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九尾紫狰

禹天对弈 禹影 2102 2019.06.05 16:35

  九歌和姐姐玄女在异兽族中血脉纯正,天赋极高,通常来讲,异兽族修炼到洞开神识,便能通过心神与人交流,或经历些造化、或独自潜心修炼,才有修成人形的可能,而玄女却是很小的时候便已经可以幻化人形。

  能够幻化人形的玄女自然而然得被族里当作天才,也是九歌憧憬的人,但小小年纪幻化人形如族中一些老人所料,遇到了新的问题,正常幻化成人形的异兽一般会领悟特殊的异能,从此以人形修炼,但玄女自化作人形,却是迟迟不能领悟任何异能,一气之下便独自外出寻找机缘。

  但是……从那以后,便再也没有玄女的踪迹,等她再出现时,谁曾想,竟是兽族被灭杀,异兽族精英几乎被屠戮殆尽的时候,在那场异兽族噩梦中,九歌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久久未见的姐姐的身影,站在倒下的亲人身旁,那一刻,九歌不敢想象……内心悲痛欲绝。

  等再醒来的时候,九歌已经化作人形,挥之不去的惨状,让九歌的心中满是恐惧和愤恨,便以真身栖息于不祥之地,每日活在阴影下。

  一日,见山中有一个老头儿独自穿行,向未名湖走去,九歌淡淡说道:“打哪来,回哪去,这不是你能活下去的地方。”

  “哎呦,大花猫,老头儿我就是从这儿来的,正是要回那儿去,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都活着呢,老头儿我怎么就活不下去?”那老头瞅都没瞅一眼九歌,自顾自地离开了,幽幽地留下一句,“半死不活地看着就碍眼,一代不如一代,让开。”

  “开”字出口,九歌所化紫狰瞬间就被拍到一旁,重重撞在石壁上。

  “真闲的没事,就管管这块地儿,看看乱成什么了,唉。”

  “前辈……”

  九歌看着远去的老头儿的背影,依老头儿所言,他是认识自己的父辈甚至祖辈,九歌在山中时日不短了,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过有这样一个人。

  这一撞倒是把九歌撞清醒了,自己这样消沉下去,什么都解决不了,灾难不会在历史上消失,谜团也不会解开,姐姐也……

  那日起,九歌便在山脉中历练,偶尔也处理一些突发状态,提升自己的实力,也希望能早些觉醒异能,找到姐姐,问清事情的缘由。

  此后,九歌便没有离开过不祥之地,直到那天,山中一个兽人化的武者闯入山中,前去处理状况时看到了从未名湖走出的少年……

  九歌已顾不得多想,大步向前,面对血奴和两个奇怪的“东西”,只觉得兽血沸腾,丝毫没有半点畏惧,一个前翻,双手幻化成利爪,身上生出紫红色毛发,额头靠下的位置长出一只独角,九根尾巴有力的拍打着地面。

  “九尾紫狰!”

  南宫白瞪大了眼睛,一直相传不祥之地有一只开了神智的九尾紫狰,守护着山脉……竟是眼前的九歌……

  “那只……狰是九歌么……”

  婉儿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在图鉴里见过“狰”,却和眼前九歌所化不同,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九歌的真身,对她来说异兽化人,人化异兽都是很遥远的事,未曾想就发生在自己眼前。

  异兽族幻化出人形以后很少会变回真身,但九歌不同,化人是为了更好地精进异能,对于还不能领悟异能的九歌来说,常年在不祥之地以真身历练更为合适。

  “吼——我上了!”

  九歌所化的九尾紫狰,低吼道。

  “等等,真是珍品啊,不过可惜不是我感兴趣的东西,要是别人,或许很有兴趣也说不定,也算是走个流程,再问一次,交出那个姑娘,我就饶你一命,或许还能给你些机遇,激发你的潜能。”血奴看着眼前的紫狰,虽说是个罕见异兽,但是于自己并无大用,倒是组织里有人喜欢收藏这些阿猫阿狗的,也就顺带问了一嘴。

  “拒绝。”

  “噶唔!我就知道是白问,不过我也算是问了,要是以后问起来,可得给我作证,我可是苦口婆心想要帮忙收了这珍兽,但是它极力反抗,所以就……”

  “就死了!”

  “还打不打?”

  旁边两块黑布搭话道。

  “对对对,它极力反抗然后就死了!噶唔!”血奴拍着旁边两个怪物的后背大笑道,“打,当然打,这就开始吧,送他们上路!”

  九尾紫狰总觉得眼前的血奴和刚才有一些不一样,一时之间,倒是说不出哪里不一样,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黑爪!”

  紫狰前扑,透着金属光泽的爪子向着带着“土命”面具的黑布抓去。

  “在小瞧我,认为我最弱。”

  “岩锥!”

  土命对于自己成为优先攻击目标似乎有些不悦,黑布下不断有土块飞出,到了空中化作锥子,刺向紫狰。

  “水之重甲!”

  婉儿显得有些疲倦,身后水之魂幻化出激流喷到紫狰身上,瞬间变成了一件碧蓝色铠甲。

  岩锥扎到铠甲上,如同陷入淤泥中,速度瞬间被减缓下来,最终无力的落下。

  紫狰一爪直接抓破了黑布,黑布下竟然是一个石头人,左手还带着一个镯子。

  “难道?”紫狰大惊,难道这石头人是镯子所化,望向血奴,果然血奴手腕上没有带着镯子,紫狰还是有些不解,故意讥讽道,

  “怎么会是个能说话的石头人,术法造个石头人容易,教说话这手是秘法么?”

  “石头人?”血奴狂笑道,“听到没,他说你是石头人,噶唔!来气不?”

  土命摸着紫狰在自己胸前留下的一道深深的抓痕,冷冷回道,

  “嗯,听到了。”

  “岩界!”

  土命蹲下身,双手插入大地,紫狰只觉脚下的土地在剧烈颤抖,没等回过神,四周便瞬间钻出六根石柱。

  “不好!”等紫狰反应过来,迅速上跃,还是没有赶上,六根石柱窜到上方后向中间靠拢,最后纠缠在一起,挡下了紫狰。

  “搭把手。”

  “需要你说?”

  “火刑!”

  旁边的火居黑袍飘起,一团团火焰从黑袍下飞出,砸向紫狰。

  果然不如紫狰所料,那火居的手上也有一个镯子,靠着水之重甲,火焰还未能伤到身体,紫狰猛力的撞击岩柱,一时之间竟无法破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