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禹木的父亲?

禹天对弈 禹影 2042 2019.06.16 19:47

  瀑布后边,一个身影渐渐隐去,幽幽留下一句:“那小子你还是去提点提点吧。”

  坐在巨石边上的南宫白,晃晃腿,手一挥,“彼此彼此。”

  南宫白纵身跃下巨石,本来干燥的巨石很快又被一层水雾覆盖。

  走到小木屋边上的九歌,望了望木屋前打瞌睡的道似里,他不明白,为什么要灭杀异兽族,又将好好的普通人折腾成兽人,背地里那些疯狂的家伙到底还会有什么疯狂的举动。

  “聊聊?”

  南宫白坐在一颗高树的树叉上,冲下边的九歌喊道。

  九歌见是南宫老师,便也跃上了大树,半依在树干上。

  “你在追查兽人的事?”南宫白侧过脸问道。

  “嗯,毕竟我是异兽族的一员,不能放任不管。”

  “这件事追查下去,怕是没什么好结果,兵团最近事情多,清除了兽人以后,调查的工作就搁置了,你现在自己去查……”南宫白摇摇头继续说道:“纵使你拥有异兽血脉,想要查清楚也不是易事,何况,还有酒仙那些高手坐镇,你又有几成胜算?”

  “老师,这和胜算没有关系,这是我的血脉告诉我的,有些事必须去做,至于结局,做过才知道。”九歌对南宫白很尊敬,但是自己决定的事情,不论是谁都不能动摇。

  其实九歌心里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血脉告诉自己的,自从那日见到零后,他就一直心神不宁,身体就像有什么在引导自己去寻找一个地方。

  而且,在自己和血奴的那场战斗后,当他恢复人形时,身上就出现了些奇怪的纹路,他能感受到外边有丝丝力量受纹路吸引,涌入身体,化作真气,但是当他平复心情后那纹路便消失了,也不再有能量涌动,他思前想后,应该不是受血奴的影响,如此的话只能是和零有关了。

  这段时间,九歌受那引导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无意间撞见克斯和酒仙两人谋划兽人的事,便一直在暗地观察两人,凭着异兽的直觉,他觉得这两人可能和零有着某种关联,一路跟下来却遇到了禹木二人。

  “那你好自为之吧。”

  南宫白见九歌不像是一时昏了头才做的决定,便不再多说,起身离去。

  “老师慢走。”

  九歌目送老师后,一只腓腓跃到身上。

  “你是跟着下边那个大个子的?”九歌顺着腓腓的毛发,轻声问道。

  听腓腓叫了两声,九歌听后点了点头,在袖子中拿出一块帛布和一支笔,写了些字,卷起帛布,塞在腓腓嘴中。

  “去吧,把帛布交给你的主人。”

  说完,九歌伸开双臂,在树枝上一点点走着,就像是走钢丝一样。

  菲菲叼着帛布,跃身跳下大树,爬上道似里的肩头,将帛布丢在道似里的手中,粉嫩的舌头舔着道似里的脸。

  道似里揉揉眼,看着手中的帛布,那帛布在他手中显得很小,两个手指轻轻拉开,上边写着:婉儿,东边有些事情要处理,后会有期。

  “婉儿……”道似里嘴中喃喃道。

  “怎么了?叫我么?这帛布给我的么?”

  就在道似里看完帛布时,禹木和婉儿刚好回来,听着道似里嘴里念叨自己名字,婉儿拿过帛布。

  “这是……”道似里还没来得及说,帛布已在婉儿手中。

  婉儿将帛布捧在手中,念道:“婉儿……东边有些事情要处理,后会有期?这是九歌写的吧。”

  “没了么?没提我?也没提老师?”禹木将头凑了过来,看着帛布,皱起了眉头,问道:“为什么只提了你呢?婉儿大小姐?”

  “禹木小哥哥,你可别看我,他写的又不是我写的,就算是他暗恋我和我也没关系,我会择情况拒绝的,嘿嘿”婉儿将帛布拍在禹木手中,笑道。

  “你还择情况?”

  “是啊,万一蛮浪漫的,怎么也不能打断人家,你说是不是?禹木!小哥哥!”婉儿眨着眼看着禹木。

  “是你个大头鬼,不说这个了,他走就走,干嘛不说去哪?”禹木拿着帛布问道。

  “是不是傻,不是写着呢么?东方有事!”

  “我就是从东边来的,就一个小村落,再说你留书的时候会这样写么?按理来说,要么不说去哪,要是说的话也应该是个地名什么的才对,或者去找谁,怎么会就写个去东边,就像是故意告诉我们东边这个方向一样。”

  禹木转身像道似里问道:“道兄,这帛布哪来的,是之前和我们一起的那个少年给你的么?”

  道似里摇摇头说道:“刚才打了个盹,我醒的时候就在我手里了。”

  肩头的腓腓踩着道似里毛绒绒的肩膀,看着瀑布的方向。

  道似里抓抓头,补充道:“腓腓好像说……这纸条的主人往瀑布那边去了……我感觉是这个意思……”

  “瀑布!东边?九歌没有回去,他又去追克斯和他们了!”禹木突然反应过来,九歌并不是东方有事,而是要去西边追查兽人的事。

  “他还是去了……”婉儿也是有些担心,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老师有没有找九歌谈谈。”

  “真是费心,打一顿还没打醒,看来还得再打一顿!”禹木揉着拳头吼道。

  “气势不错嘛,这是要去打谁啊?”

  一阵讥讽之声响起,禹木几尺外,突然筑起三座石柱,石柱一个比一个细,一个比一个高,一震疾风吹过,三个身影现于石柱之上。

  三人都蒙着面,披着黑色的袍子,最前边那人身材高大,应是个武炼者高手,后边一个身材匀称的男子,没什么特点,最后边是个女子,从气场配饰来看应当是个术者。

  “几位是?”禹木斜站在婉儿身前,向那三人问道:“可是酒仙一伙?”

  “咳咳,是……是又怎样?”那中间的男子搭道:“不仅是一伙!还是!你!爸!爸!”

  婉儿转过头调皮地问道:“禹木小哥哥?你父亲都来了?还来了这么多,今天父亲节么?怎么没听你说过,你不是说你不知道自己身世么,是不是在骗我啊,嘿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