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兑现赌约

禹天对弈 禹影 2155 2019.07.08 14:34

  未来就在眼前闪过,禹木攥紧拳头,他不承认这种未来,他要改变这种未来,拯救婉儿。

  “我们得回去,这个地方不管是未来还是另一个平行世界,都不是我们该待的地方。”

  神识空间中禹木散成点点星光,意识回到了本体。

  擦擦眼泪,看着那唯美的雕像,禹木下定决心,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婉儿的身上。

  “有我的这一世历史,轮不到上天书写命运!”

  “等会儿,你要怎么回去?”堕天的小嘴微微一抿,食指和中指捏着自己脸上的肉肉。

  禹木和凉城是从悬崖上掉下来跌入水中,借着坠落的冲劲穿过水域才来到这边的,如果想要回去,起码也要飞上差不多的高度,再次靠着冲力才能回到那边。

  “也就是说现在回不去了么?”禹木闭上眼,右手抵在额头,微微颔首。

  看禹木苦思冥想,一副苦瓜脸,堕天从神识空间丢出一个石头,扔到禹木面前,气哄哄地说道:“回得去,回不去,你就知道想着你的婉儿,欠我的东西怎么不想着!”

  “我欠你什么了?”禹木左手堵着嘴,脱口而出:“嗯,想不起来。”

  见禹木连想都没想,就这么应付自己,堕天对这块一点不上心自己事情的木头失望透顶。

  倒头趴在床上,堕天的小拳头如雨点般砸在被子上,光着的一对儿脚丫在空中划来划去,大声喊道:“死木头!我的奢华版庄园!有山有水的那种!”

  奢华版庄园……禹木一头黑线,心想自己又不是土豪,去哪弄奢华版庄园,还要有山有水的那种。

  有山有水?

  想到这里,禹木环视四周,踩了踩脚下,又看了看旁边婉儿的雕像,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自从上次被勒索了一间屋子和一个小院子,禹木再没动用神识空间进行大面积转移,这会儿也不知道自己能转移多少地方。

  神念一动,禹木所在的小山瞬间消失。

  “我去!”

  脚下一空,禹木没了着力点,跌落下来。

  纵是操控真气稳住了身形,禹木还是重重摔倒了地上,捂着后腰,四周已是一片平地。

  不远处,外族的老奶奶揉了揉眼,一座小山就在面前消失,还掉下来一个人,喃喃道:“我是不是真的老眼昏花了?都出幻觉了……”

  慢慢起身,老奶奶又见掉下来的那人爬起身,往湖边走去,一条水龙从湖中冲出,砸向那人,瞬间将那人吞没。

  老奶奶吓得撒腿就跑,边跑边喊:“啊啊!水龙吃人了!”

  听着床边的躁动,堕天偷偷瞄着外头,问道:“木头,你干嘛呢?”

  禹木移山转湖,好不爽快,冲堕天喊道:“帮你准备庄园啊,还不看看!”

  “是么?”

  堕天撑起身子,慢慢抬起眼皮,向四周望去,眼睛越睁越大。

  跳下床,光着脚跑在草地上,堕天边喊边跑,像个第一次出来玩耍的孩子。

  河流像一条银带在堕天眼中泛起了光,堕天加快了速度,跑过柔软的嫩嫩的草地,脚下被搔的痒痒的。

  “扑通——”

  堕天跳到小湖中,凉爽极了。

  “木头,你总算做了件有用的事儿,爱死你了!”

  “木头?”

  堕天这才发现,禹木已经失去了意识,晕倒在湖边。

  看着四周浩大的工程,堕天舒心的吐了口气,躺在湖水中,悠哉地漂着。

  动用空间之力,移山转湖,对于现在的禹木来说,确实消耗太大,不晕倒就怪了。

  抬头看着半山腰,堕天幽幽说道:“果然连她都搬进来了……”

  “怎么了?吃醋了?”禹木的意识从远处飘来,调侃道。

  “我呸,本仙凌驾于神鬼战魂之上,还吃你的醋!”堕天一脸怒气的骂道。

  盯着禹木,堕天突然不怀好意的从水中走出,中指抵在食指上,轻轻在禹木的额头上一弹,坏笑道:“总算让我逮着了,日思夜想,一直想暴揍你一顿,机会来了!”

  禹木眼神有些呆滞,就这样盯着自己,什么也没说。

  “木头?你怎么了?傻了?”堕天在禹木眼前挥了挥手问道。

  就在这时,禹木闭上了眼,鼻血缓缓流出。

  “禹木!”

  堕天低头看了看自己湿漉漉的衣服,阴着脸,用尽力气一拳打在禹木的肚子上。

  身体脱力、灵魂受创,神识空间中,禹木倒飞出去,落在草地上,意识渐渐模糊。

  禹木心想这样也好,就好好睡个觉吧。

  刚睡没多久,岸边走来两个穿着皮衣、牛仔裤,梳着大背头的男子。

  “呸,天天在这儿转悠,还说提拔我们,逗呢?”一个揣着兜儿的男子往旁边吐了口痰骂道。

  旁边绿衣服的男子,吸了吸鼻子,一脸不耐烦,摆摆手,一颗钻石晃来晃去,“提拔是不可能的,团里能人这么多,咱们算个球?有口吃的得了。”

  揣兜的男子仰着脸,眼睛向下瞄了一眼前边躺在草地上的禹木,嘴角微微一咧,冲旁边的绿衣服说道:“我说老头老太太过来晒晒太阳,钓钓鱼也就算了,还有小年轻好这口,搁这儿晒太阳?”

  绿衣服没有接茬,又往前走了走,见禹木的衣服古怪的很,这才撇过头,冲揣兜的男子一笑:“你说,这小子干嘛的?穿的这身儿,跟刚拍完电影的一样。”

  “不是这里有问题,就是个龙套,一副屌丝样,还穿的人模狗样。”揣兜男指指自己的脑袋打趣道。

  “干部们可是说了,越是看着古怪的人越有可能活下来。”绿衣男瞟了一眼揣兜男腰间的一把断剑。

  这断剑只有剑柄和半截剑身,通体古铜色,剑柄末端和剑身衔接处是一个刻进去的三角形,格外显眼。

  “你是说?”揣兜男将手按在剑柄上,缓缓将剑掏出,“用他试剑,万一死了呢?”

  “死了就死了呗,就算是个明星,扔到湖里,让他们经纪人找去呗!”绿衣男食指抵在中指上,一个弹指打在半截剑身上,奸笑道:“但他要是活下来了,我们可是头功。”

  “你刚不是还说有口吃的就行么?”揣兜男一脸鄙夷地看着绿衣男。

  绿衣男踹了一脚跟前的禹木,笑道:“谁还会跟钱过不去?”

  神识空间中堕天揍完禹木,又回到湖中舒服地漂着。

  这会儿有些倦意,本来想就此小睡一会儿,突然发现一把透着神秘气息的断刃正悬在禹木身体上方。

  “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