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君子之战

禹天对弈 禹影 2009 2019.06.17 22:57

  裴多之城西南方向森林中,有一小片空地,空地上一个小木屋前依次站着道似里、婉儿、禹木三人,三人面前是三根石柱,石柱上是三个“自称禹木爸爸”的蒙面人。

  “几位是开玩笑来的么?”禹木松了松手腕,摸着拳头,总觉得拳头出奇的痒,很想打人。

  “玩笑,就算是玩笑也能把你打到让你承认,信不信?”那中间的男子也转了转手腕,随时准备出手。

  禹木踏前一步,抽出雷切,背后真气化翼,斜指道:“一个个上,还是一起来?”

  “君子之战。”那男子冷哼道。

  “好,奉陪。”

  话一出口,只见最前边的那个大个子动了,大手按在石柱上,地面很快插出一串石锥,向禹木的方向一层层窜出来,石锥一个比一个巨大。

  “你来?”

  禹木随口问了一句,面对这攻势,丝毫不惧,反手从下向上挑去,石锥瞬间被齐齐劈成两半,踏在石锥的切面上,禹木飞速冲向石柱。

  “合十!”

  就在禹木身处石锥中时,两边石锥像是活了一样,每五组石锥像一对大手一样,合在一起,禹木一个不小心,就被一组石锥夹住,只留下一只手露在外边。

  周围的石锥化作石锁一样延申过来,缠绕在禹木身边的岩石上,不断加固收紧。

  婉儿见对面两人没有出手的意思,靠在一边自顾自地扇着扇子,禹木虽说不慎被控住,但是解决这点问题还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就在婉儿松下戒备时,最后边的那女子动了,双手慢慢平举,右小臂以手肘为轴心从上方画了半个圆,平举到眼前,单眼瞄向禹木。

  “这姿势……”

  婉儿见那女子出手,本来也凝了水刃,此刻却是悬在身后,并未发出,因为对面这女子的武技好像在哪里见过,有些熟悉,难道是之前的敌人?却不记得有遇到过什么女性的敌人……

  悬而未发,婉儿一把水刃犹豫不决。

  “彭——”

  就在两个女子各自心中有着思量的时候,那石柱中间的男子也动了,掌化手刀切向禹木,顿时击起阵阵尘埃。

  “太不要脸了!不是说好的君子之战么!”

  男子未搭话,只是快速工了上来。

  禹木情急之下,发动瞬身之术,却没想到直接闪出石堆三尺以外,原来真的像堕天说的,自己的瞬身距离会越来越远。

  只不过,说好的“君子之战”,没想到对面两人都出了手,唯一没动手的女子也做好了战斗的姿势。

  “你这也算越来越远?闪几尺就沾沾自喜,一点都没品!活该被群殴!”堕天整天待在神识空间中,受禹木空间之力的压制,对于这种程度的瞬身之术实在是看不上眼。

  “婉儿,别出手,我自己来!”

  就在禹木将目光落在最后石柱上那女子身上时,心中有了思量。

  “来吧!”禹木这一声虽说是冲着那男子喊得,却是斜着眼瞟着那女子。

  那女子刚才划臂闭起一只眼之后就迟迟没有动作,直到禹木看到自己,喊了话,才开始行动,虽说是行动给了,也只是松了两根纤细的手指。

  禹木根据那女子的位置,在她手指微动时,便一刀起落斩在空中,转头又向那男子的方向闪去。

  婉儿看着那女子凭空一击,被禹木的雷切一招击散,游刃有余,似乎真不用自己出手,化了一张水椅,坐在上边,翘着腿,蝉羽扇一划,七八把水刃围在身旁,自己则悠哉地扇着扇子看禹木一打三。

  三个蒙面人似乎对婉儿并没有兴趣,都把目光聚在禹木身上。

  禹木提刀而至,那男子竟不闪开距离,反而靠了过来。

  心中一惊,禹木没想到这人居然想跟自己拼近身,是多自信。

  雷切划过被那男子闪过,游身到禹木侧面,那男子手刀直刺禹木小臂外围。

  禹木只觉得小臂一阵酸麻,心下一惊,雷切差点脱手。

  顺势转身禹木又是一刀斩向男子,下方石锥飞起,正挡在男子身前。

  余光之下,那女子又是一剂术法激射过来,禹木翻身后撤,单手撑地,两个后翻站在像两只十指交叉的手一样的岩石之上。

  大个子术法控制很强,那女子精于风系术法,那男子擅长穴道的攻击,确实十分棘手。

  禹木将雷切提在左手,晃了晃右手臂,刚才那一下到现在还是有些麻。

  那男子虽然说话欠揍,但是这一手打穴确实让人防不胜防,若是多被点上几下,怕是行动力会十分受限。

  “还不叫帮手么?”那男子眼前的石锥化作粉末,气焰嚣张地问道。

  “我去,你说的君子之战,二话不说,三个人就都上了,要不是小姐姐手下留情,我就成马蜂窝了,现不在倒是怪我不叫帮手?”禹木有意提了一句那后边的女子,只见那女子微微低头也不说话。

  男子摸着下巴说道:“啊?原来三打一不是君子行径么?”

  “这不是废话么!”禹木也不生气,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

  “受教了,那现在允许你叫上帮手,可以了吗?”

  那男子就像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君子的行为”,拱手虚心地说道。

  禹木摆摆手,回道:“我拒绝,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什么是君子行径,就是要让你们三打一,做非君子的事儿,让你们感到羞愧,气死你们。”

  那女子的头又往下低了几分,似乎是真的感觉几人的行为不是很地道。

  “那俺们换个名字,群殴之战,这不就好了吗?”那大个子挠挠头,向男子说道。

  “真是机智啊,我看行,群殴之战,贴合多了是不是?”禹木大个子说话也是有趣,一同附和道。

  “管他叫什么!还打不打?”那男子有些不耐烦,一双眼睛眯起,像是要认真起来了。

  “当然要打,只是……”禹木顿了顿,急速提升真气,释放出一阵威压,低声道:“要打,就用全力!别藏着掖着!”

  “这是你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