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这谁顶得住?

禹天对弈 禹影 2055 2019.05.27 06:15

  跌进门里之后,禹木身体又沉了下来,或者说比在外边还要沉重,重重摔在地上。

  禹木不顾伤势,抱着米亚说道:“米亚不要怕,没事了。”

  “爸爸……爸爸说人都会死……跟我说如果进来圣域就让大哥哥把这把刀带走,不能留给心术不正的人。”米亚很懂事,指着旁边插在地上的一把弯刀。

  “米亚你知道这刀的来历么?”禹木摸着米亚的头问道。

  “米亚知道,这把刀是一位恩人留下的,他给村里的人很多粮食,让我们部落守护,但是部落的人一批批的都走了,只剩下我和爸爸了……有一天,一个叔叔来到部落,他找到了我们藏起来的弯刀,告诉我们这把刀会招致霍乱,说要拿走刀,也让我们离开这里,爸爸坚决不同意,他就立了两根柱子在这里,跟我们说,柱子门里是圣域,刀他会带进圣域,依旧没有离开部落,以后由他保管弯刀,让我们早些离去……但是爸爸说恩人让我们守护这把刀,我们就不能走,因此我们便一直住在这里。”米亚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下来。

  米亚有些伤心,却是没有流一滴泪,“爸爸说他去另一个世界了……如果我们能进圣域,见弯刀无人守护,一定要带走,爸爸说大哥哥是好人,一定能保护弯刀……”

  禹木拿起弯刀,感受到一股霸气。

  “这是鬼器七罪的傲慢之罪——骨弯刀。”堕天说道,“扔进来吧,随了孩子的意吧。”

  禹木将弯刀存于神识,说道:“这是你想玩吧……我身上伤不轻,你有办法给我治疗一下么?”

  “我的木头啊,你可是神鬼体,这种伤一会儿就好,不急。”堕天把玩着骨弯刀,摇摇头,“这刀真是不可思议啊,传说是鬼骨所造,却是这般锋利有光泽。”

  禹木坐在一旁调息着伤势,旁边的米亚也很乖,抱着膝盖也不作声。

  不多时,身上的伤势好了许多,行动无碍。

  “米亚,走,我们去看看那个牌子。”禹木指着旁边一个不远处一个木牌。

  “嗯。”米亚拉着禹木的手,一起向木牌走去。

  “千川阶——踏千川可求一事。”

  木牌上赫然刻着这几个字,木牌后是一个斜流的瀑布,这“阶”在哪里呢……

  “木头,你仔细看,这斜飞的瀑布下。”堕天也觉得这个设计饶有意境。

  禹木走近一瞧,确实斜飞的瀑布下就是台阶,心想这瀑布下的台阶又湿又滑,还要顶着瀑布的冲力,真的能上去么……

  “大哥哥,我们是不是要一直被困在这里了……台阶上不去,出去也打不过外边的坏人……”米亚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得看着禹木。

  禹木看着米亚,这孩子肤色不是那么白皙,穿着兽皮,却也是可爱的紧,实在不想让米亚失望,禹木误打误撞到此,也是为了寻找天枢前辈,想来登上这千川阶就能见到前辈,不如一试。

  “米亚乖,大哥哥一定能登上去的,到时候就能出去给你爸爸报仇了。”禹木脱下外衣,挽起裤腿,去了鞋子,便尝试踏上台阶。

  米亚在一旁一屁股做了下来,看着大哥哥。

  冲入瀑布,激流打在身上生疼,伤口处更是难忍,禹木咬着牙,踏上了第一个台阶。

  “刺溜——”

  “哎?”禹木没来得及反应,脚下滑的根本就站不住,一跤直接脸着地,贴着地被水冲到河中。

  米亚连忙跑到旁边喊道:“啊!大哥哥死了!”

  “才没死!”禹木站起身来,这瀑布流下的河水很远但是也很浅,只能没过膝盖。

  “这个设计真是越看越有意思,人间还有这种有才的人,你试试运转好功法再上去,看看会不会好一点?”堕天饶有意味地看着这千川阶,感觉十分欣赏,又赞叹道:“千川……瀑布斜飞,划过千层台阶,横看却是千川,妙哉啊~”

  黑白色气衣显现,禹木神情一凌,此刻眼中充满了信心,一脚踏出!

  “额——”

  “大哥哥又要死了!”

  禹木这次竟然竟然不只感到台阶湿滑无比,还有一股排斥之力,三百六十度回旋,空中转体,禹木眯着眼露着瘆人的笑容,扎进河中,两条腿露在外边,水面一只在冒泡。

  米亚赶紧在河边拉禹木,禹木出来后双手竟一只插在胸前,眉头紧锁。

  “大哥哥你还活着么……”米亚小声问道。

  “活着。”

  “我们家的猪之前掉水里,第一次没事,第二次就没活过来……”

  “我不是猪。”

  “可你也掉进去两次了……”

  “我起码比猪强。”

  “我家佩奇很厉害的……”

  “……”

  禹木猛地睁开眼,猛地将体内真气爆发出来,真气所到之处,水流更盛。

  “原来如此!”

  禹木散去真气,冲向千川阶,冲着背后的米亚喊道:“大哥哥去去就回。”

  禹木飞身而上,用心去感受脚下与台阶的每一次接触,任瀑布砸在脸上、身上,不再抵抗。

  “果不其然,这瀑布不是简单的水流,只有以纯肉体才能登上去。”禹木大喜,眯着眼双手双脚齐上,开始快速向上冲击。

  堕天遮着嘴笑道:“悟性不错,有你的嘛木头,我也想瞧瞧这布阵之人是何方神圣,不过,禹木头!你回头给我拿把扇子啊!你那小情人和基友都有扇子!凭什么我就没有!我也要!要有些古香的!也不能太香!听到没有……”

  禹木全神贯注地向上攀爬,按理来说千层阶梯应该很快就能爬完,但这千川阶越到上边所承受的冲击感越强,一个不留神,脚下一滑,再等稳住身体时,也不知掉了多少阶,禹木本就没有数过自己爬了多少阶,胸前一起一伏,身上肌肉紧绷。

  “咳,身材不错。”堕天调侃道,“你刚才爬了九百一十六阶,掉了十五阶。”

  “只剩一百阶?那我应该很快就能上去了!”禹木回头大口船了口气,闭上嘴又迎着水流而上。

  堕天摇头不语,心想:木头心里真是没点数,这后十阶可是花了将近之前几百阶的时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