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兽人与异兽

禹天对弈 禹影 2202 2019.05.06 07:30

  天微亮,一片阳光照在洞口,禹木一夜未睡却也没一丝倦意。

  足足运转一夜功法,虽未感到真气有多少壮大,倒是精神不错,感觉清清爽爽的。

  老头儿那有一些关于武者功法的书,武者体质的人在第一次运转功法就能感受到真气,可是书中描述盘膝运转功法时所感受到的是真气应隐约闪现在身体的一处,并不像自己感受到的那丝真气在体内不断游走。

  老头儿初将功法之事告诉禹木时,说这套功法虽平淡无奇但来历却不简单,或许只有禹木自己能参悟。

  收敛心神,站起身来,禹木走出山洞,伸了个拦腰,准备继续赶路。

  “吼——”

  远处传来一声声凄惨的兽叫,禹木虽然修炼才刚刚开始,倒是每日锻体让他五感异于常人,甚为敏锐,察觉到似乎还有些人的声音加杂在那兽叫中。

  除了老头儿禹木再没见过别的人,未细想,便循着声音的方向飞身而去。

  待到接近那声音来源时,禹木掩在一块巨石后边。眼前一队穿着盔甲和兽皮的武者将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团团围住,却是谁也不敢上前。

  这群武者中还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其他人似乎对她很尊敬,还有两人斜挡在她身前,禹木虽是第一次见女子却也是觉得眼前人看在眼中说不出的舒服。

  “吼——”

  眼前这一幕让禹木诧异的并不是那一队武者,而是那被围住的中年男子,浑身是血不说,手足也要比一般人粗大,指甲更是尖锐,脸上粗糙地像是树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不敢相信那凄惨的兽叫竟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或许该说是喉咙里。

  “速战速决,灭杀了这兽人赶快退出不祥之地!”

  人群中一个满脸胡子的壮汉是这队武者的领队,眼看深入不祥之地已久,对众人发了话。

  话音刚落,众人正准备收起之前的畏惧齐攻上去,不知何处飞闪过一只异兽,踏地声如击石一般,声音起落在人群四周。

  众人大惊,连忙闪到一旁。

  这异兽禹木并未见过,形体如一只巨豹,通体紫红色,仔细一数竟有九条尾巴,面上长有一根独角。

  其形态与狰相近,却远不是禹木在书中所见,狰在书中所述通体赤红,虽有豹相,却只生有五尾,身形也不该如此巨大。

  异兽并未理会众人,利爪上前,直击兽人,兽人在众人苦战中虽受了不少伤,却未落败,哪知在这异兽爪下瞬间毙命。

  异兽这才将目光扫向众人,又撇了一眼禹木藏身的巨石,便转身离去,离去之时众人脑海中竟传来声音……

  “再入不祥之地,死!”

  待那异兽离去,领队壮汉冲着禹木藏身的石头说道“我们要走了,石头后边的朋友一起么?”

  这壮汉对于眼前异兽之事似乎一点畏惧都没有。

  禹木当然知道壮汉说的是自己,想来也没什么危险,便飞身下了巨石。

  脚刚点地,未想到壮汉笑意一收,拳风已到禹木胸前,这一般变化禹木是打死也没想到,双臂下意识挡在前边,对面拳风竟止住了,禹木脚下不稳,一个踉跄摔靠到巨石上。

  “我只是途经这不祥之地,听到兽叫便过来看看。”

  禹木回过神,才知道壮汉对并没有杀意,只是试探他一下。

  “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出门在外出门在外,难免难免。”壮汉一击过后又大笑起来,将禹木拉起。

  “公主,你看这小子呆头呆脑的,我们带上他走吧,不然就喂了这山中的异兽了。”

  “走吧。”

  那一身兽皮的姑娘是王朝公主,说完这两字转身便走,身边两个武者如影随形。

  壮汉没等禹木答话,拍了拍禹木后背的土,招呼着众人一起上路。

  一路上倒是太平,虽见了不少异兽,却没有再战斗。

  一日路程便出了不祥之地,眼前城池赫然写着“奇浓嘉普”四个大字,城墙高耸,想是为了抵御异兽而筑。

  一路上,壮汉示意禹木不要说太多话,他便也没开口。

  进了城门,壮汉改了口,向公主和身边两名武者抱了个拳:“大小姐,回头再有这差事记得叫我。”

  那公主甚是端庄,轻点了下头便离去了,临走时,禹木觉得她似乎多看了自己一眼。

  待三人走远,壮汉一条大粗胳膊搭在禹木脖子上,说道:“别看了,走远了。对了,这一路上,有啥想问的尽管问,对了你小子叫什么?”

  “禹木。”

  “老子叫李西,雇佣兵团的,有要去的地儿么,没有就带你去团里转转。”

  “没有。”

  “惜字如金啊老弟,那感情好,老子去团里给你找个地方歇个脚。”

  对于眼前的李西,虽感觉不出有什么恶意,但禹木也并没放下警戒,跟着李西到了雇佣兵团,满墙的告示前各式各样的人挤得满满的。

  “这是告示墙,有悬赏的事儿都在这贴着,倒都是些苦差事,像我们这次的美差可在这儿找不到。”

  李西和一队人打个照面就单独拉着禹木进了间后院的空房。

  禹木坐下后看李西不再笑嘻嘻的就知道该说正经事儿了。

  “我看你有武者体质,却是连武境都没进;能在不祥之地出现,还未死未伤,你到底什么来历。”

  “我是从未名湖来的。”

  李西收起冷冽的眼神,皱着眉说道:“那倒是稀奇,未名湖在不祥之地深处,鲜有人知,你竟是来自那里……”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禹木突然问道:“李西,能告诉我那兽人和异兽是怎么回事?”

  见禹木发问,李西倒是更乐了。

  “老弟我以为你真是啥都不想问呢,你再不问我就成单口相声了。”李西揉了揉鼻子,继续说道,“那兽人本是城里的一名武者,不知从哪儿得来的功法能靠吸食异兽增强功力,我们这队虽名属雇佣兵团,却只受皇族调配,那个姑娘是奇浓嘉普的二公主,旁边的两个侍卫是宫里的侍卫,我们受命随行一同灭杀兽人,其实主要是掩人耳目,根本没我们出手的必要,两侍卫足以。”

  嘿嘿一笑,李西话中似乎有些无奈。

  “没成想直追到不祥之地,也是碍于公主在场,兄弟们还是做事拘泥一些。”

  李西补充道:“这半路杀出的异兽看着是属狰族,却已开了神智,倒是少见,不过在不祥之地这种地方见着什么都不稀奇,料想那异兽是察觉到老子实力强悍才没再纠缠,算他识相,不然等老子动手它可就有罪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