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三元素术者(签约首日~感谢大家的支持!)

禹天对弈 禹影 2247 2019.06.03 19:29

  熔岩这种术法,并不是常规的元素术法,而是在基础元素术法上产生的新术法,就像冰也不是基础术法,是水术法的衍生,懂得这些的人不少,但是能将之运用自如的可以说都是奇才。

  “这个人懂得术法融合,各自小心。”

  南宫白对眼前的血奴有些吃惊,单就他之前出手所使用的“火拳”和“指火”来看,在火元素上的术法造诣已经是很多术者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在此基础上还能熟练运用土元素的术法挡下婉儿的大规模攻击……更可怕的是这个人不单单是双元素术者,在两种元素的造诣上都不低,还懂得将两种术法进行融合使用,着实是个棘手的人物,不知道还藏着什么更厉害的杀招。

  “头疼啊,头疼啊!,你们有三个人,我只有一个人啊,这怎么打?我得同时打败你们三个,还不能误杀重要人物!要求真是,真是,真是高啊!”

  血奴屈着膝盖,左手像是在狠力捏着什么东西,右手按在头上,小拇指和大拇指重重揉着太阳穴,青筋暴起,闭着眼自言自语道:“这不公平,不公平,需要一场公平的对决呢,怎么样,三打三如何!不行!不行?为什么不行?太弱!这三个弱鸡还不想出手?这样就头疼了呢……那我自己试一试?这都打不过干脆换人吧!你说什么?我觉得这话没错。没有换人!我再说一次,永远没有,你们这群让人头疼的家伙!你们、对面、都是些让人头疼的家伙!”

  “噶唔!谈不拢!什么都谈不拢!真是后悔!还是得我亲自动手,麻烦的要死!一个不小心,万一就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那不是……煮熟的鸭子飞了么!怎么办!谨慎点,谨慎点!噶唔!”

  “岩盾!”“火枪!”

  血奴大喝一声,左手一面三角形盾牌现于小臂挡在身前,右手捏着一把火焰幻化的长枪,手掌上老茧很厚,似乎丝毫不怕那灼热的高温。

  那岩盾构造很是奇特,一面三角形的盾牌本就显得很怪异了,中心没有图案,只有四射到边缘的直线,而最怪异的是这面岩盾的中间很薄,越往边缘竟是越厚,跟传统意义上的盾牌正好相反,实在不知道血奴构造这样一面盾牌是为了什么,感觉只能将将挡下一两次攻击就会破裂。

  火枪的枪头火焰凝实,温度灼人,色泽与枪身明显不同,若直刺而出,威力必然不会比指火小。

  血奴矮了身形,左手举着岩盾,挡在前方,右手火枪却是甩到身后,拖在地上。

  “你们往后撤一些。”

  南宫白看到血奴举盾置于身前,甩了火枪到身后,却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会直冲过来?眼睛向左右一瞥让婉儿和九歌闪开了一些,防止血奴冲过来的时候三人离得太近,导致三人都在血奴的攻击范围;若是离远些,血奴不管向谁进攻,自己都可以瞬身保护。

  南宫白见两人退开了一些,便幻化出一把水刃,刀柄反手纂在左手手心,右掌抵在左手拳心,盯着前边那面不是很友善的岩盾。

  婉儿撤身后,在周围布满水枪,只要血奴冲到攻击范围,便会瞬时发动,从四面八方射向血奴。

  九歌从猎鹰的视野中时刻观察着下方的血奴,看他将火枪甩到身后的位置,总觉得哪里不对,却说不上来,只能伺机而动了,侧身又向右挪了一步,双手用力呈爪状,食指和中指分开,无名指和小拇指并在一起,就像是一只四指猛兽的爪子。

  “风步!”

  血奴虽有些癫狂,却是个战斗狂人,心中策划好战法后嘴角上扬,岩盾挡在面前,全然没去看对面几人的架势,脚下一阵疾风,便冲向领头的南宫白。

  “他会三系元素的术法!”

  南宫白大惊,身为嘉雨学院的老师,阅历自是极其丰富的,所见的来自天南海北的少年天才也不少,却很少见人能同时使用三种完全不同元素的术法,这……恐怕只有嘉雨学院的院长才能做到。

  吃惊之际,血奴的岩盾已经近了,一面大盾挡在前边,南宫白完全看不到后边的血奴在做什么。

  “枪雨!”

  婉儿蝉羽扇向前扇去,空中布好的水枪向着那面岩盾和盾后的血奴齐射,心想无论如何血奴也要分心去挡下空中的水枪,这样一来就能为南宫老师制造机会。

  九歌靠着猎鹰的共享视野,看到血奴已经开始行动,动的却不是身后的火枪……

  “不对!”

  常规来想,血奴应该以手中火枪护住自己的上方,但是九歌意识到血奴并没有动用火枪的意思,依旧是讲火枪托在身后,那只能是……

  刹那间,只见,血奴左手一扬,手中岩盾抛向空中,岩盾四周厚实的部分竟向四周延展,化作一面弧形的大盾,严严实实的护住了上方,挡下了婉儿的攻击。

  就在同时,南宫白见血奴的岩盾向上抛去,径直向自己冲来,未等看到血奴的腹部,手中水刃已经猛地刺出,迎来的不是血奴的火枪,而是一只戴着岩石手的套的大手。

  “什么!”

  南宫白未料想此刻迎来的竟不是血奴的火枪,眼见那只岩石左手快要抓住水刃,南宫白才注意到血奴右手的火枪竟一直在身后,此刻手腕一转,从身体左侧直刺向旁边的九歌。

  “不好!”南宫白突然明白过来,向身后喊道。

  一早就看到血奴将火枪托在身后的九歌,此刻总算想通了为什么之前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原来一般来说,长枪就算是要托在身后也是右臂打直,将长枪托在身体右边,而从猎鹰的视野中九歌看到血奴却是右臂微屈,将长枪托在身体左侧,姿势很是奇怪,此刻看来,血奴是一早就计划好,将火枪从身体左侧刺出……

  “不用管我!”

  九歌拥有高空视野,看穿这一切比之南宫白还要早一些,此刻虽是仓促,却也将将能侧身躲过火枪的攻击。

  “黑爪!”

  九歌待火枪刺向左边,双手分至火枪两侧,手上颜色一重甚至闪着金属的光泽,猛地交叉而过,瞬时将火枪切断。

  “噗——”

  血奴一枪未中,左手竟也没有抓到水刃,那水刃……

  竟然已经插在自己的胸膛,南宫白的双手竟出现在自己的左手前边。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血奴想不明白,自己的速度绝不是一个毛头小子能避开的,他就像是预知了自己的动作,眼前露着胳膊的人也很奇怪,消失的水刃……不,是两条胳膊都消失了,然后带着水刃又出现在自己的胸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