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又一位狂战士

禹天对弈 禹影 2078 2019.06.30 11:15

  奕莺飞叶依旧,骤雨般在大地肆虐。

  低头望着毫无还手之力的星怨,奕莺柔声喊道:“地面散乱的叶片和我翅膀上发出的叶片会像磁石一样吸引,极大增加了叶片的速度和杀伤力,可以说此刻你已经处在一个重力牢狱中,想活命已经没有可能了。”

  奕莺见下方的星怨也不作答,不知是忍着伤痛不愿回答,还是已经失去了意识,于心不忍,望向旁边的凉城。

  凉城知道奕莺有些动摇,这也是平日凉城最担心奕莺的地方,关键时刻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队友的不负责。

  “既然已入杀局,何必再问?”

  凉城没有正面回答,风压又重了几分,死死压制着下方的星怨。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奕莺犹豫了一下,飞身跃到凉城身边,在空中独留一双还在不断消耗的巨大翅膀。

  “散花!”

  巨大的绿色翅膀突然扩大几倍,叶片之间拉开了距离,笔直得瞄准下方,轰然落下。

  奕莺的武技“散花”,能操控花瓣、叶片这些轻柔之物,以真气运之,散花之时,千万叶片如刀林陨落,一定范围内难有活口。

  强大的武技之下,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上边碎叶和尘土沸沸扬扬,看不清下边的情况。

  坑中,星怨已经失去意识,身上满是被刺穿的伤口,鲜血不止。

  就在这时,星怨全身皮肤开始变成灰色,伤口处长出白色的砂砾,堵住了伤口。

  渐渐转醒,扒开身上的树叶和泥土,星怨喃喃道:“还是动用了大人的封印……”

  站起身来,星怨刚刚变成灰色的皮肤又浮现出黑色的纹路。

  伤口上的白色砂砾迅速增长,形成一个个圆形的小盾牌,双臂外侧的皮肤中也生出两只白色弯刀,护在两旁。

  盯着许久没有消散的烟尘,弈莺忽然看到一个人影站起,喝道:“他没死……”

  凉城右手一扬,一阵风吹散烟尘,眼前的星怨身上有很多白色的小圆盾,两个白色弯刀格外显眼。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奕莺看着眼前的少年变成了这副摸样,有些害怕。

  “砂暴·星怨。”凉城冷冷问道,“有人见过你这副摸样么?”

  星怨的绰号是砂暴,也确实,来的时候就掀起了阵阵砂暴,绰号很合适,但是如果有人见过现在的星怨,恐怕会留下另一个绰号,比如“白骨”。

  凉城眼前的星怨,身上的小圆盾和弯刀都是从皮肤下生成的,白如骨,看着很是可怕。

  “当然有见过的,只是……”星怨弯刀护在前边,摆好冲刺的架势,继续说道:“只是见过的人都已经不能说话!”

  虽说凉城已经猜到会是这种结局,仍是一惊,这就意味着眼前的星怨,在此之前,未尝败绩,也从未留下活口。

  “拉开距离,远攻!”

  凉城冲奕莺喊道,向后远跳,手中“风刃”不断发出。

  星怨冲着二人奔来,左手弯刀化盾,被风刃击碎后竟快速又长出了新的白盾。

  “骗人吧!你的砂子能无限再生的?”奕莺大声喊道,同时飞叶不断发出,身形不断后撤。

  “砂子当然不能,但是骨头能!”

  星怨此刻转变的不仅仅是外貌,还有性格,他再不是满脸平静的少年,真的变成了一个热血沸腾的狂战士。

  “那砂暴也是?骨头所化的碎块?”凉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

  势如破竹,星怨很快追上了奕莺。

  弯刀将至,奕莺命悬一线。

  “奕莺,小心!”

  凉城加快身法,手中风刃虽然能击碎骨刀,但那骨刀再生速度太快。

  “噗——”

  星怨的骨刀上还是沾了鲜血。

  奕莺、凉城、星怨,三人已经贴身,此刻淌着血的却不是三人。

  “兰哲!”

  奕莺和凉城同时喊道。

  原来,这千钧一发之时,兰哲赶到,双臂硬扛下了星怨的弯刀。

  星怨真气凝聚,猛地向三人肚子分别踢出一脚。

  三人倒飞,撞到后边的大树,吐出一口鲜血。

  身形再变,星怨背后生出一排白色骨甲,一根长长的骨尾甩在身后,向看着猎物一样盯着眼前几人。

  快速绑了一圈绷带,兰哲拔出双刀,怒视前方。

  “兰哲你的伤……”奕莺关心地问道。

  “这点小伤,算什么,那三个蠢蛋已经解决了,我让那位大小姐带着同伴先离开森林了,待在这里也是累赘。”兰哲一脸不屑地说道。

  “还是那么不会说话……”

  凉城实在不知道,这个兰哲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会好好跟人讲话。

  “你们消耗都已经不小。”看着喘着粗气的奕莺,兰哲说道,“这会儿就听我安排吧。”

  凉城擦了擦嘴角,说道:“我没什么消耗,倒是你能有什么安排?”

  凉城太理解兰哲了,他就是一个纯粹的战斗分子,根本不会用脑子,这会儿说有安排肯定也不靠谱,八成是“一切交给我,你们歇着”、“看我剁了他”,要不就是“我先上,你们随后跟上”。

  “就听我的吧。”兰哲转过头,眼神中透着坚毅和认真。

  奕莺和凉城有一种错觉,今天的兰哲好像莫名的靠谱呢。

  兰哲低声跟身后的凉城和奕莺说了自己想法,两人越听越吃惊。

  奕莺边哭边说:“姐姐一直觉得你是个瓜娃子,没想到瓜娃子也有开窍的一天。”

  “过分了!”

  兰哲没想到奕莺一直都是这样看自己,无奈的摇摇头,拎刀上前,双臂的伤隐隐作痛,只能咬牙坚持。

  “剩下的,就看二位姐姐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兰哲的身影第一次在二人面前这么高大。

  兰哲的双刀上火焰不断冒出,划过路边,留下两道烧焦的痕迹。

  奕莺和凉城二人飞叶、风刃从侧翼攻去,兰哲提刀正面迎击。

  “垂死挣扎,何用!”

  星怨轻描淡写地化解奕莺二人的攻势,这种程度的攻击就是打在身上,也不会是什么致命伤。

  眼前,这个拎刀的少年让星怨异常兴奋。

  两把长刀,附上真气和火焰,着实漂亮,就像是为战争而生的艺术品。

  “啊——”

  “啊——”

  身影攒动,终于!

  两个狂战士碰撞到了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