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骑士陨落

禹天对弈 禹影 1828 2019.05.21 19:38

  “最后一次机会……投降吧。”

  “谢谢。”

  “公子既然执意,那我只有奉上我的敬意了。”

  龙御天跃上飞龙,双目阴冷,身上爆发出白色的气衣,背后猛然长出两只翅膀。

  “有实体的翅膀!”禹木看着这白色的气衣和龙御天背后的翅膀,他是真的神族么?自己又是什么?是个被弃在湖中的赝品?又是谁创作的自己?人真的可以造神么……

  禹木心里很乱,早先老祖宗已经说过有这样的人存在,现在亲眼所见还是不能接受。

  为了离真相更近,他必须打赢龙御天,然后问出个结果。

  “赝品……终归是赝品……来战!”龙御天与飞龙齐齐飞下。

  禹木翻身拔出雷切,闪过飞龙,一剑向龙御天斩下,龙御天竟直接拿右手挡下,左手便是结实的一拳。

  禹木怎么也想不到,龙御天的这一拳劲道如此大,要是换做旁人,估计已经殒命。

  龙御天突然从飞龙上跳下,站在擂台的一角,冲着飞龙使了个眼色。

  飞龙低飞而过,巨爪向禹木抓来,禹木闪身而过,手上两枚戒指显现,正是被堕天幻化的兽骨,全力一击,这飞龙竟只是微微吃痛,身上就像穿了铠甲一样坚硬。

  “龙御天?你不出手么?”禹木冷冷地说道。

  “是我高看你了,你连我的宠物都打不过,没资格让我出手。”龙御天的判断不错,现在的禹木想要伤到飞龙都很困难。

  “你是从哪得来的这力量!”禹木冲着龙御天大喊道。

  龙御天眼中透着丝悲凉,斜瞟着禹木说道:“打赢我,就告诉你。”

  禹木内心乱成一团,很想飞身把龙御天暴打一顿,打到他说出背后的人,但是飞龙虎视眈眈地盯着他,让他根本分不开神。

  “龙御天和他的大肥龙身上都有神族的力量。”堕天摸了摸下巴,站在床上跳了几下,“换我换我,你真打不过。”

  “打不过……”禹木在这个血厚抗揍的家伙面前确实乏力,快速闪到演武台一角。

  飞龙见状,只要将禹木撞下就算完事,一个起身,飞上高空,俯冲向禹木。

  龙御天盯着禹木,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望着有些阴下来的天,一滴雨水打在手背上,“不好!”

  “雷引!”

  禹木见飞龙已经开始俯冲,雷切指天,真气爆发,一身巨雷轰然落下。

  “什么!”

  禹木引雷已经够让人吃惊的了,更让人吃惊是龙御天!

  落雷直下时,他竟然跃上高空,替自己的飞龙挡下了雷击。

  “啊!”

  龙御天背后的翅膀被击得四散,背后也都是血,他没有顾及伤势,拍了一下飞龙的背部,示意它离开。

  飞龙见状,托着龙御天到了地面,就是不肯离去。

  “走!”

  龙御天身上光芒猛地壮大,背后真气化作两只巨大的白色翅膀,飞龙这才离去。

  “是我低估了你,来战!”龙御天犹如天上的战神一步一步向禹木走来。

  “你的伤?”禹木在等,等龙御天的最后表态,只要他要战,禹木就会倾尽全力与之一战,这是对眼前这位骑士最大的尊重。

  “战!”龙御天战字出口,真气所化羽翼便突向禹木。

  “请允许我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禹木疯狂提升功力,躁动的真气疯狂轰击混沌之地,丝丝黑气渗了出来。

  “你疯了!”堕天大喊道:“你现在还控制不了这么多力量!”

  “啊!”

  禹木双目射出两道异色的光芒,身后真气左黑右白,先是化作黑白两只羽翼,又变成两只巨手。

  就这样,两人冲撞到一起,两双手捏握在一起,禹木背后黑白两只巨兽抓住了龙御天突向自己的巨大羽翼,巨大的波动传向四周。

  “这还是两个少年之间的较量么……”

  台下看客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场比试,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下一刻的来临。

  “谢谢你……”

  龙御天突然低声说道,身上光芒更胜,用尽力气将禹木从头顶抡过,摔到地上,一跺脚,跃上高空。

  “为什么!”

  疯狂提升功力的禹木被龙御天这一剂重摔摔醒了。

  他不明白龙御天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说“谢谢你……”,直到看着跃上高空发出刺眼光芒的龙御天……

  “不要!”

  台下数名老者突觉情况不对,同时出手,手指直指天上的龙御天。

  “万重岩壁!”

  演武台四角的石柱向龙御天飞去,化作重重岩石墙壁。

  “轰——”

  巨大的爆炸响彻王都,岩石墙壁被炸的粉碎,飞落下来时都已成粉末。

  “怎么回事?”

  “鳞之国的阴谋?”

  “三日,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

  “君上,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鳞之国怎敢做这种事?”

  “哼!”

  台下看客议论纷纷,台上君主互相猜疑,这些,禹木都没听到。

  禹木就呆呆的跪坐在演武台上,心乱如麻。

  什么曜国威、树英雄,禹木都不在乎,他相信对面的龙御天也不在乎,他们也不想管这场比试是否还有别的深意,两个人只想以全力致敬对面那位高贵的骑士……可是为什么会成了这样……

  “他早就察觉到自己会死……”禹木喃喃道,“却在最后一刻救下了自己。”

  为什么萍水相逢会救自己,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人死去,为什么他会成为牺牲品,又是谁在背后,某天……自己是不是也会成为其中一个牺牲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