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 怪异的伤口

禹天对弈 禹影 2068 2019.07.19 15:58

  眼前的男子是魂使?

  禹木在见到红色斗篷男的一瞬间快速向后闪去,就是这样,手臂还是被那个武魂摸到了。

  “噗——”

  什么?禹木看着自己的手臂迅速被划开一个细长的口子,鲜血从伤口中喷了出来。

  “啊——”

  “唉?”

  和绯红拉开距离,禹木惊异得看着还在流血的伤口,他感到非常奇怪,因为他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就好像被划开的不是自己的手臂一样。

  从神识空间扯出一块白布,正想将伤口缠住,只见一把飞刀从伤口处窜了出来,穿透白布,禹木连忙瞬身,飞刀从侧面飞过,稳稳地扎在了车顶上。

  心下大惊,禹木将伤口的方向稍微冲向身外,他一点也想不明白这飞刀怎么会从伤口中射出来,这是超乎他常识的事情。

  将手臂垂在一旁,禹木右手执刀护在身前。

  红色斗篷男已经不见了身影,卖山楂串的老板一步一步逼近禹木:“哦对不起,说错了,我的武魂名字才是绯红,它有红色的斗篷,黑色的手套,喜欢帮人放血,所以有了这样的名字;而我的名字也请你记住——南御拉明,为了弥补我的过错,就送你一份‘提问大礼吧’,哦,不对,是‘拷问大礼’。”

  禹木提起右手,雷切正要出手,南御拉明的拳头已经迎了过来。

  这样的距离他一定打不到自己,禹木非常清楚南御拉明的这一拳还离自己很远,必定是自己的刀更快。

  “噗——”

  只见南御拉明右拳外又出现一个带着手套的拳头,正打在自己右肩,喷涌的鲜血遮蔽了视野。

  禹木被击飞出去,撞在车厢上,右肩的伤口不小,依旧感觉不到疼痛,但是他也不敢再牵动伤口。

  慢慢让人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失血而死?绯红真是一个可怕的武魂。

  脑海中飞速思考,他只能确定,被绯红击中的部位出出现像刀伤一样的口子,出血量很大,但是没有痛觉,还会飞出飞刀。

  见禹木没有吓尿,还在努力思考,南御拉明死气沉沉的脸上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别再想了,你根本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你也永远不会想明白的,放弃抵抗,开始我们的拷问吧。”

  车厢里还有一个大叔,缩在角落里不敢出声,瑟瑟发抖。

  左手抱着右肩膀,禹木感觉伤口太大,肩膀都快掉下来了。

  “怎么了,小子,是不是感觉肩膀快要脱离身体了?别急,一会儿就让你脑袋也分家,一边当球踢,一边拷问,如何?”

  南御拉明右手拇指插兜,头向斜后方偏着,脸色虽然惨白,却透着一股凌厉的气势,全然褪去了地摊儿小老板低头哈腰的俗气。

  绝不能再让他攻击到自己,禹木深刻地明白到这个问题。

  南御拉明的武魂绯红可以让自己消失不见,随时又可能出现在他的周围,确实让禹木防不胜防。

  退后两步,禹木肘部不小心撞到了座位的靠背上,麻痛感从胳膊传到脑中。

  奇怪?

  他瞟了一眼旁边的座位,发现自己的胳膊并没有失去知觉,酸、麻、痛都能感觉得到。

  突然想到了什么,禹木勉力抬起右手,将左手隐在右臂后边,咬了咬牙,重重将手指按了一下伤口:什么情况,伤口处有了感觉,但是只有按压的感觉,并没有疼痛感。

  将手指稍微往伤口里探了探,禹木长呼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用力按在伤口的切面上:咦?没有撕心裂肺的痛,却也切实得有按压的感觉。

  将手指从伤口中抽出,食指和中指揉搓了一下,他觉得有些不对劲,血的温度有些低,不像是刚从伤口中流出的,再者说,两个这么大的伤口,出血量已经足以夺去自己的体力,但是却并没有感到明显的气力不足、眼睛模糊。

  等会儿……禹木突然注意到南御拉明刚才的措辞“让你脑袋分家,一边当球踢,一边拷问”,这句话平常人乍一听,肯定就当一句挑衅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毕竟脑袋和身子分了家,还怎么拷问。

  但是,南御拉明是个魂使,本就是特殊的存在。

  禹木心中盘算,若这句话是真的,就意味着南御拉明的武魂绯红虽然会割裂伤口,但是并不会造成实质性伤害,那这些血……

  “快说!小子!把你知道都说出来!”

  南御拉明已经迎了上来,禹木知道绯红的拳头就藏在后边。

  “彭——”

  禹木半跪在南御拉明的面前,右手已经垂在身侧,胸口结结实实地迎下了绯红的这一拳,顿时鲜血狂涌。

  看着眼前根本没有抵抗的小子,南御拉明心想难道这样他就放弃了?

  “不对!”

  当和禹木的眼睛对上的那一刻,他清楚地看到这个年轻人眼中丝毫没有放弃,然而现在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禹木已经在原地消失。

  “什么!”

  南御拉明额头沁出了汗,这一次他真的有些慌张,仔细盯着周围,待到绯红提醒时,已经来不及。

  禹木的拳头已经打在南御拉明的侧腰。

  磅礴的力量从侧面爆发开来,南御拉明擦过几排座位,重重撞在车尾。

  车尾被撞出一个大坑,他吃力地爬起身,喊道:“错不了,你就是那个斩下钻老幺手臂的人!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禹木站起身,依旧拖着右臂,一块铁盘从衣服中掉了下来,上面是一道齐齐的刀痕。

  扯了扯衣服,禹木低头看到胸口上并没有伤口,向南御拉明问道:“我如果说那是不小心,你会不会相信?”

  “鬼才会信!”

  禹木微微一笑:“也是,连我都不信。你的绯红起初还真的吓了我一跳,不对,现在也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自己中了两拳就会失血过多而死,看来并不会,因为绯红打中哪里都会有血喷出来,对不对?”

  禹木刚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南御拉明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便也停下了脚步。

  他明白,虽然绯红很棘手,但是眼前的南御拉明自身实力并不强,刚才那一拳,起码打断了他几根肋骨,也算是限制了他的行动力。

  但是事与愿违,老天总爱开玩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