心里上有点不是滋味。

  “您……您别生气……”

  “生气,我生什么气,我高兴着呢,你们今天不早,回头再来找我,我还每个月每人少发一吊钱,我这可省不少。”镖局当家不愿再多说,摆摆手哼着曲回了屋,“嘿嘿,又省钱了。”

  “唉……”

  “老东家把钱看得太重了。”

  “或许老东家是个精明的商人,但不是个称职的镖局当家。”

  这酒宴开都开了,也得继续下去,这会儿几个主事的都没在,众人心中没了主意。

  “咱们今天雇佣兵团和镖局的兄弟聚在一起,酒还喝不下去了么?”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一个小孩站到桌子上举着酒杯冲众人喊道。

  “哈哈哈,这是谁家孩子,多大点,能喝酒么?还兄弟,感觉我胖子啊,年轻了几十岁啊,哈哈。”一个满脸横肉的镖师摸着那孩子的头说道。

  “我不是孩子!我是雇佣兵团的佣兵!”那孩子拨开胖子的手,说话间透着一股凌厉的气势,但毕竟年龄小,终究还是掺着稚气。

  “这话没错,这可不是孩子,哈哈哈。”白天说要砸场子的兵团老五这会儿斜躺在木椅上,脚尖点地,前后晃来晃去,脸上泛着红,看来喝的不少,指着桌子上的孩子说道,“孩子要都是他这样,那我们兵团可就无敌了,你们可知道,他上个月独自一人,一把木叉,猎杀了一只冉遗鱼。”

  “冉遗鱼?”

  “吹牛吧这是!”

  “老五这说的真的假的,这要是真的……”

  “不应该啊。”

  老五这一嘴,掀起了众人的话题。

  小孩子能不能杀死冉遗鱼,众人心中可是有杆秤的,毕竟那可不是普通的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